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三个来到厕所,一人一支烟点上,开始吞云吐雾。

  厕所里人超级多,就跟赶大集一样。他们都是来撒尿的,不过也有几个是为了来抽烟。

  这时徐晓华走近我,笑眯眯的用东北口音说:“哥们儿,咱一个班的,整只烟抽呗!”那会儿我还不认识他,虽然一个班的,但是也不熟。刚开学3天,谁认识谁呀!

  我这人大方,就掏出红梅,“抽呗,一支烟算啥!”

  徐晓华还挺感动,接过烟礼貌的说:“谢谢啊!我今天没买,军训不让出去,等出去我请你吃饭。”

  他说谢谢时,我直接笑了,因为我想起春晚赵本山和范伟的一个小品来。

  军训了7天,这7天的时间里,徐晓华所抽的烟,都是我给提供赞助的。

  后来军训完,徐晓华没有食言,还真的找我要请我吃饭。

  我也没拒绝,就叫了刘金鑫和谭伟一起。

  就这样,一顿酒后,徐晓华又成了我的朋友。

  可以说,我和徐晓华的友谊,是从一支烟开始的。

  G酷匠K}网H首发}

  本来我来四中是要好好学习的,不惹事生非不搞对象,三年过后,怎么着也得考个本科的大学。要不然对不起我爸找他同学托关系花1800块钱把我弄进来的代价,也对不起我妈对我殷切的希望,更对不起我在没开学的时候就借了高一的书本预习功课……

  不过,这么多对不起,后来因为一件事儿,我他妈就全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前面说过,徐晓华请我吃了一顿饭后,我俩就成了好哥们儿。

  但是接下来的这件事,又巩固了我俩的友谊。

  有一天晚自习,我和他又去厕所抽烟。抽着抽着,厕所另一个门进来3个比我俩高的学生,一看就是高二的或者高三的。

  其中一个学生走近我俩,说:“哎,抽什么烟?拿出来尝尝。”

  我顿时懵了,虽然我这个人初中时不惹事,也算老实孩子,但是当遇到这种和我说话的人后,我还是有点儿惊讶。确切的说是不服气。

  徐晓华和我一样,脸上的表情也是不服气。于是我俩都没有听这个学生的话,并没有把烟给他。而是各自抽着烟,没有搭理他。

  “我cao!你俩耳聋?把烟拿出来。”这个学生生气的看着我俩,那眼珠子就跟快要射出来似的。

  “哎呀我cao!这些高一的新生还挺jb事儿,挺牛b呗!”另一个学生走过来,蔑视的看着我俩。

  当时我就想明白了,这些高年级的是想欺负我们高一的新生,这种潜规则我明白,每一所中学都这样,高年级的欺负低年级的,亘古不变。

  这要是我自己的话说不定心一软,再一害怕,就把烟逃出来给他们了。可是我旁边还有徐晓华呢!徐晓华比我高,比我壮,又是中俄混血,俄罗斯是一个战斗的民族,我和他在一起绝对有安全感。我完全把徐晓华当成我可以依靠的安全的避风港了。

  “咋地?敲诈呀!不给咋滴?”徐华果然不出我所料,直接开口就顶嘴了,一点都不输气势。并且他的东北口音说出这话时真他妈的霸气,我在一旁听着都感觉热血沸腾的。

  眼前几个学生明显是没有见过这种场面,看样子他们以前欺负高一新生时,都没有敢顶嘴的。今晚的遭遇,他们颇为惊讶。

  “我cao!东北的呀!东北的就牛b呀!欠揍是吧?这不是东三省。”其中一个看起来个子较高,头发有点长,还梳个偏分的学生使劲瞪着徐晓华说道。

  “cao你妈!”徐晓华把烟从嘴唇间拿出来,之前他一直叼着烟,现在拿在手里,怒目圆瞪的看着高个子学生,把这三个字说的像是用炮轰出来的,格外的浑厚响亮。

  高个子一看徐晓华的表情,一点都不恐惧,他心里也有些犹豫。并且我和徐晓华的个子也不是很矮,跟这三个高年级的比也就是矮个3、4公分吧。正是这样,眼前这三个学生也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一直用教训我们的眼神看着我俩。他们有可能也在衡量到底能不能打过我们。

  “你骂谁?不想在四中混了吧!cao!”旁边头发很短,脸型像是铁饼一样的学生说话了。

  “混不混跟你有啥关系!装b是吧?你以为我们是好欺负的?信不信我削你。”徐晓华斩钉截铁的说道。并且他说完这句话后,把手里的烟一下弹了出去,他弹的时候动作非常帅,他歪着脑袋很嚣张的看着眼前三个学生,然后再把烟头在大拇指和中指中间这么一弹,烟头就落尽不远处的尿池子里去了。

  徐晓华的这句话和这个动作,直接就点燃了导火线。当然,主要是他这嚣张的表情和不服气的话给点燃的,并不是烟头点的。烟头进了尿池子就被尿给湮灭了。

  “cao你妈……”没等我们反应过来,高个子就动手了。

  他一脚踢在徐华的肚子上,徐晓华完全没有准备,直接就倒地了。我还想帮他,可是另外两个就他妈的朝我打过来,我慌了,但是强装镇定,老实说,我没有打过几次架,根本就没有经验。打一个人还能勉勉强强,可是现在对方俩人打我,况且还比我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