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你走,他们留下。”老四朝宋紫琪摆摆手,然后一双凶狠的眼睛扫视着我和徐晓华。他的眼睛边上有一道小疤痕,正好在眼皮上面斜着,他的眼睛本来就是那种耷拉着的,像是狼狗一样,这样看来更加的戾气深重了。

  在这灯光昏暗的深夜,他这样看我一眼,我竟然感到一丝寒意。

  现在我明白了什么是一个人的气场,那种霸道的气场。老四这人虽然只在东郊混,在整个市里却没有太大名气,但是此人的气场绝对充足。尤其是他的眼神,还有他的形象,他这个人不是很高,也就是170公分的样子,穿个带条纹的花衬衣,底下是一条黑色的裤子,脚上是一双布鞋,老北京那种布鞋。一身的打扮都很普通,加上他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偏分头,这种形象稍微带着点猥琐。按常理来讲,一个混社会的大哥这种形象出来都对不起他手下的小弟。但为什么老四给我的感觉却是气场很足呢!因为他的眼神,对,完全是他的眼神。他这种眼神就像是从千年古墓里刚爬出来,透着阴气,透着戾气,冰冷、狠毒。

  “我走?你有没有搞错,我们是一起的,说走一起走。你要是敢拦,哼,那你是活够了。”宋紫琪白了老四一眼,然后扭头对我们说:“走!”

  我们就这样推着自行车,一个个从老四他们的眼皮底下大摇大摆的走了。

  4v更9新~最快上n酷匠T网

  没走多远呢!远处一辆别克GL8就冲冲的驶过来。我定眼一看,这车不是别人的,正是徐晓华他姐夫的。

  “是他们不?”别克车刚停下,徐晓华他姐夫就带着一伙人冲下车。

  徐晓华点了下头,然后又说:“没事儿了,他们放我们走了,多亏宋紫琪,他爸是派出所的。”徐晓华的语气里带着点吹捧,觉得自己找个女朋友挺牛掰的,老丈人是所长,多威风呀!

  东郊老四也看清楚我们这边来了一辆车,令我没想到的是他竟然朝我们这边骂,“ca!哪个不长眼的来装b呀!”

  本来如果他要是不说话的话,徐晓华他姐夫说不定看着徐晓华没事儿的话,也就上车走了。但是被东郊老四在这夜深人静、空旷无人的街道上喊了这么一嗓子,都是出来混的,谁能受得了。

  于是我就看见徐晓华他姐夫说了句“哎呀我ca!”,然后带着身后这帮人就气势汹汹的朝东郊老四走过去。

  东郊老四一看徐晓华他姐夫朝他们走过去,他也相当不服软,还挥了下手,像是大将军一样,他身后的小弟一个个就跟打了鸡血似的,都跟上来。

  昏黄的路灯照射下,我就看到两拨人剑拔弩张的站着。

  先评价一下他们这两拨人吧,不说别的,先从座驾说起。东郊老四是两辆长安小面包车,加起来都不如人家徐晓华他姐夫一辆别克车贵。所以这一项东郊老四完败。

  再说队伍,老四这边有十五六个人,而徐晓华他姐夫这边也就是8、9个。在人数上来说,徐晓华他姐夫算是输了。

  再来看看装备,老四由于开网吧、游戏厅,还流窜各个中学敲诈勒索,所以他们每天几乎都有架打。这些人手中的家伙也是一些经常打架能够看到的,钢管、铁棍、木棍什么的。从这一面可以看出,他们手里的家伙都比较低级,但是也透着那么一点生猛。单从装备来看,其实徐晓华他姐夫这边和老四差不了多少,棒球棍、甩棍,不过这两样要显得高端大气一些。

  最后来看看穿着打扮,不用说,老四绝对完败。老四常年呆在东郊城边一带,主要收入来源就是麻将馆、棋牌室和网吧游戏厅,手下一帮小弟也是些中学或者高中辍学的孩子,一个个穿的不是杀马特就是洗剪吹,像是领着马戏团的孩子似的。但是徐晓华他姐夫就不一样了,一个个黑西装黑衬衣黑皮鞋,剃的三毫米头型,利落干脆,有几个还带着金手表金链子,正儿八经的黑社会。

  如果用时下比较流行的词语形容的话,那么东郊老四一伙儿人就是穷矮搓,无可厚非,徐晓华他姐夫们就是高富帅了。

  那么接下来就来看看穷矮搓和高富帅的较量吧。

  “你谁?挺牛b呗?”老四先开口了,他虎视眈眈的盯着徐晓华他姐夫。

  “我?哈哈,想知道吗?记好了,韩子峰。”原来徐晓华他姐夫叫韩子峰,认识这么长时间,我都不知道他叫什么。

  “我擦!记你大爷的,你混哪儿的,知道我谁吗?”老四显然没有听过韩子峰的名字,语气和表情都带着鄙视。

  韩子峰从兜里拿出苏烟点上,仰头朝天吐出一口烟雾,我不明白为什么无论是电影还是现实当中,这些人谈事儿前都爱这样抽烟。

  “你爱谁谁,以前你干啥我不管,以后麻烦老实点。”

  这时我看到王朔走到老四身边,趴他耳朵上说悄悄话。我不知道他俩说啥,但是我能从接下来老四的表情猜出来,王朔肯定这么说的,四哥,上次打我的就是这个人。

  “我这个兄弟时你打的?”老四也点上一支烟,我看见他抽的是玉溪,20块钱一盒的玉溪。擦!在香烟上他又输给了韩子峰的苏烟。

  韩子峰又吐出一口烟雾,忽然指着王朔霸气的说:“小崽子,找人报仇?又痒痒了是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