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在当初在那葬魂棺里面殷剑昏迷不醒之后,我们连同他的背包也是一块的带了出来,一些开坛做法画符招鬼的东西都在里面,不然这临时临秒的去准备这些东西还真是比较麻烦,我和殷剑回屋了之后,殷剑便是打开背包,掏出了朱砂、黑狗血、公鸡血、符笔黄符、五个稻草扎成的稻草小人以及一根红绳和一个很大的布袋子、一把小刀、一个罗盘等等!

  准备好了这些东西之后,殷剑便是用砚台调了朱砂、黑狗血、公鸡血,然后又用哪一把事先已经准备好的小刀割破了自己的手指头往那砚台里面滴了几滴鲜血之后,这才一挥手手掌轻轻的拍了一下那笔架上的符笔,那符笔便是飞起到了半空当中,然后殷剑便是一抬手就拿住了那支符笔,与此同时口中便是开始念诵了起来,念诵着一段晦涩难明的咒文,当那咒文全部都念诵完了之后,殷剑口中大喝一声道:“天清地宁,诸天荡荡,律令五鬼,寻路纳财!”

  咒语落下,殷剑手中的符笔便是猛的一下子就落入了那砚台当中,就这那黑狗血、朱砂、公鸡血和自己的鲜血搅拌了几下子之后,便是提笔快速的就在那砚台当中搅拌了起来,他的速度很快,但是手法却是并不紊乱,相反的还是很有规律,先是顺时针的方向搅拌了几圈之后,又逆时针的搅拌了几圈,而后便是猛的提起了手中的符笔,此时此刻的符笔,那符笔毫毛当中已经是饱含了朱砂、狗血之类的东西,而后殷剑手中的符笔便是落到了那黄符纸上,快速的勾画了起来,殷剑这一次画的符咒自然便是那请五方鬼的符咒了,那在旁人看起来歪歪曲曲文字在殷剑的符笔笔尖之下,被殷剑一气呵成的给勾画了出来,当殷剑手中的符笔停在那黄符纸的最下方的时候,猛的殷剑掐了一个罡诀,给那符咒入了符胆,很快的那符咒便是爆出了一阵淡黄色的光晕,只不过很快的那淡黄色的光晕就消失暗淡了下去!

  那淡黄色的光晕亮起,就说明这张符咒已经是成功的入了符胆,得到了三清道祖的认可,是能够使用的符咒,很快殷剑又接连的画了一共五道灵符,然后便是抬手快速的打了几个法诀,将那五道灵符贴到了那五个已经事先准备好的小稻草人的身上!

  做完了这些准备工作之后,殷剑便是回头看了我一眼,开口说道:“带上东西,咱们出去!”

  a酷匠网V0正版首@发(B

  闻言,我点了点头,随手背上了殷剑的背包便是跟着他偷偷摸摸的离开了这水神八岐的庙宇,这倒不是说我和殷剑故意的想要避开那老主持,而是因为这地方是水神八岐的庙宇,一般的庙宇道观都是有这座庙宇道观里所供奉的神明关照的,用我们所熟知的话语来表示的话,就是说这些庙宇道观都是属于私人领地,闲人免进的那种,而这里所谓的闲人便是那些四处游荡的孤魂野鬼了,所以一般来说庙宇道观这一类的地方,并不适合开坛做法,因此我和殷剑动用这五鬼寻宝之术需要离开这水神八岐庙宇的范围,那五方小鬼本就不是什么胆大的主,要是靠近这水神八岐的庙宇,弄不好被那水神八岐强横的气息一下吓唬,直接就给跑了,那样一来我和殷剑可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我和殷剑拿着准备好的东西,偷偷摸摸的翻墙离开了水神八岐的庙宇,然后殷剑便是看着手中的罗盘,根据那罗盘上的指针,快速的寻找起来了合适的方位,根据那罗盘的位置,很快的殷剑便是确定了一个方向,一挥手便是带着我直奔那个方向而去!

  夜凉如水,好像是泼了墨汁一般的天空今夜显得无比的阴沉,呼呼呼!深夜那带着咸湿味道同样是显得无比阴冷的海风就从海边席卷着吹了过来,殷剑带着我一路狂奔到了海边,四下的搜寻了一番之后,我们找到了一个看起来还是非常隐蔽的角落,并没有多少的人烟踏足过这里,而后殷剑让我放下了后背上的背包,然后殷剑便是捧着手中的罗盘,四处的仔仔细细的查看了起来,而后便是选定了一个位置,在海滩上选定好了一个位置之后,殷剑也没有多做停留,只是招呼我从背包里掏出那事先已经是准备好了的小铁锹,然后殷剑又从背包里拿出来了八根杏黄旗按照那九宫八卦的方位围绕成了一个圈,然后又拿出了那早已经准备好的五个贴了符咒的稻草小人,一一的放在了五个方位,放好了那五个稻草人之后,殷剑又伸手从背包里掏出来了一个小小的碟子,用之前得哪一把小刀割破了自己的中指,滴了五滴鲜血在那小小的碟子里面,殷红殷红的鲜血个那洁白如玉的碟子形成了无比鲜明的对比,在海边朦胧的夜色的映照之下,显得无比的诡异!

  待到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殷剑便是抬起手快速的掐动打出来了几个法诀,只见殷剑右手掐着一个剑指符,而后便是右手夹着一道灵符,口中念念有词道:“月之阴精,日之阳精,日月之精,阴阳交会,否极泰来,五方童子,速速前来,敕令太上,赐你明目,山村野地,村前屋后,寻宝纳财,急急如律令!”

  待殷剑口诵那法咒落下之后,殷剑便是抬起右手的那剑指符,轻声低喝了一句,轰隆的一下子,他手指间夹着的那灵符便是燃烧了起来,而后殷剑便是右手剑指符夹着那灵符,快速的就从那五个稻草人的眼前一一的掠过,等那一道灵符彻彻底底的烧尽之后,殷剑口中也是低声喝道:“明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