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座不大不小的山峰,海拔约莫只有几百米的高度,四周是群山环抱,那一座山峰正好处于群山环抱的中央,错落有致的山峰互相衔接在一起,周围全是挺拔的大山,道路异常的险峻,群山之间只有一个进口,就是我们停车的这个位置,那种感觉就好像是一座接着一座的山峰,突兀的就有一座山峰沉入了地底。

  现在正是开春时节,山上的草木正在悄然的复苏,周围全是一副生机盎然的迹象。

  我从车窗里往外观看,隐隐的便是感觉这地方聚集了不少灵气,还未进山便已经感觉到这地方是一处难得的风水宝地。

  王富贵早些年就出钱从这里修建了一条水泥路,直通那墓地,车子顺着那水泥路一路朝山上开进,很快的车子就开到了山顶的位置,停了下来。

  这一座小山的山顶是一片很大的开阔地,估摸着得有一块足球场的面积,下了车远远地我便是看到了在我眼前不到二十米的地方,矗立这一座坟墓。

  原本按照葬经上的说法,山顶是不适合下葬的,因为先人葬在山顶,找不到靠山,但是书上记载的始终都是书上记载的,只能作为一个标准,实际情况却是要根据所选墓地周围的情况而定,就像这王富贵母亲下葬的这块地,虽然是在山顶,可是这里比周围的山峰都要低了一个头,所以这地方,不管是那一边都是寻得到靠山的。

  现在我没时间爬上山顶,俯瞰四周的山脉走势,不过我只是粗略的打量了几眼之后,心里便是有了一个大概的结论,这周围的山脉,似乎正好形成了一个圆圈,而这个圆圈就是鸾凤落地,很多古装电视剧里,不少地方都出现过鸾凤的样式,其中最常见的一种就是,一鸾一凤首尾相连互相追逐,正好就形成了一个类似圆圈的东西,再说这周围群山突然缺下去的那一块,在风水学上那地方叫做泄水口,当然一般都是叫青龙吸水口,来不及查看着周围的山脉走势,我也不好断定这地方是不是有龙脉,也就不能说那缺口就是青龙吸水口,不过想来也是八九不离十的。

  我们迈开步子朝王富贵母亲的坟墓走去,靠近那坟墓之后,我也没察觉到周围有什么太过浓郁的阴煞气息,周围也是长满了小草,看不出什么特别的地方。

  “陈大哥,你有没有看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闻言陈歆摇了摇头,说没什么不对劲,只是有一股很淡薄的阴气,我嘴角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这墓地里肯定有阴气,这事情地球人都知道,而且现在埋在这坟墓里的这位主,八成已经是变成荫尸了,没阴气才怪了。

  “王先生,这表面上看不出什么来,这有把这坟墓挖开看看!”

  我回头朝王富贵说道,现在王富贵都快把我当成神仙,不要说我才挖坟,估摸着就算我说要挖了你家祖坟,他也不会犹豫。

  “没问题,我这去找几个人来挖坟!”

  说着王富贵就拿出电话,叫人来帮忙,他这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电话打出去不到一个小时,就浩浩荡荡的来了一队人,竟然还弄来了一张挖掘机,王富贵的女儿王玉凤也和萧沫沫赶了过来。

  那挖掘机几铲子下去,那坟包就被挖开了,因为怕这挖掘机一铲子下去,不小心把棺材给挖烂了,就换人工了,十多个大汗提着铁锹,那叫一个泥土飞扬,不出二十分钟的时间,领头模样的那个工人,就从那棺材坑里抬起头,开口朝王富贵嚷嚷了一句:“王老板,已经看到棺材了!”

  “让他们把棺材弄上来,小心点不要把棺材搞烂了!”

  王富贵把我的意思传达给了那几个工人,萧沫沫站在我的身边,她显得有一些紧张,不自觉的就抓着我的手臂,一双大眼睛既害怕又因为好奇不住的往那边偷偷的打量着。

  “哎,刘阳你让这些普通工人去挖,玩意棺材里那尸体突然蹦出来怎么办?”

  我低头看了一眼显得有些许紧张的萧沫沫,跟她解释说,棺材里那位主虽然是八成已经尸变了,不过这才葬下去八年的时间,就算是尸变了也只是个小角色,还远远达不到不怕阳光的地步,你看现在这大中午的,阳光猛烈,它怎么可能跳出来。

  “那陈歆他不也是僵尸,他怎么不怕阳光?”

  萧沫沫嘟囔着嘴问了一句,我有些汗颜,这陈歆好歹也是一百多年的尸怪,僵尸到了黄眼的等级,就已经重新觉醒了灵智,和正常人并无异样,也不怕阳光,更何况陈歆身体里还有旱魃的精血,远非寻常僵尸可以比拟,要是他还会怕阳光,那才是不正常的。

  又清理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那些工人在坟坑里挖出来一个三米长、两米多宽的大坑,那棺材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那大坑里。

  “王老板,搞定了!”

  酷L匠网Q首Gd发c◇

  那工头挥手朝我们喊了一句,“走吧,咱们过去看看!”说着我带着陈歆和萧沫沫就朝那边走了过去,王玉凤小心翼翼的跟在我们身后,王富贵那家伙倒是愣在原地,满脸踌躇的样子,大概是前段时间被吓怕了,过了几秒钟王富贵才咬了咬牙,小心谨慎的凑了过来。

  我没让萧沫沫跟我们一起下去,只有我和陈歆跳下了那大坑,刚刚一下去,我就感觉到一阵阴气袭来,此时此刻正值大中午的,阳光猛烈,有点燥热的感觉,可是一下到这大坑里,那感觉就像是来到了空调房里一样,后背还有点凉飕飕的感觉。

  “开棺!”

  我沉声说了一句,周围两个工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抄起手里的铁锹就朝那棺材盖子猛砸了几下,哐哐的几下,棺材盖子被砸的松动了,那两个工人伸手就推开了棺材盖子,就在那棺材盖子被推开的瞬间,我赫然便是看到一股……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