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们打的太激烈了,谁也不顾谁,闷头就是打。

  郭锐这些人根本没有想到我们这些高一的会还手。他以为我会怕他。

  我刚才被潘伟气的火正好没地方撒,现在郭锐又打了我了一个耳光,我想是看见红布的牛一样,朝着郭锐的肚子就踢过去。

  我们这边6个人,他那边4个人,从战斗人数上讲,我们占绝对的优势。

  尤其是徐晓华,俄罗斯血统的就是不一样,我就看见他一边打,嘴里一边骂,拽着一个的头发就是猛踢。

  我也学他,郭锐被我打倒后,我就上前踩他的脸,谁让他刚才打我一耳光。教室里的走廊太窄小,郭锐躺在地上一下拉过一个课桌,他想把课桌拉着砸我身上,结果没那么大劲儿,被我一踢,课桌就一下倒在他的脸上。我就听见啊的一声,我们几个都住手了。

  郭锐的一个兄弟赶紧低头看他,一拉开桌子,就看见郭锐满脸鲜血,捂着脸站了起来。

  “你给我等着!”他骂道。

  “等你妈个比,ca!你还找事儿吗?活该!”我想都没想,朝着他骂回去。

  郭锐还想上前,估计脸上太多血把他自己也给吓懵了,于是再一次指着我:“你给我等着!”然后带着人就走了。

  我回到座位上坐下,手机震动了一下,我拿出来一看,是周梦然发来的信息,问我有没有伤到。

  我心里停暖和的,心想还是有个女朋友好,就回到说没事儿,你上网看下贴吧,潘伟发了个帖子骂咱俩呢!

  这时刘金鑫说:“咱下课赶紧找西郊的学生成立个帮派!要不然以后这打架的次数还得多!”

  他说的也对,这才开学几天,就打了无数次架了,几乎每天都打,要是没有实力,早晚有天会被打趴下的。打架就是讲究人多,要是连个人都没有,气势就会输掉,打架也会输掉。

  我点了点头,说,“下课咱们分头找人。”

  这时忽然只听啪的一声桌子响,我一抬头就看见周梦然站起来指着潘伟骂道:“潘伟,你他妈不是东西,贴子是你发的吗?你还是人吗?”

  教室里刚刚发出的读书声再次停了下来。大家都被周梦然这奇怪的举止给吸引了。

  潘伟满脸通红,自己干的缺德事被人揭穿,难免会有点不好意思。

  “嗯,是我干的,怎么滴?就是不删。”潘伟双手抱在胸前,噘着个下巴舔着个脸,要多得瑟有多得瑟,我真想拿把铁锹朝他脸上拍一百下。

  “你不要脸!你不是人!”周梦然被气的通红,一脸委屈的表情,都快要哭了。

  我的火又上来了,我一下子就站起来,速度太快,把凳子就弄倒了。

  潘伟看见我又朝他窜过来,吓得他一起身像耗子一样跑到了教室外面。

  他现在是害怕我了,有可能是看到高二的都被我们几个人打成那样,再收拾他还不跟玩儿似的。

  其实潘伟没什么本事,就是仗势欺人,觉得自己认识高三的,就很牛b了。

  我看见潘伟跑出去了,就走到周梦然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安慰她。

  我这么一安慰她,她竟然哭了,一屁股坐在凳子上,趴在课桌上哭。哇哇的哭,弄得我心里恨死潘伟了,我转过身指着王跃波吼道:“你骂了隔壁,你和潘伟说,我非得弄死他!”

  我喊出这句话几乎是撕心裂肺,王跃波傻傻的看着我,被我吓傻掉了。

  早自习课结束后,我的气还没消,呼吸时非常的急促,整个脸估计都憋的通红。

  我本想和刘金鑫还有谭伟去高一其他的班级联合一下我们西郊来的学生,把力量凝聚一下,到时候万一再打起来的话,起码能在人数上占到优势。

  酷●…匠/J网首?“发¤+

  “哎,听我的,找我姐夫,我姐夫说帮我们了。”就在我刚要出教室,还没走出后门,徐晓华拿着三星手机朝我激动的喊道。

  我没明白什么意思,回头问:“什么意思?你姐夫来了?”我以为他把他姐夫叫来了。

  “不是,那天咱去肯德基找我姐夫,结果我姐在,当时咱不是走了吗?刚才我又给他发了个信息,他说找几个人帮咱。他现在追我姐追的热乎着呢!能不听我的话嘛。”徐晓华得意的说道。

  我一听见他姐的名字,脑海里就幻想他姐那漂亮的模样,不得不说,徐晓华的姐姐已经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了。我活了这么多年,真的没有见过那么漂亮的女孩儿。

  打架能找到社会上的人,比找其他班级的学生强多了,于是我也就打消了去其他班级找学生的念头。还是等着徐晓华找他姐夫吧。

  这一天终于熬过去,晚上下了晚自习我们几个骑着自行车跟着想徐晓华去找他姐夫,他姐夫原来是放高利贷的,因为我们几个进了一家写字楼,看见门口写着几个镀金大字:天宇投资担保。

  “这就是挂着羊头卖狗肉,说白了就是放高利贷,你们用钱不?找我姐夫……”徐晓华站在门口,朝我们笑笑说。

  刚开始我一看见这几个字,顿时肃然起敬,投资担保这四个字在我的世界观里,就是金融、财经的意思,我很佩服他姐夫的能耐,当听完徐晓华的解释后,我就不那么崇拜了。

  进了办公室,徐晓华就朝里面喊:“姐夫,姐夫。”

  这间办公室太豪华了,屋里还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道。

  这时里面屋里走出一人,就是他姐夫。

  “来了?跟我说说情况,我安排几个兄弟去。”他姐夫笑眯眯的,头发一看就是刚剃的,只有一层青茬,他说完话拿出苏烟,挺客气的给我们几个发烟。

  “你找多点,人少了不管用,他们人挺jp多。”徐晓华来之前已经发短信把情况和他姐夫说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