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站在门口的两个小弟“啪”的就把门给锁上了,酒吧里的喧嚣一下被搁在外面,房间里安静了不少。

  “你啥意思?不是谈谈吗?赶紧把人给我,我好出去教训。”劳改头的男人点上一支烟,不太耐烦的说道。

  “谈你妈!”忽然飞哥从桌子一旁抽出一把明晃晃极为瘆人的大刀来,这把刀有一米半长,跟东洋大砍刀差不多。

  劳改头几个人吓了一跳,我明显看见他们的眼神都错愕了,身体也紧张起来。

  我和徐晓华几个人也惊讶了,惊讶的连呼吸都那么没有感觉。一时间,房间里火药味十足,大家都静静的看着飞哥接下来的举动。可以说,我的确是被震惊到了,我毕竟是个17岁的高中生,这种场面,对于我来说,像是进入了真实的港片里的世界。

  飞哥拿着大砍刀从办公桌那里几乎是跳出来的,大砍刀一下砍在劳改头的肩膀上,不过并没有用力,而是如同搁在上面一样。

  “在这里,还有你翻天的机会吗?你是不是活够了?ca你妈的!”

  劳改头也是混社会的,并没有第一时间服软,而是抖了抖肩膀,装作不害怕的样子,“你他妈知道我是谁吗?我大哥是明哥,你敢砍我,明天你就死无葬身之地。”

  “呵呵,那你知道我是谁吗?”飞哥冷笑道。

  “艾妮马谁谁谁……”劳改头还是挺嚣张的,不过额头上已经闷出汗来,腿也在发抖。

  别看他表面上一副挺牛b的样子,实际上内心早就崩溃了,这种场面,屋子里围满了人,一把刀架在脖子上,搁谁身上也会害怕。

  “我是范腾飞!”飞哥淡淡说出自己的名字。

  他说出自己的名字后,我明显感到劳改头身子晃了一下,虽然我不清楚范腾飞到底有多么厉害,但是仅从劳改头害怕的举动来看,这个范腾飞肯定是个大人物。

  “你不就跟着谢天宇混吗?混的再厉害不就一条命吗?我就不信你敢弄死我,你要是弄死我,我的兄弟今晚就弄死你,ca!”劳改头脾气挺倔,估计也是喝酒了。

  就在这时,只见范腾飞大刀一动,伴随着劳改头的一声惨叫,大刀砍在他的肩膀上,硬生生的砍破衣服,血流起来。

  劳改头的几个兄弟“啪”的就跪下了,“飞哥,飞哥,对不起,对不起……”他们开始求情。

  我看的惊呆了,太震慑我的眼球了,明晃晃的大刀直接砍人,这他妈太过瘾太血腥了吧。

  “你麻痹的!你再砍我下试试。”劳改头太倔强了,被砍一刀还是不服气。

  “呵呵,不服?”范腾飞冷笑一声,使了个眼神,这时徐晓华他姐夫和另外几个酒吧看场子的小弟窜到劳改头身边,噼里啪啦开始猛打。

  “来,你给赵建明打电话,让他过来领人。”这时范腾飞笑容平静,和气的对跪在地上那几个小子说道。

  过了有30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一个40岁左右,穿着花衬衫的中年男人。这人一脸猥琐的模样,一进来就笑,露出一颗金牙,脖子上也戴着粗的金链子,胳膊上还有一块儿金表。

  “兄弟!”赵建明进来看了眼倒在地上一身血的劳改头,表情没有变化,面带微笑的朝范腾飞走过去。

  酷P匠网永M/久免费《看;小!-说Ij

  劳改头看见赵建明忽的站起啦,想说神马,可是看见人不理他,嘴巴动了动,又咽了下去。

  此时范腾飞已经坐在老板椅上悠闲的抽着烟,翘着二郎腿。看见赵建明进来后,慢慢的站起来,伸出手友好的握手。

  “明哥,不好意思,这么晚了还打扰你。”范腾飞客气的说。

  “咦!瞧你说的,都怪我,没有管好下面的人,给你造成麻烦了。”赵建明拍了拍范腾飞的肩膀。

  范腾飞也就是二十七八岁,赵建明却有四十出头,俩人年龄相差十几岁,但是赵建明和范腾飞的一举一动,却是相当的客气。我站在一旁观察的非常仔细,于是可以判断,这个范腾飞不是一般的人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