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于台球不是很感兴趣,打了6局输了5局,其中赢的那局还是和宋紫琪一个姐妹打的。虽然我赢了,但是心里挺不是滋味。于是我说不打了,请你们喝饮料吧。我走到吧台,就看见被称作三嫂的少妇披着一个类似波西米亚风格的灰色披肩,微红的头发披散着,正坐在吧台里抽着一支白色过滤嘴的中南海。女士抽这种香烟很奇特,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她就那么坐着,端庄、优雅,在这烟雾笼罩、阴暗昏黄的环境下,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样。恕我无知,用这样的句子来形容30岁左右的少妇,而不是萝莉。因为她此刻给我的印象,真的就是这样。我搞不懂,我17岁的花季雨季的年纪,怎么会开始迷恋起少妇了……莫非,我的审美有偏差?

  “拿几瓶果粒橙。”我朝她笑笑说。

  “那些是你的同学?”三嫂抬了下头,看了下前面打台球的徐晓华、刘金鑫他们。

  “嗯,同学,今天周末就来这里玩了……”

  “一看你在学校里也是个不老实的孩子,是不是一天到晚老闯祸?”她妩媚一笑,然后起身从货架上拿着饮料。

  我挠了挠头,竟有点不好意思,“没……我挺好的,呵呵……”我开始给自己辩解,似乎想努力在她面前留下个好印象吧。毕竟中午给她指挥倒车,我当了把雷锋。我想把这个好形象继续保持下去。就想现在闹得挺火的陈赫一样,虽然离婚半年了,但人家还是以好男人好丈夫的形象展示着自己。

  “骗人!一看就是,同学,作为学生呢,就要好好学习,以学业为重,姐的话是实话啊!”她点了点头,调皮的笑起来。

  我笑了笑,更加不好意思了,然后掏出钱给她。但是她没有要,她把钱递给我说:“中午你帮了我的忙,就当我请你客了。”

  “不用了,我那都是举手之劳,饮料这么多,多不好意思。”我坚决的想把钱给她。

  “你要是不好意思,改天有时间就去我家帮我儿子辅导功课,现在的小学功课太难了,再说了,我的时间太少,老是在辅导上跟不上,老是总找我……”

  我没有犹豫,直接就点头答应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答应的如此痛快,或许她没有要我的饮料钱,我觉得有点过意不去,我不想欠她的,才答应去给他儿子辅导功课。另一个原因,我或许是有有点私心,因为她太有魅力了,我也许是想多跟她接触一下吧。

  其实,我太紧张,竟然忘记了一个顾虑,就我这样的文化程度和学习成绩,怎么给人孩子辅导功课呢?

  我们从台球厅出来后,天色已经晚了,路上的车辆都开了近光灯了。

  宋紫琪吵着让徐晓华请她吃饭,她想吃麻辣烫,旁边那几个姐妹和我们交流了一下午,刘金鑫还有谭伟几个人又不是什么老实孩子,愣是几个人成了无话不说的好朋友,看样子有继续交往下去的趋势。

  .酷`e匠网正M版首2#发/

  尤其是刘金鑫,嘴巴油嘴滑舌,泡妞那叫一个牛b,此时正把手搭在一个看起来长得跟周冬雨的小姑娘肩上,色迷迷的问人家“姐姐,晚上没事儿一起玩会儿吧?”这小子没事儿总是在家看片,又没有女朋友,那种事只能靠右手。所以,今天终于捡了个姑娘,心里别提多美了。此时他的脑子里已经被那种事情给灌满了。

  那小姑娘更加开放,简直出乎我的意料,直接在刘金鑫的脸颊"吧嗒"就是一个吻,惊得我们几个目瞪口呆,哈哈的笑起来。再看刘金鑫,那幸福的小脸上,两只眼睛迷城一条缝,洋溢着yd、龌龊、肮脏的笑容。

  忽然路边停下两辆桑塔纳,车门"啪啪"打开,几个人气势汹汹的朝着我们就来了。

  我最先看到的,他们几个人还在搂着妞儿甜蜜呢!我一看正是刚才在台球室和我们发生争执的那个胖汉子,我立马喊道“赶紧跑!”

  徐晓华、刘金鑫几个人一看,对面那些人手里有拎着砍刀的,还有拎着钢管的,我们没有多想,抬脚就跑。

  我一边跑往回看,胖汉子一伙儿人正死命的追呢!

  “公交车!”这时宋紫琪指着前面一辆即将关门开走的公交车喊道。

  我们几个毫不犹豫,直接跳进了公交车里。

  “师傅快走!关门!”一进车里,我和宋紫琪几乎异口同声的对司机喊道。

  趴在玻璃上,我看见胖汉子几个人还在追呢!通过他们的嘴型我能判断出,他们是在骂我们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朋友们记得每天都要撸一撸呀!支持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