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知道是不是喝醉酒的缘故,脑海里忽然涌入周梦然那活泼可爱的面容,还有修长白嫩的大腿,我开始猛烈的想她。

  我去找你可以吗?我这样给她发了条信息。

  周梦然回复说可以。

  我赶紧起身,把烟扔了,走进酒吧找徐晓华那些人。

  此时的徐晓华和刘金鑫还有谭伟3个人正坐在一张沙发里吃果盘喝红酒呢!舞台中间有女生弹着吉他唱《天黑黑》,刘金鑫似乎喝高了,摇头晃脑的跟着唱。灯光绚丽鬼魅,他这样扭着让我感到不伦不类。

  “赶紧的!快点来喝酒。”谭伟看见我走过来后,冲我招手。

  “你们玩着,我先走了,我不行了,喝多了。”我一坐下,拿起一块西瓜,边吃边说。

  这时走过来几个穿着大胆,带着耳钉描眉画眼的姑娘,都跟他妈杀马特似的。

  “帅哥?需要人陪吗?”一个姑娘直接坐在徐晓华的大腿上,亲了他一口。真是够开放的。

  这个举动把我震惊了,我和谭伟、刘金鑫这几个小伙伴都震惊了。我们就是几个高一的学生,哪里见过这种场面。不过徐晓华倒是挺淡定,摸了一把这姑娘的黑丝大腿,贱兮兮的说:“美女,约不?”他的确是喝多了,要不然清醒的状态下,肯定干不出这种事儿。

  K酷匠网q正版首发Ew

  “行啊!帅哥,你好帅啊!我不要钱。”黑丝姑娘噘着嘴巴,又一口亲在徐晓华的脸颊上,亲完后她还朝徐晓华的裤裆里摸了一下,“哎呀!这么大!”小姑娘吃惊的表情,太过于夸张。

  跟她一起来的另外两个姑娘似乎觉得她这个姐妹儿是在夸张,有一个走上前拿起我们桌子上的啤酒就喝,然后拿起骰子吆喝道:“来,谁陪我!”

  我一看三个姑娘,于是赶紧起身,“我先走了,你们玩着。”

  说完我又拿起一块儿西瓜,刚才吐的厉害,现在就想吃点凉的。

  “你着什么急啊!”刘金鑫拽了我一下。

  我看见那个紫色头发的姑娘已经爬到了他的身上,一只手像是蛇一样在他脸上脖子上滑着,我笑了笑,心想我要是不走,三个姑娘四个男的怎么陪呀!我走了,正好你们一人一个,但是我心里这么想,嘴上没有说。我这是雷锋的做法,我这是深藏功与名呀!

  这时舞池中间的台上,那个长相还算可以的女歌手开始换第二首歌,前奏响起,我能判断出歌曲的名字是《思念是一种病》。她对着麦克吹了声口哨,调皮的向大伙儿做了个飞吻。我也跟着哼唱着,由于人太多,我往外走时并不是很快,所以我便哼唱边往前走。

  “在那儿呢!臭婊子。”这时我前面有5、6个凶神恶煞模样的男的正往我相反的方向走来,他们一边说一边着急走,前面挡路的一些人都被他们给推开,其中一个留着劳改头脖子上有纹身的人也推了我一下。我差点摔倒,要不是一瞬间扶着桌子,我真就倒地上了。

  “瞅啥?”看着我不服气的看他们,走在后面的一个小子冲我喊道。

  “瞅你怎么了?你刚才还推我呢!”我直了直身子,不服气的说。我今晚也是喝上酒了,士气大增,再说了,刚才进来时,徐晓华他姐夫说了,这个酒吧是他们老板的,在社会上要是混的不好,谁敢开酒吧?所以,有徐晓华他姐夫在这里,我也就不用怕了。

  “你麻痹!”这小子抬手就要打我。

  “哎,先办正事儿!”前面劳改头有纹身的人说道,斜了我一眼又往前走。

  这小子指了指我,目光都能杀死我,然后不服气的走了。如果劳改头不叫他,麻痹他非得和我玩命。这些小混混最喜欢装b了。

  我朝着这些人的背影瞅了一眼,嘴里嘟囔道:“装什么呀!混个社会就牛b了呀!”然后我就接着往外走。

  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暴动的声音,我一回头就看见刘金鑫和徐晓华他们坐那桌炸开了锅,一帮人正拿着酒瓶子打他们仨呢!旁边那几个小姑娘吓的都躲到一边了。

  我从旁边一张桌子上拿起一个啤酒瓶子就冲过去,这时酒吧里的人都往这边看,我也来劲儿了,晚上喝的几瓶啤酒刚才全吐出来了,脑子也清醒许多。

  “怎么了?”我挥着酒瓶子过去,朝着刚才骂我的那个小混混的头就打过去,打了一下就朝着徐晓华喊。

  “不知道啊!ca!赶紧打呀!”徐晓华手里也拿着酒瓶子。

  这时看场子的保安赶了过来,他们都是白衬衣黑西裤,这几个就是在酒吧门口看场子人。

  这些保安名义上是维护酒吧安全的,其实说白了就是养的打手。和小区物业传达室那种保安性质是截然不同的。后者这样类型的保安,遇到危难事情撒腿就跑,比谁都快。但是前者,顾名思义,就是解决麻烦的,一天不打架都觉得对不起那点儿工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1986年降落说:

  昨天没有三更,因为酷匠网崩溃了,我登了一晚上都没登上!要命!见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