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握剑的手指微微增大了一些力道,眸子里涌动起了疯狂的杀意,就是这个时候,侯镇分神的时候就是我斩草除根的最佳时机。

  “侯镇!”

  大喊了一声,那声音还未散尽,我已经冲到了侯镇的跟前,七星剑的剑尖擦着地面,带起一片火星,就朝侯镇斜划了上去,剑刃划破了虚空。

  侯镇的脸色大变,身子猛地朝地上一滚,避开了这凌厉的一击,然而这个时候我又岂会放过这痛打落水狗的机会,紧跟而上,七星剑从半空当中怒劈而下。

  就那么隔空对着侯镇怒劈而下,万剑诀在我体内疯狂凝聚而出的剑气和天地元气骤然间爆发了出去,那一剑出去,虚空尽数被切割断裂,一道长达几丈的剑芒宛如那出海恶龙一样,急掠而出。

  一时间地面在寸寸崩碎,一道道狰狞的裂口浮现出来,侯镇的瞳孔放大到了极致,那一道剑芒势若闪电,侯镇根本就没可能躲开,一下子那剑芒就从那身上洞穿了过去。

  剑芒洞穿了侯镇的身体之后,余威不减将后面凝聚起来的那雾气也给切割开了,一道血花从侯镇身体里喷溅了出来,沿着他身后地上那一道狰狞的裂缝洒落了一地。

  这一秒呼啸的阴风似乎是停歇了下来,侯镇的额头上慢慢的浮现出了一条血红色痕迹,那血红色痕迹越来越长,很快就从侯镇脸颊中央延伸下去,直到胸口处那衣服也是裂开了,侯镇仿佛是被那一条血红色的痕迹给分割成了左右两个部分,下一秒鲜血喷涌,侯镇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更N,新最()快p:上9)酷匠网

  我几个大步冲了上去,挥剑直接就斩下了侯镇的人头,手里提着那人头,七星剑还在滴血,而我也是浑身鲜血,像是刚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一样。

  “都给我住手,侯镇已经死了!”

  我仰头怒吼了一声,瞬间所有的视线全都汇集到了我的身上,一扬手侯镇那还在滴血不止的人头被我扔到了半空当中,然而在所有人惊愕的眼神注视之下,狠狠的摔在了地上,砸了个稀巴烂,成了一团烂肉。

  领头羊都被杀了一只,左派的那些赶尸人一个个都是面面相觑了起来,眸子里开始涌动起了畏惧的神色,一个个开始不着痕迹的汇集到一起,朝后退着。

  “现在放下武器,还是我侯氏一脉的门人,如若不然则以族规处置!”

  侯华也是在这个时候乘热打铁的大吼了一声,滚滚的音波回荡在了所有人的耳畔。

  那些左派的赶尸人已经有不少人想要投降了,然而有几个人则是大吼了起来,说什么侯华不会那么好心,放下武器一定会被他排除异己,屠杀殆尽的,不如拼死反抗。

  一石激起千层浪,刚刚还想要投降的那些左派赶尸人也是一个个犹豫不决了起来。

  “给我杀!”

  侯华的眸子里闪烁起了疯狂的杀意,一挥手身后右派的赶尸人怒吼连连,挥舞着手里的弯刀就疯狂的冲杀了上去。

  领头羊被杀了一只,左派的士气锐减,而我杀了侯镇则是大大的鼓舞了右派赶尸人的士气,一下子右派的那些赶尸人像是吃了进口伟哥一样,猛地一比,都是爆发出了以一当十的气势。

  很快原本胶着的战圈就被彻底拉平了,左派的赶尸人被杀的七零八落,很快就缴械投降了。

  呼!

  一阵夜风呼啸而过,视线所及之处,方圆一百米的范围内已经全被鲜血染红了,血腥味冲天而起,地面上堆积这厚厚的一层尸体碎块。

  左派今晚一战元气大伤,门下弟子折损了一半,侯雷、侯镇两个头领也是损失了一位,而右派也好不到哪去,老不死的也被七煞锁魂阵反噬,可以说左右两派是战的旗鼓相当,各自都折损不小。

  在说那侯雷和尸门的那两个养鬼人则是如同人间蒸发了一样,完全不见了踪迹,左派弟子投降,我、侯华、陈歆和尸怪阿福全部加入战圈,一起对付那尸怪尸兽。

  饶是以那尸兽凶横异常,也架不住这么多高手围攻,最终被侯华以控尸三法重新制服,带回了自己居住的地方,用铁链死死的困了起来。

  而我们也是重新回到了侯华的住处,这一次战斗大家都受了不轻的伤势,侯华找来了门派里的巫医,给我们查看伤势,好在都没什么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和消耗过大,调理得当很快就能恢复,而老不死的自从被七煞锁魂阵反噬之后,便由陈平带话,让侯华给他准备了一间干净的屋子,让我们谁也不要去打扰他。

  我问过陈平,老不死的伤势如何,陈平说他也不知道,除了老不死的谁也不知道他到底没有没有受伤,如果受伤了,那到底伤势如何。

  李佳怡担心老不死的想要去看看,还没到门口就被老不死的给轰了回来。

  被这么一折腾,已经是天明时分,这鬼地方即便是白天,也和晚上没多大区别,大雾封村,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尸臭味,比起我们刚来的时候,这地方显得更加寂静了,像是死绝了一样的空村,如同那被历史遗忘的一隅。

  接下一天的时间,老不死的都躲在那房间里,闭门不出,没人知道他在干嘛,也没人知道这老不死的伤势如何。

  倒是傍晚的时候,陈歆突然来找我了,又或者说旱魃来找我了,因为陈歆的眼珠泛着金黄的颜色。

  我也很奇怪,这旱魃上一次不是说了吗?要等到妖神域她才会出现,现在怎么出现了,旱魃告诉我,她出现一般人也感觉不到她的存在,让她感觉最不安全的就是老不死的,现在老不死的受了伤,对她已经没威胁了,从旱魃的口中我得知,老不死是真的受了伤,而且伤势还不轻。

  我问旱魃突然出现,是不是找我有什么事情,她说我们要去妖神域,那地方很混乱,没实力进去就是找死,为了她自己的安全,在没进入妖神域之前,她会尽力给我提升实力。

  旱魃告诉我这侯氏一脉藏着一件宝贝,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实力,问我有没有胆子跟她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