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谭伟,再看看刘金鑫,觉得挺过意不去的,我们仨认识十几年,这是第一次一起被打,还是因为我的事儿,所以,我挺难为情的。

  “你俩没事儿吧?让你俩跟着挨打了。”我强迫自己挤出一丝微笑。

  “cao,你说什么呢!咱不是兄弟嘛!”刘金鑫眯着小眼睛,笑了起来。

  谭伟也跟着笑,徐晓华也笑了,我也跟着笑了。

  这些人的笑,让我非常的感动。

  0酷s匠网√r唯》一|w正sD版L,j其他O|都`是盗。_版0j

  这个时候,我们班的班长走了过来,颇为关心的问道:“你们没事儿吧?我报告班主任去。”

  我们班长是个男的,叫张小鑫,他之所以是我们的班长,并不是我们选举出来的,而是陈浩南自己按照中考的分数私人定制的。也就是说,张小鑫使我们班学习成绩最好的一个。

  我们班两个班长,还有一个副班长,是个女的,名字叫周梦然。她当这个副班长可不是按照分数来的,她是我们一开学后,一人一票选举出来的。我们为什么选她,大家都互相不认识,原因就是因为她长得漂亮,我们的理由很真实,很民主,很切合民意。就是因为她漂亮。周梦然个子有一米六五,齐肩长发,稍微带点卷,身材又好,这可是我们班的班花。

  听见张小鑫的关心的问话,我们四个竟然没有一个人理他。我一看张小鑫的笑容有些凝固,我觉得这样不好,人家大小是个领导,不能不给人家面子,再说了,人家这叫慰问基层,关心老百姓自己的生活。

  于是我憨厚的笑了笑,笑的时候一咧嘴,嘴角生疼,“班长,没事儿,没事儿,不用报告班主任,没事儿……”

  我这样解释着,张鑫点了点头,“哦。”一了一声就走了。

  他走了后,副班长周梦然活波可爱、随风摆柳的走了过来。我们还没有发校服,所以上学时穿的都是自己的衣服。今晚周梦然穿一件粉红色的连衣裙,裙子刚好到膝盖上面几公分,裸露的大腿肤如凝脂,再往下看,匀称的小腿下面蹬着一双黑色的匡威帆布鞋,简直性感极了。我一直觉得女生这样穿才性感,比穿高跟凉鞋还性感一万倍。

  周梦然走过来后,我们四个的眼神都快成直的了。把刚才挨揍的那场戏都跑到九霄云外了。

  “你们几个……没事儿吧?”周梦然眨巴着眼睛,像是小白兔一样看着我们。

  我忽然想起一部小时候看的动画片,《圣斗士星矢》,我们四个此时就是被敌人打得落花流水的圣斗士,而周梦然就是雅典娜,此刻,她正在关心着我们的伤势……

  “班长,没事儿,这算什么!”谭伟抿着嘴巴笑,也专注的看着周梦然。

  “没事儿,没事儿,没吓着你吧?”刘金鑫像是花痴一样,眯着小眼睛散发出淫荡的笑容。刘金鑫打小就比较色。

  徐晓华正揉着肩膀,一边揉一边晃,感觉那胳膊就跟要掉下来一样。忽然他又把拳头握紧,然后再松开,反复几次,骨节发出清脆的啪啪声。

  “大班长,没事儿,俺们能轻易的认输吗?”徐晓华这是在耍酷。

  我没说话,因为我想说的话,让他们三个全给说了,我倒是想说周梦然我喜欢你,你的大腿好白,但是我说不出口,我怕说出来后,她再打我一次。

  “你们没事儿就好,那些学生太可恶了,以后你们不要理他们。”周梦然噘着樱桃小嘴巴,似乎对我们打抱不平。

  两个班长过来慰问我们,但是受到的是却是冰火两重天的待遇。

  其实我们挺讨厌张小鑫的,虽然开学没几天,相处并不久,但是我们从心底也都讨厌他。他不光长了一副汉奸的嘴脸,关键一笑起来,和郭达演的那部电影《举起手来》里的汉奸挺像。像我们四个人,学习不好,所以打心里讨厌学习好还当官的。那么我们为什么看见周梦然过来后,都忘却疼痛,心花怒放呢!因为她漂亮呗。

  确实是这样,对于一个心理生理非常健全的男人来说,即使一个女的心如毒蝎一般,但是只要她漂亮性感,也会难以拒绝的。

  这就是汤显祖的《牡丹亭》为什么会有“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句话了。

  放了学后,我们四个推着自行车走出校门。我们边走边说今晚发生的事儿,我们还商量到底怎么报仇,这个仇必须得报,刚开学没几天就挨打,多没面子。况且还在教室里被打的,班上的同学都快笑话死我们了,以后还怎么混。

  我和刘金鑫还有谭伟在初中时还算老实,不怎么打架,但也从来没被别人欺负过,今天受到的耻辱还真的让我们难以承受。

  刘金鑫最先说话了,我们走出校门很远了,他掏出红梅烟,挨个我们发烟。“今天真是窝囊,王宇、谭伟,你说咱们在一起十多年了,是不是今晚最他妈憋屈了?”刘金鑫点上烟说。

  “cao!不行,我非得报仇,以后他妈的还怎么混。”谭伟抽着烟,气愤极了。

  我也想起我们仨在一起的十多年的时光来,欢声笑语、追逐打闹,一起上学放学,一起打游戏,一起去澡堂洗澡,唯独缺少一起挨揍。今晚算是齐了。

  “哈哈,你说咱们仨啥事儿都一起干过,就没有一起挨过揍,哈哈……”我不知道哪里来的乐观心态,竟然没心没肺的笑起来。

  听见我的话,刘金鑫和谭伟也笑了,或许我这句话的确挺搞笑的吧。

  笑了几下,我又忽然想起徐晓华来,“晓华,你挺能打的,怎么刚才还被打趴下呢!”我确实挺奇怪,在厕所里时要不是他,我肯定被打的还厉害。他硬是把大个子给干茅坑里了,我真的挺佩服他。但是刚才在教室里他的英勇无敌却没有展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