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突然停下脚步,四周的气氛似乎是随着我的动作,突兀的变得诡异了起来,王富贵现在就像是一只快要被压死的骆驼,就差那最后一根稻草了。

  “刘阳,你看出什么了?”

  萧沫沫上前低声的询问着,我抬手指着正前方的那一座水池和假山,开口道:“从风水术数上来说,风水师最常做的是就是寻龙脉,所谓的龙脉便是那山川河流的走向起势!”

  “气势平缓祥和则为祥龙,反之则为恶龙,你看这假山虽然外表看起来是错落有致很有美感,若是换一个词语来形容就是怪石嶙峋!”

  在用风水学来解读,怪石嶙峋的山川多为穷山恶水,即是恶龙,更何况这山水的布局完全不合符风水学,就算是房屋布局需要用到假山假水,你见过谁会把假山直接摆在正对门的位置吗?

  听我说完了,王富贵的整张脸已经是毫无血色了,嘴唇都在直哆嗦,这过了好半晌,才从牙缝里硬挤出了几个字,“大……大师,难道这不是靠山吗?”

  我轻声一笑,毫不客气的说:“靠山!我觉得这叫断头山更贴切,一开门便是一座大山迎面压来,不仅是挡住了前门冲进来的煞气,更是挡住了你的财运、福气,这风水先生不仅是想要你全家横死、断子绝孙,还要你万贯家财散尽!”

  假山、水池就修在正对门的位置,就算是普通人也应该知道这你妹的完全不合乎常理,那水池在正门口,日夜水汽弥漫进到屋子里,加重屋子里的湿气,有点常识都知道这房子里湿气重了对人的身体可是百害而无一利,若是用道家玄学来解释,那边是湿气主阴,试问房子里阴气重了,怎么会家和万事兴呢?

  这下子王富贵直接就是扑通一下子瘫坐在了地上,徐徐向我道出了这几年的遭遇,原本按照那风水先生的说法,有了这屋子里的风水局和那鸾凤落地宝穴,他王家因该是家道中兴才对,刚开始确实是这样。

  王富贵不管是在情场还是商场都是过的顺风顺水的,可是就在半年前,事情开始出现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光是自家开的连锁超市屡次爆发出食品安全问题,引得顾客上门滋事,近年来国家是重点扫黄打非,王富贵开的夜场生意也是开始呈现衰败的迹象,虽然这王富贵在崇州市人脉广,把很多问题都给压了下来,不过那生意比起以前却是一落千丈。

  在商场上连连受挫,王富贵自然开始着急,这一着急脾气就上来了,三天两头的就和老婆大吵,几乎已经达到了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战的地步,这不前不久儿子王金龙在成都出了车祸,王富贵的老婆又和王富贵一通大吵,直接就跑去成都陪儿子了。

  事业和家庭都出了问题,王富贵也怀疑是不是自家风水发生了变故,请了先生看了那鸾凤落地宝穴,看过的先生都说没问题,再后来王富贵就开始撞邪了。

  正因为这连连受挫,在自家老爹死了以后,王富贵在想着马上把遗体下葬,指望着那鸾凤落地宝穴能给他带来好运,没曾想一挖开坟墓,就把所有人给吓呆了,这王家的事情闹得太过诡异,这一下子周围的先生都不敢插手了。

  王富贵在地上瘫坐了半晌,蹭的一下爬起来,都红了眼睛,就像是一头受了刺激的野兽,浑身杀气腾腾的,大吼着就算是掘地三尺也要把那当年那风水先生给找出来,把他给挫骨扬灰方能解心头之恨。

  看着王富贵那一副癫狂的样子,我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王先生,恕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佛家讲究因果报应,这道家同样又这个道理,当年要不是你威逼那风水先生,也不会惹下今天的灾祸!”

  “也幸亏那风水先生良知未泯,没直接给你弄个风水绝杀阵,而只是布下了一个慢慢消磨你王家气运的风水局,既然你在这风水局还没完全爆发的时候就发现了问题,那就说明你命不该绝,你要是还想着报仇,那以后铁定了还会更倒霉!”

  我这话说的半真半假的,不过那王富贵被我这么一说,当场就给吓住了,呆呆的望着我,愣了好半天,大呼这大师救我。

  之后我让王富贵带我去厨房找当年那下龙碗的地方,到了厨房,王富贵说那龙碗就在那碗柜的下面埋着,还问我是不是要找人来撬开这地板。

  我摇了摇头,说不用麻烦,身边有陈歆在,这混凝土地板,还不跟豆腐渣一样,我让陈歆帮我把那龙碗抛出来,陈歆抬手把那碗柜挪开,直接一拳就砸了一下。

  随着砰的一声巨响,地面似乎都是狠狠的颤抖了一下子,上好的地砖顿时就是四分五裂的,那地下塌陷下去了一大片,碎石块四溅而起,陈歆直接就是徒手把那混凝土层给抛开了,不大一会就挖到了一个黄布包。

  那黄布包还没腐朽,我打开一看,那龙碗已经四分五裂了,里面就放着一个小棺材,那棺材里面还放着一个木头人,那木头人身上插着三根钢针,还被用很细小的铁链给捆了起来。

  我把那小棺材拿起来,随手把里面的木头人掏了出来,一用力直接掰开了那木头人,里面夹着一张符咒,同样是用黑纸写的,这可不是什么黑符,只是黑色的符纸,白色的颜料,那小棺材上也刻着很多符文。

  V酷?;匠o网正B版●w首c发¤…

  “棺材、棺材,升官发财,王先生你前几年事业爱情顺风顺水,就是因为这玩意,那风水先生给你布了一下借运的法阵,短短七年的时间就把你一辈子的气运给消耗了!”

  “大师……那……那以后我不是要……”

  我知道王富贵担心什么,抬手打断了他的话,问了他一句,你觉得权势重要,还是你全家人的性命重要。

  王富贵陷入了犹豫,几秒钟之后才说全家人的性命重要,我满意的点了点头,还好这王富贵还没有彻底钻进钱眼里,不然我还真得考虑下要不要帮忙。

  现在这风水局的问题找到了,接下来就要破局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