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b,你想什么美事儿呢!你以为大班花能看上你?ca!”潘伟一脸奸笑,瞬间毁灭了《水浒传》里,武大郎在我心中一向忠厚老实的形象。

  听到潘伟的话,我的心里哐当一下,像是砸进来一块儿石头。

  我明白了,原来我他妈是被骗了,周梦然就是诱饵。人家这是玩儿仙人跳呢!

  我想跑,但是装b的心态在作祟,我不想给周梦然留下一幅我不够勇敢、不够爷们儿的回忆画面,那样我就太狼狈了。虽然是她骗我来到这里,但是我还是想在她面前尽量酷一些。要不然都对不起我刚理的这个阳刚的发型。

  “怎么着?埋伏我?ca!”我嗤之以鼻的瞪着潘伟这些人,腿却有点发抖。

  “揍他!”潘伟喊了一句,还嚣张的打了个响指。

  忽然这帮人就冲过来了,千钧一发之际,我看见王跃波又扎下马步,似乎又要修仙。

  我立刻从地上捡起一块儿石头,和这些人纠缠在一起。

  这块儿石头帮了我大忙,这也是柔软的沙滩上仅有的一块儿石头,我太幸运了,因为有个小子被我打了一石头,于是潘伟也赶紧往地上看,准备找石头,可是一无所获。

  其他人看见我手里的石头都不敢靠前了,都怕被我开瓢。

  这时,修仙成功的王跃波"哇哇"喊着冲过来了,我看见他魁梧的身材就打怵,于是一哆嗦,手里的石头朝着他的头就扔过去。

  大伙儿都看王跃波,似乎在看这块儿石头到底能不能打的准,只听王跃波“啊呀”一声,捂着脸蹲下了。

  我的石头砸在他脸上了。

  其余的人一看我手里没石头了,噼里啪啦的就开始打我。

  “ca你妈!让你装b,以后老实点。”打完我后,潘伟朝地上吐了口痰,扬长而去。

  最后我还是惨败了,本想装b,却是一败涂地。真是应了那句话,装b没有好下场。

  我的佐丹奴的体恤衫也破了,美特斯邦威的卡其裤子也成了土的了,全是灰。脚上的安踏的鞋子也少了一只。

  总之,我是输的很惨烈。

  潘伟那些人走了,我擦了擦脸上的血。突然我想起什么,赶紧整理自己的发型,一摸脑袋,感到扎手后,才想起今天我已经剪掉了长发,剪掉了牵挂。

  周梦然还没走,赶紧跑过来,关心的看着我:“你没事儿吧?怎么样?”

  我心里恨死她了,在我如此狼狈的情况下,你还过来关心我。我的脸往哪儿搁,我帅帅的一面都没有了。此刻,你看到的我是灰色的。

  还有,我真的恨她,要不是她,我今天不会被打的。

  “管你屁事,你有病呀!”我瞪了她一眼,开始找我的鞋子,我想穿上我的安踏赶紧离开这里。

  “在这儿呢!”周梦然把安踏拎在空中,对我说。

  我一把抢过来,再次瞪她一眼,穿上鞋起身就走。

  “王宇,你别走,你听我解释。”周梦然跟在我的后面,轻轻的拽我胳膊。

  “滚犊子!”我想起徐晓华的这句话来。

  我的声音挺大,都快把河水给掀起惊涛巨浪了。

  周梦然似乎被我吓破胆了,愣在原地傻傻站着,没有再追我。

  我回到岸边的停车场,打开锁骑着自行车就往家走去。

  下午我打开电脑,一登上QQ就看见周梦然的头像在不停的闪烁,我点开看了眼,无非是你听我解释,不是那样的之类的话。我随手就给删了,然后把她删除好友。

  我不想听她解释,一个大骗子,深深的伤害了我幼小的心灵。我本以为你是要和我恋爱,要和我红尘作伴、对酒当歌共享人世繁华,没想到你他妈阴我,ca!

  我关掉QQ,不想再看见它了,此刻我竟然讨厌起了这个无辜的小企鹅。

  最H新章Q节上酷匠;D网8m

  我打开网站准备看个电影解闷,我就看《热血高校》,看完后我浑身上下又充满了能量,像是把血抽干,注入了鸡血一样。

  我掏出手机给刘金鑫、谭伟还有徐晓华三个人群发了一条信息,内容是我被打了,潘伟干的。

  发完信息没有1分钟,谭伟打电话过来了,问了情况后我就约在以前初中学校对面的游戏厅见面。

  挂了他的电话,徐晓华和刘金鑫也打了过来,我把和谭伟约好的地方告诉了这俩人,就洗了把脸出了门。

  以前我们初中门口对面全是游戏厅、网吧和台球厅,现在少了,但是还有几家开着。

  我来的时候谭伟几个人也正好赶来。

  我脸上还有淤青,刘金鑫上前关切的问道:“疼不?”

  “ca!能不疼吗?”我点上烟,语气生硬的说。

  “他妈的,这个武大郎还你妈的挺嚣张啊!等星期一去,咱揍他一顿。”徐晓华也点上烟,生气的说道。

  我把被周梦然骗出来,然后又把我引到水上公园到被打的经过,告诉了他们三个。

  刘金鑫忽然笑了笑,说:“ca!你这是中了美人计呀!”

  我踢了他一脚,说:“你大爷的,你还能笑出来,ca!幸灾乐祸呀!”

  “开玩笑呢!星期一我他妈就收拾潘伟。”刘金鑫小眼睛瞬间有笑变成犀利、阴森了。他的小眼睛一发起火来,真透着一丝阴冷,让人望而生畏。

  然后我们就进了台球厅,准备玩几把台球,太阳下山还早呢!闲着也是闲着。

  星期一来到学校,早自习刚读完,突然潘伟走上讲台,拍了拍桌子,欠揍的笑了笑看着大伙儿说:“大伙儿都听着,朔哥收保护费了,有钱的赶紧交,一个月20块,挺实惠的。”

  我ca,他真他妈的无耻,竟然要我们班学生交保护费,还他妈说挺实惠。

  顿时我就火了,本来我也要揍他。

  “你大爷的,收你妈b呀!”我手里正好拿着一本早自习刚看完的《读者》杂志,顺手朝潘伟砸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