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朔眼睛暗淡了一下,不过只是一瞬间,接着就变得牛b哄哄的了,他指着韩子峰说:“傻b!知道这是谁吗?这是我大哥,东郊四哥,你TM老实点!”今晚他很明显是不害怕韩子峰这些人了,因为他也有后台了。在他眼里,老四已经是我们市最牛b的大哥。

  王朔说完这些话,我看见老四的脸上闪过一点红光,这分明是被王朔的话给捧的。

  “ca!揍他!”韩子峰把烟扔掉,上前就开始打。

  “慢着!”这时老四发话了,他把手一抬,很威风的表情。“姓韩的,你跟谁混的,我老四在龙州市混了二三十年了,你应该听说过我的名字,按资排辈的话,你应该叫我一声大哥。我混社会那会儿你还小呢!知道我以前跟谁混吗?大龙知道吗?”

  大龙这个人我多少知道那么一点,他现在应该得50多岁了,曾经是我们市最牛掰的大哥,也是我们市挺有名的房地产商,现在我家住的小区就是当时大龙开发的。我上初中时我们市公安局有一年冬天严打,大龙似乎牵扯到人命案然后就被弄进去了,听说判了20年。已经成为历史了,等他放出来也得70多岁了,现在无论什么都变化的非常之快,江湖也是这样,今天是你,明天就是他了,谁有钱谁就是老大,他就算出来还能有什么威慑力呢?

  韩子峰应该也有所了解,因为他听完老四的话笑了笑,“大龙呀!知道,那你知道我是跟谁的吗?”说道这里,韩子峰停顿一下,像是故弄玄虚一般,“我大哥是谢天宇。”他最后一句话说的慢腾腾的,仿佛一个字接一个字,但是底气非常的足。

  他说完这句话,包括老四在内的那些人,全都倒吸一口冷气。我就站在韩子峰这些人的旁边,看的非常清楚,我能感觉到老四的眼睛明显有那么点惶恐不安。

  “啊……那个,你是谢天宇的兄弟又怎样?也不能平白无故的欺负我的兄弟呀!”老四说起话来已经透露出胆怯了。

  “欺负怎么了?我从来不无缘无故欺负人,但凡揍人都是有原因的。我不想跟你废话,今晚我就是要揍你!”韩子峰耐性不是很好,没聊几句又开始动手。

  这次他是真的动手了,他身后这些黑西装的小弟甩开手中的合金钢甩棍就开始打。

  我和刘金鑫还有徐晓华一看打起来了,二话不说也冲了进去。

  徐晓华还从路边捡到两个砖头,递给我一个后像是猛虎一样就冲入打斗的人群当中。

  我拎着砖头不打别人,撇开人群就找潘伟。这孙子不知道藏哪儿了,我找了一会没找到,这时我听见刘金鑫朝我喊:“哎,那傻b在车里呢!”我往车里一看,发现有个人正在拉车门。于是我三部并作两步赶紧跑过去,二话没说,硬是把车门拉开了。一拉开我看见潘伟手里拎着一个大号的修车板子朝我比划着,“你别过来,滚!”他说着。

  “你吗的给我下来!”我手里的砖头也没法出手,我知道如果我一下扔进去,手里就什么武器都没有了。

  但是潘伟就是不下来,还一个劲儿往里躲,看来我们这些人把他吓得够呛啊!

  就在我进退两难时,一帮人就往车里这边跑,我以为要过来打我,仔细一看是老四的人,他们正跑呢!身后韩子峰的人挥着甩棍在后面追。

  潘伟也看见了,吓得拉开旁边的门子也想跑。

  我一看他要跑,就迅速跑到旁边的门子,朝着他的后脑勺就把砖头扔过去了。

  “啊呀”一声,潘伟捂着脑袋就蹲下了。

  真巧,被我砸中了。

  我赶紧上前拽着他的脑袋,“擦!你不是得瑟吗?再得瑟一个试试。”

  这时徐晓华和刘金鑫也跑过来,他们去追那些人了,结果没追上。

  徐晓华过来朝着潘伟就是一脚,刘金鑫上来也补了一脚,这俩人够猛的,看见潘伟脑袋都流血了还踹他。

  “别打了!别打了!”潘伟捂着脑袋求饶。

  “你个怂样的,我看你是一天不挨揍就难受,还找人埋伏我们,ca!”我没有踹他,而是给了他一个耳光。

  这时韩子峰叫我们,我抬头看见前面没有几个人了,确切的说东郊老四的人已经都跑光了,就是剩下王朔和老四跪在地上。我那个兴奋呀!一把拽着潘伟的头发就往那边拖。

  当我走过去后,从后面又朝着王朔的脊梁飞起一脚,直接把丫给踹倒了。王朔也不敢吱声,倒地后也不敢回头看,很自觉地又直起身子。估计他心里现在都想把我撕烂喂狗。但是我心里也有这种想法,我现在就想把他和潘伟杀了,省得以后他们再朝着我装。

  “你就是老四!ca!你不是牛吗?你那兄弟都跑了,你还装啥?ca!”韩子峰朝地上吐了口痰。

  老四一句话不说,40多岁的人了,跪在地上一点脸面都没有。偏分发型都乱的像是被鸡刨了似的,花衬衫也碎了。如果刚才他要是不装,不骂韩子峰的话,估计今晚的架都打不起来,他也不至于输的如此狼狈。

  还有王朔,我现在真的搞不清他心里在想神马,是后悔?还是不服?我觉得他要是不服的话,也必须得服了,因为他的老大就是老四,今晚连老四都在这里跪着了,他还能有神马不服气的呢!只能怪他认错了大哥。

  酷匠P!网.\首'…发…Z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收藏和撸撸!大伙儿给力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