“当然了,靠!人家可是大哥级别的,你知道天宇置业不?你围着咱们市转上一圈,你看看这些小区、别墅什么的,基本不都是他开发的。天宇置业就是他的。沸点ktv,还有,开发区那个娇宇酒吧,那也是他的。他可浪漫了,名字是他跟他媳妇儿俩人的名字取的,他媳妇儿叫彭娇娇。他手下的小弟比咱学校的学生还多,不过人家是黑社会中的贵族,呵呵,比东郊老四强一万倍。可有钱了。对了,谢天宇就是咱们四中出去的。”宋紫琪给我讲着这些我们没有听过的事情,她说的唾沫星子横飞,我们听的津津有味。

  “我靠!这么牛,走,赶紧回家去,我好帮我姐夫说服我姐,好让他俩赶紧结婚。”徐晓华跨上自行车说。

  第二天来到学校,我把自行车在车棚锁好后一抬头看见潘伟和王跃波也骑着自行车过来了,他俩本来想停我旁边。尤其是王跃波,看见我后还朝我瞪眼,像是在挑衅我。

  “傻b!”我骂他。

  王跃波自行车“嗖”的一下就停我身边,“你骂谁?”他瞪着我。

  我还没说话呢!潘伟就过来拉着王跃波走,去旁边停自行车。

  我笑了笑,心想现在你可不敢再跟我得瑟了,再得瑟有你好看的。

  《;酷匠'网*u永久9免I费看◎(小说0r

  王朔和潘伟找东郊老四教训我们,没想到偷鸡不成蚀把米,反而被韩子峰给教训了。所以我们最近的生活非常的平静,一直到十月一放假,我们都没有被人找过事儿。

  十月一头一天学校里并没有安排晚自习,因为明天就要开始放假了。下午4点多学校就放了学。我和周梦然约好去吃肯德基,我不喜欢吃这东西,我也搞不懂这些女孩子为什么就爱吃这个。

  我们市总共3个肯德基,有两个位于市中心的位置,另外一个在开发区。平常节假日这俩肯德基可tm火了,人挤人,要等半天才有位置。

  周梦然和我骑着自行车感到时正好5点左右,天还没怎么黑,肯德基里面的人也不是很多。我俩选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我让周梦然等着,并问她想吃什么,然后我去排队买。

  就在我排队的时候旁边一个小朋友在哭,我扭头看去,就看见三嫂在哄刚才哭的小朋友。不用细想,这肯定就是她的儿子。因为上次在台球厅她跟我讲过,让我帮她辅导孩子功课。

  三嫂今天穿了一件米黄色的薄款毛衣,低头摸他儿子的头时,我能看清她里面穿的什么颜色的胸罩。我看了两眼,就禁不住咽下口水。唉,有孩子的人竟然长得这么漂亮,身材还这么好,天理何在。

  忽然我赶紧转移眼神,因为三嫂抬起头看到了我了。

  “你好!”我笑笑打招呼。

  “你来吃饭?这么巧,对了,上次说的那事儿你还记得没?今晚有时间没?给我儿子辅导功课去。”三嫂直截了当的说,并且还拍拍他儿子的脑袋,“你多大了还哭,都上2年纪了怎么跟个小孩儿似的,你叫叔叔好,快点,以后他帮你辅导学习。”

  “我不要学习,我就要天天吃汉堡!”小男孩调皮的说。

  我被他的话逗笑了,打趣的说:“小朋友,我请你吃好不好?”

  这时周梦然走了过来,拍我一下说:“我的可乐不加冰!”她看我正和三嫂说话,比较狐疑,问我:“这谁呀!”

  “这……”我还真不知道怎么介绍,因为我不知道三嫂叫什么,也不能对周梦然说这就是三嫂吧,“这是炫动台球厅的老板。”我这样说。

  “哦”,周梦然点了下头,然后往座位走去了。

  三嫂朝我笑了笑,然后说:“看来今晚你是没时间了,那改天吧,十月一再说吧。”

  “我看看吧,留个电话,到时候打电话。”前面的人已经点完餐了,轮到我了。

  我端着塑料盘子回到周梦然身边,周梦然又问我刚才那个长的挺妩媚的女人是谁,她似乎是在怀疑我。我说你看见人领着孩子,都什么年纪了,你还能吃醋吗?

  从肯德基出来,我的手机响了,徐晓华问我明天有没有时间,没事儿的话让我跟他一起去玩去。我问他干什么,他说他姐夫叫他明天找几个兄弟去干点事儿,好像是谢天宇的一个兄弟结婚,让咱去跟着干点活,放放鞭炮什么的。我一听谢天宇就顿时精神了,心想这可是接近我们市老大的机会,必须去。于是我对着电话说没问题,必须去。

  挂掉电话后周梦然问我明天干什么去,我说一个朋友的朋友结婚,让我去放鞭炮帮忙干点活儿。

  周梦然笑了笑,笑话我,她说你去能干什么,除了吃饭喝酒。

  我俩去商场溜达了一圈,然后不到九点我就把她送回家了。在她家小区门口那片树林里,我抱着周梦然亲了好几分钟!

  亲了一会儿我受不了了,周梦然或许看出来我的苦衷了,于是悄悄的对我说,我给你用手吧。我一听就乐了,我俩又往小树林里走了走,现在是初秋,风挺的大,树林里人比较少,走到尽头后,找了个长椅坐下,然后我就开始享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