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他妈的,你看这血。”徐晓华从本子上撕下一张纸,在黢黑的刀子上擦拭着。

  刚才打孙大健,立了大功的就是他这把刀,当然,还有我这块儿大砖头。

  “你说,孙大健不会被捅死吧。”我小心地问刘金鑫。我本来是要问徐晓华的,但是我们的英语老师走了进来,这节课是英语课。这样的话,我也就问我同桌刘金鑫了。

  “不会吧,哪有捅死人的,又不是朝肚子上开了一枪。”刘金鑫脸色还发白。

  |酷xT匠…O网ua首发

  我点了点头,但是心里还七上八下的。

  我们的英语老师是个小姑娘,还没有结婚,长得挺可爱,通常教英语的老师长得都挺漂亮。

  她的名字叫林小红,皮肤挺白,长着娃娃脸,扎一个马尾。最突出的就是他的胸和屁股很大,按理说胸大屁股大的姑娘身材看起来就会很胖,但是林小红就不这样。她的身材可好了,骨感不说,还是S型的,比大S还S。我觉得大小S加起来都不如林小红S。再加上一个芙蓉姐姐也不顶用。照样被林小红PK下去。

  林小红就是我眼中的中国好S。

  林小红挺开朗的,比其他老师温柔大方,她第一天给我们上课就把她QQ号写在了黑板上。我本来还想这几天和她聊QQ来着,但是这个月包月的流量用完了。即使今天有充足的流量,我也不没有心情和她聊天了,刚才打了孙大健这件事儿我还没平稳下来呢!

  讲台上林小红讲了没有20分钟,我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阵警报的声音,当时我快吓尿了,心想是不是孙大健报警了。我擦,我要蹲监狱了。

  我斜着眼睛看了眼徐晓华和谭伟,发现他俩也正看我呢!

  我再看看刘金鑫,小声的说:“ca,他不会报警了吧?”

  刘金鑫比我成熟一些,此时他的脸比刚才红润了一些,“没事儿,他先打的咱,就是警察来了,也不会找怪咱们的。”

  刘金鑫说完,警报声更近了,好像是进了教学楼一样。

  这节课我注定是听不进去了,我就想举手打报告,然后假装上厕所好去外面打探一番。后来又一想,我不能出去,万一出去正好和警察碰上面,这不是自投罗网吗?

  我不安分的坐在座位上,手上是汗,后背是汗,裤子也湿了,就跟尿了一样。

  英语课终于熬过去了,下课铃响了后,我舒了一口气,因为警报声早就走了。

  虽然下课了,但是我们4个人没有一个起身说话的,这要是之前肯定会去厕所抽烟,可是现在都傻坐着。

  这时张伟走了进来,一看见刘金鑫后就火急火燎的跑过来,“我ca,你傻b呀!我不是给你去谈了吗?吃顿饭就算没事儿了,你怎么还去打他了?我ca,你真牛b,把孙大健捅医院去了,上课时听见没?救护车都来了。”很明显,在张伟眼里,这件事被我们闹的挺大。

  我一下明白过来,原来听到的不是警车,而是救护车的声音。

  “他打了我们,凭什么我还得买烟请客?你不觉得这很窝囊吗?”刘金鑫声音挺大,确切的说像是怒吼。

  这把张伟吓了一跳,他愣了几秒,然后一拍桌子,“你大爷的,早知道这样我还帮你去谈个jb呀!ca!”骂完后,张伟扭头就走了。

  “傻b!”刘金鑫骂了一句。

  我们四个还是没有说话的,此时我又担心起孙大健了,虽然刚才的警报声不是公安局,而是医院,但是问题来了,我就怕他死了医院里。那么可就出大事儿了。我不知道徐晓华会不会和我一样这样去想,我只知道我是这么想的。或许是我胆小吧。

  这样想着,上课铃就响了。最后一节课是我们班主任陈浩南的语文课。陈浩南意气风发的走进来时,我看他就开始害怕了。我怕他进来直接走到我身边,然后飞起一脚把我踢到,指着我说你们几个不想活了,你们捅死人了知道吗?

  我就这样想着,陈浩南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和教导主任走了过来,他妈的还真的朝我这边走。

  我吓坏了,手心里又开始往外冒汗。徐晓华、刘金鑫和谭伟应该和我有一样的感觉吧。

  “你们四个课间操是不是去高二打架了?”陈浩南面无表情看着我们。后面那个中年老师和教导主任也虎视眈眈的看着我们。

  徐晓华第一说话,“嗯,去了。”他就这样平静的说道,像是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就如同陈浩南问的问题是你是不是去厕所了一样。

  陈浩南很明显被徐晓华这似乎是蔑视的语气激怒了,抬脚就给了他一脚,“你挺厉害?刚来就打架?”

  我一看不好,我赶紧站起来拽了下陈浩南,说“老师,不管我们的事儿,是他们先欺负我们,他们看我们是新生就欺负我们,叫我们以后老实点,我们忍不住了才去的……”

  我这样解释还挺管用,陈浩南不打徐晓华了,转过头朝着我一巴掌,骂道:“他们欺负你,你不会找我吗?这么多老师你就不会报告老师,还拿着刀子去报仇?你这是学生的作风吗?滚出去!”

  我被陈浩南这如此客气的举止给降服了,乖乖的低着头就往外走。

  “你们仨还坐着干嘛?等我把你们踹出去?”陈浩南对徐晓华和刘金鑫、谭伟骂道。

  我们四个站在走廊里,面前是陈浩南和教导主任纪林,再旁边的这位肯定就是孙大健的班主任了。

  “你们的工具呢?刀呢!”教导主任纪林发话了,还往我身上开始搜。

  他真是傻,我们能带身上吗?你见谁上学整天身上挂着大板砖。

  倒是徐晓华的刀还有刘金鑫的刀还在桌洞里呢,谭伟的改锥也放进了桌洞里。

  “没有工具,扔了。”我这样说道,的确,我的板砖扔垃圾桶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