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多少?找一个团?你们不就是几个学生嘛!能管啥用。”他姐夫点上烟,一屁股坐进旁边的黑色真皮沙发里,二郎腿翘着,颇有大哥的风范。

  这气质,这感觉,把我迷坏了,他脖子上还挂着一根大金链子,真是太有范儿了。

  我们正聊着,从里屋又走出一个人,30岁左右,也是短短的头发,黑色的T恤,挺紧身的,把胸肌都给勒出来了。

  “叫腾哥!”徐晓华他姐夫说。

  我们赶紧叫腾哥。

  这个人微微眯着眼,冲我们点点头,“我先走了!”说完他夹着个小黑包,拿着一把雷克萨斯车的钥匙就出门了。

  “姐夫,这谁呀?”徐晓华抽着烟,井底之蛙的眼神看着他姐夫。

  “腾哥,我们老板下面最忠诚的兄弟之一,早些年捅死一个人。”他姐夫淡淡的说,似乎还有点骄傲。

  他说这事儿我听说过,零几年我们市发生了一起混子斗殴致死的事件。于是我赶紧说道:“这事儿我听说过,那会儿我还上小学,当年在市里传的沸沸扬扬,如果没猜错的话,这个腾哥是外地人吧?不是咱们市的人。”

  “对,临南市的,现在把家都按这儿了。”徐晓华他姐夫说。

  “你们老板是谁?挺厉害呗?”徐晓华一脸憧憬。

  “你问这个干啥?你要混社会?呵呵,让你姐知道了还不得打死我……”他姐夫笑呵呵的说。

  “没事儿,她不知道!”徐晓华也笑着说。

  晚上徐晓华的姐夫没和我们聊太久,但是,他答应帮我们。他姐夫也是20岁刚出头,热血沸腾的年纪,禁不住徐晓华的百般折磨、絮叨、墨迹,终于答应我们了。最主要的原因,他姐夫追他姐追的排山倒海,自己未来的小舅子受了欺负,他能不帮一把嘛。

  我们几个抽着苏烟高高兴兴的下了楼,初秋的夜晚,空气稍微凉快不少,天空中月朗星稀,我们几个脸上都挂着微笑,一种胜利在握的笑容。

  这几天我们没有打架,局势比较稳定,按照徐晓华和他姐夫约定的时间,周6下午放学时我们要直接收拾高三的老大王朔。

  我们几个这几天研究了一番,潘伟和郭锐这种小虾米级别的犯不着用社会上的人来收拾,我们几个就足够了。难啃的骨头就是王朔,他是四中的老大,在社会上也认识一些人,手下的兄弟又多,以我们的能力肯定打不过他,所以,我们就决定让徐晓华他姐夫带人先收拾王朔。只要把他收拾服了,四中我们也就谁也不怕了。

  周六的下午,学校门口人山人海,汽车到处都是,这些来接学生的家长把马路都给堵了。

  我和刘金鑫一直在学校里面,没有出去,我们的任务是盯着王朔。徐晓华还有谭伟几个人则是在校外和他姐夫在一起,待会儿我俩报告目标,他们的人就直接进来打。

  王朔放学后没有急着回家,而是领着一帮小弟去篮球场打篮球,其中潘伟和王跃波也在。我看见篮球架底下,潘伟跟个侏儒似的拿出烟给王朔点上,然后又给另外高三的学生点上,一脸的奴才相。

  “进来吧,操场。”我拿出手机,看了看王朔几个人正在抽烟,就给徐晓华打了电话。

  挂完电话,我和刘金鑫就坐在操场旁边,然后点上烟激动的等着一场大战役的爆发。

  说实话,我真的挺激动的,我不知道徐晓华他姐夫带了多少过来,会把王朔这些人打成什么样。我也不知道,王朔被打后,以后会不会老实了,就怕我们了。

  这些猜测和疑问就在我脑海里飘荡着,我还想接着思考时,就看见远处的道路上驶过来2辆黑色的别克GL8商务舱,都是新款的,在夕阳下泛着光,熠熠生辉。

  我和刘金鑫赶紧站起来,倍儿激动,就像是等待救援的人看见了大部队一样。

  两辆车停到我们身边,车门唰唰的都开了,一水的黑体恤寸头的小伙子生龙活虎的跳出来。我看见徐晓华和谭伟也跳了出来。

  这时我往操场瞥了一眼,就看见王朔那边几个人都往这边看。或许他们没有猜到,接下来将会是他们的末日。

  “人呢?”徐晓华他姐夫走到我身边,掏出苏烟点上,一脸霸气的瞅着四周。那种嚣张不可一世的眼神,把我都给震慑住了。

  我指了指篮球场那边,没有说话。他的气场太强大了,把我给压住了。

  “就是他,那个穿长袖的,他就是我们四中的老大,叫王朔。还有,那边那个侏儒,ca!”徐晓华指着说道。

  徐晓华他姐夫抽了口烟,一摆手,身后10几个小弟就像是进过训练一样,跟在后面往前走去。杀气腾腾的。

  值得注意的是,他们这些人手里还拎着家伙,棒球棍、钢管什么的,不过没有带刀的,或许他们觉得来收拾这些学生,是很简单的事儿吧。

  我和刘金鑫相互看了看,把烟一扔,像是要做一件大事儿一样,满脸严肃热血沸腾的跟在了后面。

  王朔一伙儿人正纳闷哪!他们对徐晓华他姐夫这些人肯定不认识,但是他们看清楚我和徐晓华这些人后,瞬间便明白了什么。我还看到潘伟那傻b正悄悄的往后退步呢!看来他是害怕了。

  #g酷*O匠网#首发/b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