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伟长得跟武大郎似的,身高顶多有1米6,顶着个大脑袋,越看越像武大郎。我忽然觉得他这个脸型就是个炊饼脸。

  “呵呵,有时间吧……”王朔不冷不热的笑了笑。

  “好,说好了,我约你啊!”潘伟走的时候还朝我得意的笑了笑,并且吹着口哨走出了教室,那感觉就跟像我显摆呢,你看见没,我认识四中的老大,你们就不认识,你们就得挨揍啊!

  “是你们打了孙大健不?”王朔再次重复这句话。

  这时我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上前走了一步,淡定的说:“嗯,是我,怎么了?”孙大健这个时候肯定还在医院躺着呢!听说缝了几针,还得趟半个月呢!

  “你叫什么名?”王朔歪着脑袋,不屑的看着我。

  我也不屑的看向他,说:“我叫王宇,有事儿吗?”我真的不怕他,大不了就打架呗,有什么了不起的,惹火了再你妈捅你一刀,朝你头上拍几板砖,谁怕谁呀!

  “你挺牛b呗?是不是?孙大健是我的兄弟,你捅了他,得给我一个交代。”王朔这时抽出烟点上,我瞥了一眼,这孙子抽玉溪呢!他身后的小弟还挺给力,赶紧拿出火机给他点烟。

  我看到这一幕,心里就骂,装什么呀!同时我也想,我凭什么给你个交代,我们都赔钱了,他爸妈都没要什么交代,你他妈来这里要交代个毛呀!

  “你凭啥呀!俺们都赔钱了,你凭啥要交代,没事儿起开,我们回家吃饭了。”徐晓华真是毛楞,直接上前推了下王朔。

  王朔是高三的老大,也就是四中的老大了,怎么会被人这样侮辱呢!只见他的脸立马就通红,脖子上的青筋也暴露出来。

  “你再推我下试试?”王朔嘴巴叼着烟,指着徐晓华。

  我一看火药味太浓了,还没吃饭呢!第四节课时肚子就咕噜咕噜叫,这要是打起来的话一点力气也没有啊!再说刚停课两天,今天第一天上课,再打架被老师知道的话,可就不是停课那么简单了。

  “没事儿我们回家吃饭了,你们让开吧。”我看见徐晓华又要上前推王朔,我就赶紧挡他一下,不冷不热的看着王朔说道。

  “ca你妈,你们几个高一的小瘪三怎么跟朔哥说话呢!”王朔身后一个小弟骂骂咧咧起来,这小子一头黄发,脸上全他妈是青春痘,一个个青春痘都熟透了,通红一片,要是密集恐惧症的人看到,保准立马就吐。

  x!更3新3\最…快上☆酷)%匠网+

  “ca你妈!”这时谭伟指着一脸痘子的小子骂道,一点都不输气势。

  王朔把烟头往地上使劲一扔,暴躁的指着我们说:“你们几个别你妈的不知好歹,得瑟个屌呀!你们别以为拿把刀就他妈谁也不怕了,告诉你,我他妈也有刀,你们别装b!这事儿没完。”

  说完后,王朔凶狠的瞪我们一眼,然后打了个响指,自作潇洒的带人走了。

  “这他妈谁呀!ca!”等王朔这帮人走后,不明真相的谭伟问道。

  “这应该就是高三的老大,王朔,那晚,张伟不是提到过嘛。”刘金鑫说。

  “就是他,没听咱们班潘伟这个傻b刚才叫他朔哥嘛,就他妈跟个狗腿子似的。”我跟着说道。

  我们几个边说边往外走。

  在路上,我们总结出一点,刚才闹的那么僵,王朔作为四中的老大,之所以没有打我们,肯定他心里也怕我们。要不然依他的身份,怎么会轻易放过我们几个高一新生呢!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们把孙大健给捅了,还住院了,闹得全校师生都知道。也就是说,我们已经出名了,前两天停课,学校里就已经传播开来,只是我们停课在家,有些事儿不知道。王朔当然也有那么点顾虑,他也怕我们一急眼,再掏刀子把他给捅了。这都是保不齐的事儿。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下,他终于安耐住没有动手,而是教训了几句就走了。

  还有一点,那就是王朔肯定还有找我们的事儿。以后我们得注意点。

  下午体育课,我和刘金鑫还有谭伟爱踢足球,所以就在足球场踢球,我们仨打小就一起踢足球。而徐晓华则喜欢打篮球。

  足球场上,我正带着球往前进攻时,前面的谭伟就扯着嗓子吆喝我:“傻b,你传球啊,传我呀!”

  我停下后把球一定,准备要传给谭伟。这时我就感觉身后有个人撞我一下,接着我就他妈的倒地下了。因为我毫无注意力,腰还差点扭了。我赶紧从地上爬起来,就看见球被潘伟抢走了,丫的正带球组织进攻呢!

  “我ca!你想什么呢!”谭伟跑过来,以为我刚才走神呢!

  “ca,他麻痹的撞我,你没看见吗?这他妈连个裁判也没有,他妈比的红牌呀!”我脸红脖子粗的解释。

  “红牌个jb,你以为这是中超还是亚冠呀!他撞你他妈的揍他呀!”谭伟火了,刚才我没传球给他,加上潘伟又撞我把球抢走,谭伟真火了。

  “ca!”我看见前面正欢呼呢!他们进球了。

  这时刘金鑫嗖嗖的跑过来,一边跑还擦着脸上的汗,“你俩聊啥呢!人都进球了。”

  “潘伟刚才撞我是不是故意的?ca!”因为我没看清,所以我问刘金鑫。

  “怎么说呢!踢球哪有身体不发生冲撞的,或许是故意的,又或许不是。”刘金鑫接着擦汗。

  “揍他,ca,就是故意的。”谭伟气呼呼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