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交车行驶了不到10分钟就到站了,我们几个人正化险为夷的计划着该怎么办,这时只见那两辆桑塔纳一些别在公交车的前头,硬是把路给堵了。

  “赶紧走啊师傅!”我跑到车前头,催促着司机。

  “怎么走?路都堵了。”他正不情愿的说着,桑塔纳的人都下来了,手里拎着棍棒。

  不过幸好公交车的门都是关着的,司机师傅一看这些人要打架,愣是不开车门。

  光头胖汉子一伙人在外面叫嚣着,但是就是进不来。

  “我给我姐夫打电话,ca!”徐晓华掏出手机。

  我们几个真的慌了,这可不是在学校里打架,外面的这些人可都是社会上的混混,这些人打架狠,况且打完就跑,报警都没用。

  徐晓华打电话的时候,宋紫琪也掏出手机打电话,忽然宋紫琪放下电话说:“没事儿,等等,我找派出所了。”她爸是派出所所长,找个警察来帮我们是很简单的事情。

  车外面胖汉子一伙人隔着玻璃挥着棍棒使劲的骂我们,有几个还用棒子砸车玻璃,车里的一些乘客开始埋怨我们,说我们不仅耽误了他们回家,并且待会儿打起来还有危险,要是伤到他们该找谁赔钱。我听见车后面有个妇女正打电话报警。

  突然远处一辆闪着警灯的警车开了过来,宋紫琪看了下车牌后就兴奋的喊道“来了,来了,我爸他们所的。”

  我们几个人赶紧望去,警车正疾驰的往我们这边开。

  这时胖汉子几个人有些慌了,也顾不上我们了,一个个都拉开车门往桑塔纳里钻。他们要逃跑。

  宋紫琪激动的让司机师傅打开车门,然后我们都跟着下了车。

  有一辆桑塔纳已经迅速的逃掉了,还有一辆被警车给截住了。

  “王叔叔,就是他们,他们欺负我!”宋紫琪装作很害怕的表情,对警察说道。

  这时又驶来一辆警车,是那种依维柯款式的,这个王叔叔很细心的看着宋紫琪,并且非常关心问道:“紫琪,没事儿,我们来了,谁敢欺负你,我让他们好看!”这个王叔叔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岁左右,一脸的英气,说起话来非常的严肃。

  依维柯停下后下来3个警察,都过来看宋紫琪,宋紫琪还挺会演的,眼泪在眼睛里打转,似乎快要哭了。

  这几个警察一看见宋紫琪受了委屈,怒火中烧,有一个挺年轻的警察上前拉开桑塔纳的车门就把里面的一个小混混给拽了出来,"咣当"就开始踹。

  桑塔纳里有4个人,全被这几个警察给拽了出来,考上手铐就开始踢。我第一次见警察打人,的确够狠够猛。

  这几个小混混被拷上依维柯警车后,那个王叔叔又走到我们身边,看着宋紫琪笑眯眯的问:“我送你回家吧,宋所长在省城学习呢!你要是不回家他肯定担心。”

  “不用了叔叔,我和几个同学去吃饭去,待会儿自己回家就行,有事儿的话我再找你。”宋紫琪甜甜的说。

  这个王叔叔从口袋里摸出300块钱来,说:“拿着吃饭去,要是有人欺负你赶紧给我打电话。”

  宋紫琪没要,“不用了,我自己有钱。”

  王叔叔笑了笑,觉得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掏钱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于是笑了笑装起来,“好,有事儿一定要给我打电话。”

  我心想有个当官的老爸就是好,不光有零花钱,遇到困难还能有人帮忙。再想想我爸,就是一个普通的工人,除了我爷爷奶奶七大姑八大姨这些亲戚能给我钱花,其余的人谁能给我!唉,这就是生活的差距啊!

  刚才的事情多亏了宋琪琪,徐晓华提议我们兄弟几个请她吃饭,于是我们一行人又来到我们市新开的一家烤肉店吃饭。

  这家烤肉店叫汉丽轩,听说是北京也有,我们这里是分店,45块钱一位。由于是新开张的,所以每天晚上都爆满,来得晚都得在门口的大厅排队。

  我们一共10个人,也就是说需要450块,但是徐晓华身上就一百多,于是徐晓华叫我们几个人一起去厕所,刚走到厕所门口他就伸出手对我们说:“来,待会儿我请客,但是钱不够,你们给我凑凑,还差三百块。”

  “ca,你叫我们上厕所就为这事儿啊!刚才在大厅里凑得了呗,干嘛还得来这里。”谭伟边掏钱边埋怨。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能当着宋紫琪还有那几个姐妹儿的面儿问你们要钱吗?那我太没面子了吧,多埋汰人。”徐晓华叼着烟,眯着眼睛笑。

  “尊严!”我补充道。

  最新章节上酷=#匠网

  “对!宇哥说的对,这就是男人的尊严。”徐晓华舔着脸说。

  吃饭的时候可热闹了,说起刚才在公交车上的事情就兴奋的不得了,关键是我们都挺佩服宋紫琪的,今晚这件事儿多亏了她。

  我们拿着啤酒都要敬宋紫琪,宋紫琪宛如大姐的风范,嘴里叼着烟,一拍桌子对我们说:“谁敬我,我随意但是你们必须干了这一瓶。”

  “听见没?我媳妇儿说了,你们就得干了。”徐晓华一只手揽着宋紫琪的腰,只能看见胳膊,但是他的手却不知道伸哪儿去了。我知道这孙子肯定又在宋紫琪的身上乱摸起来。因为刘金鑫要和宋紫琪喝酒,然后就站起来,宋紫琪一看他站起来,于是也站了起来。或许是她站的太忽然,徐晓华没有准备,就在宋紫琪站的一瞬间,我看见徐晓华的手从宋紫琪的卫衣里落了出来。

  “你干嘛!”眼尖的谭伟看见了,色迷迷的指着徐晓华喊道。

  宋紫琪和徐晓华俩人脸上瞬间变红,不过人俩人脸皮厚,只见徐晓华把手在鼻尖嗅了下说:“咋滴?嫉妒?”

  “就是,谁嫉妒谁喝酒。”宋紫琪夫唱妇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朋友们,看完一定记得给撸撸和追书呀!拜托了!本书的人气就全靠你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