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干嘛?打篮球?”我们走到王朔身边后,他一手拿着个篮球,叼着烟颤颤的问道。他也有点太愚笨了,竟然以为我们这么多人拎着家伙是来打篮球的,打篮球有这么嚣张吗?打篮球有拎着钢管、棒子打的吗?这不叫打篮球,这叫打人。

  就在这时,徐晓华他姐夫直接就是一脚,踹得王朔一下倒在地上,手里的篮球也不见了。

  “你们干嘛?找死是吧?”王朔那几个小弟还挺勇猛,冲上前指着徐晓华他姐夫喊道,一点都不怕事儿。看来义气挺深厚的。

  徐晓华他姐夫并没有说话,两只眼睛像是刀子一样瞅着这些人。而他身后这些同一打扮的小弟则是哗啦护在一旁,手里的家伙也都亮出来了。

  “你是谁?知道我跟谁混吗?”这时王朔站起来,拍了下衣服上的灰,还挺横的看着徐晓华他姐夫。

  “呵呵,谁?说出来让我见识一下!”他姐夫冷冷的笑着。

  “我大哥是东郊老四,你识相的赶紧滚,别他妈找死!”王朔一脸很屌的样子。

  东郊老四我听说过,是我们市一个大流氓,2000年初严打被抓进去了,如今刚出来没几年,40几岁的年龄,可是还是不务正业,手下的小弟多半都是初中和高中的学生,主要收入有几个台球厅、游戏厅,其余的就是靠收学生的保护费为生了。

  不过虽然老四不算是大混子,但是威慑力对于我们这些学生来讲,听到名字也挺害怕的。

  徐晓华他姐夫听到王朔说出老四的名字来后,有冷笑变成了耻笑。我看到他这样笑,心里一下豁然开朗,其实,我并不知道徐晓华他姐夫到底混的怎么样,比东郊老四厉害,还是差劲,但是单从他刚才的大声的耻笑来看,他肯定是瞧不上东郊老四的。

  “老四是吧?哎呀,老四……”徐晓华他姐夫点着头微笑着,嘴里还嘟囔着,他伸手从旁边小弟手里拿过一根儿棒球棍,嗖的如风一样就打在王朔的头上,“ca你妈!拿老四吓唬我?你麻痹的,你去把他叫来!”

  他姐夫这一下太猛了,王朔刚站起来没多久,直接又被干倒了。

  这一棒球棍可不是一脚那么简单,直接砸头上了,王朔脑袋立即流血了,脑门子上都红了。

  王朔虽然被打的挺惨的,但是也不还手,他毕竟是个学生,和社会上的人斗起来,他还是嫩了一些。

  我看见潘伟已经躲到人群后面了,倒是王跃波还不知死活的把手抱在胸前,一副不怕事儿的样子,并且还抬着下巴,不屑的看着我们。

  “你过来!”徐晓华他姐夫指了指王跃波,“他得瑟不?”他姐夫问他。

  “得瑟,ca!大傻b!”徐晓华狠狠的说道。

  0最/@新=章a节{u上r√酷p匠&O网u

  “啪”一个耳光,落在了王跃波的脸上。

  王跃波缓了下神,然后开始扎马步,"啊"的喊了一声,两只手伸到前面,似乎又要练功。

  “他干啥这是?”徐晓华他姐夫蒙住了,赶紧问徐晓华。

  “练功呢!这傻b有个毛病!”徐晓华不屑的说。

  “练你妈隔壁!”他姐夫直接飞起一脚,踢在王跃波的脸上,因为他和潘伟差不多高,而徐晓华他姐夫一米八多,这一脚王跃波的气功还没练扎实呢!就顺着一条弧度躺在了地上。

  “给我打!一个也别剩下!”徐晓华他姐夫喊道。

  他们这帮人挥着家伙就开始打,突然我看见潘伟从人群里窜出来,迈着小短腿就开始跑,我喊了一嗓子“站住!”

  这孙子头也不回,我开始追他,刘金鑫拿起旁边的篮球朝他砸过去,正好砸在潘伟的后背,不过威力太小,没把他砸倒。

  我们拼命的在后面追,幸亏他腿短,跑起来不是很快。

  快追上他时,我抬腿就是一脚,把他直接踹倒了。

  “你别得瑟!”潘伟到底后还朝我装b。

  我想起那天晚上在亿豪广场前面,他找人群殴的那一幕,还把帖子发到我们学校的贴吧里,关键还把周梦然牵扯进去,想起这些我就上火。

  “ca你妈!si道临头你还嘴硬!”我一个大耳光打上去,这时刘金鑫还有谭伟也跑过来,直接就开始踹他。

  没一会儿潘伟就抱着头躺着一动不动了,“你还牛b不?嗯?牛b不?”我踩着潘伟的头发,凶狠的瞪着他,又是一个耳光。

  潘伟已经被我们打的灰头土脸的,脸上全是血,头发都缠在一起了。

  他不说话,过了一会儿似乎是在求情的看着我。说:“我错了,我错了,饶了我吧。”他说着说话前,往篮球场那里瞥了眼,那边王朔那些人已经被打的全部倒在了地上。潘伟有可能是看到这幅场面才开始告饶。

  “饶你妈个比!”刘金鑫又是一脚,踢在潘伟的肚子上,潘伟疼的呻吟了一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