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其说殷剑他此时此刻是在跟我说话,倒不如说是殷剑他是在低声喃喃的诉说自己的经历,无尽的酸楚苦楚以及那深深地无奈!

  我慢慢的收起了青铜剑,回头把目光看向了殷剑,然后开口问道:“剑哥那现在怎么处理这女干尸?”

  闻言,殷剑慢慢的抬起头,然后又慢慢的低下头微微的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思索着什么,又似乎是在想着什么!

  %更新8V最快上K酷匠。J网:`

  过了片刻的功夫,殷剑他猛的就睁开了眼睛,眸子里闪过了一丝精芒,然后他看着我开口用一种迫不及待的声音说道:“那囚尸换生门阵,需要一只生魂压阵,看样子这只女干尸就是那压阵的生魂,你看看它后背上是不是有七根桃木钉?”

  殷剑的话让我的身躯微微的一颤,可能说到这里的时候有人会忍不住发问了既然是用生魂来压阵的,那么为何这女干尸是一具看得见摸得着有形的干尸而不是一只看不见摸不着无形的魂魄呢?我记得前面咱们说过,人的身体是用来盛放灵魂能好的容器,所以想来徐福那老魔头是用这具女干尸的肉身做了容纳灵魂的容器,再用那七星镇魂钉封住灵魂,在以五行之法将之困住,何为五行之法,说起来这女干尸的处境和那曾经轰动网络的重庆红衣男孩事件几乎是如出一辙,那用来悬挂女干尸的横梁为五行当中的木,而女干尸脚下的青铜剑为金,干尸身上的衣服为火,而那七星镇魂钉曾经不也是用在了殷剑的身上吗?

  听完了殷剑的话之后,我在低头看了一眼趴在我脚边抱着我的脚踝的那女干尸,心中竟然是莫名其妙的生出了一股同情和怒火,同情便是同情这女干尸的遭遇,而怒火则是怨恨那徐福老魔为了逃离欲望之海竟然牺牲了如此多的人!

  而后我也不在犹豫,缓缓的抬起手里的青铜剑,慢慢的放到了那女干尸的背后,不是我不想亲自动手只是鉴于那徐福老魔诡计多端,谁知道当年他有没有在这女干尸的身上设下什么后手,所以为了保险起见我是万万不能掉以轻心的!

  在用青铜剑挑开了那女干尸的头发之后,果然就在那女干尸的背后我看到了一排暗红色凸起的圆形东西,一看之下那东西一共有七个正好就是按照北斗七星的位置排列的,不就是七星镇魂钉吗?

  “现在怎么办?”

  我回头看着殷剑,殷剑紧皱着眉头,苍白如纸的脸上露出了那种很奇怪的神情,他重重的叹了一口然后开口说道:“帮她拔了七星镇魂钉!”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道:“剑哥要是把七星镇魂钉拔了,这女尸的生魂暴走怎么办?”

  “拔!”

  殷剑他没有说多余的废话,只是掷地有声的说了那么一个字,却是有一种毋庸置疑的威严在里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这家伙见这女干尸和他的情况遭遇相同,所以才生出了怜悯之心?

  殷剑态度如此的坚决,我也不敢在多说什么,只是咬了咬牙,妈的!是福不是祸是祸也躲不过,拔就拔了!

  话音落下之后,我也不再犹豫,伸手把手中的青铜剑往身旁一插,弯下腰就准备拔掉那女干尸后背上的七根七星镇魂钉,那七星镇魂钉也打入这女干尸后背几千年的时间,如今这女干尸浑身脱水皮肤血肉缩水,让那七星镇魂钉都露了出来,这倒是给我省去了不少的麻烦,不然拔出这七星镇魂钉还需要划开这女干尸的后背,想想都是叫人有一些觉得恶心!

  我用指甲扣住了第一根七星镇魂钉,然后一用力就抽了出来,那感觉就像是从一把木头椅子上拔下来一根楔子似得,而那女干尸竟然是发出了一声根凄厉的叫声,身形猛的颤抖了一下,却是也没有做出任何对我不轨的举动!

  而在拔出了第一根七星镇魂钉之后,我又接连拔了五颗,只剩下了最后一颗,我回头看了一眼殷剑,此时此刻的殷剑注意力全部都在眼前这女干尸的身上,我知道他的意思,也不犹豫,一咬牙就把那女干尸身上的最后一根七星镇魂钉给拔了出来!

  随着那最后一根七星镇魂钉被拔出来,那女干尸则是一声凄厉的叫声,枯树枝似得身体狠狠地颤抖了几下,最终趴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紧跟着我和殷剑便是看到了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从那女干尸的身体里脱离了出来,最开始那人影还很模糊,不过很快的就变得清晰了起来,一个身穿秦朝时期服装的古典美女就漂浮在了我和殷剑的跟前,那女的当真是生的闭月羞花,有一段话叫做天生绝色就应该是以冰雪为肌肤以玉石为骨骼以诗词为心,似乎说的就是眼前这个美女,哦不!准确的来说应该是女鬼!

  那女鬼除了脸色惨白之外,但是没有任何不妥当的地方,最后那女鬼看了看我和殷剑,弯腰就在半空当中跪拜了下去,突如其来的事情让我一愣,随即一直悬着的心也是落到了肚子里去,还不等我动手殷剑就上去和那女鬼交谈了起来,殷剑说的话我都能够听得懂,但是那女鬼说的话,虽然我能懂个大概的意思,但是听着就是觉得别扭,大致上是殷剑在询问,而那女鬼在回答,从哪女鬼的口中我和殷剑也得知道了几千年发生在这里的事情,和我们所猜测的果然是八九不离十,徐福老魔为了逃离这里牺牲了所有带来的童子,最后只带走了自己几个有天赋的童子!

  “你跟我走,以后我想办法送你去地府重新投胎!”

  殷剑看着那女鬼,开口说道,殷剑的话让我一惊,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殷剑,这家伙不是一直都是冷冰冰的,对人如此更何况是鬼了,为何今晚他会对这只女鬼如此上心,难道这家伙看上这女鬼了,想要玩一个人鬼情未了不成?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