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奔腾的火龙扫过的地方,地面上那青石板瞬间就被那恐怖的高温给融化了,变成了滚动的熔浆,带着那恐怖的高温,轰隆一声,怒龙和那结界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

  时间静止了一秒钟,随即那火龙便是溃散而去,金色的火焰四射开来,整片大地都是狠狠的颤抖着。

  炙热的高温像是涟漪一般的朝四周席卷了过来,那掀起的一阵劲风直接吹得我连连退后,甚至都把地面上的青石板给吹了起来,那石板在狂风的裹带下,朝四周激射。

  当当当!

  我一边挥着着七星剑劈砍着朝我袭来的石板,一边退后着,这一秒整片区域都是变得天昏地暗,狂风呼啸的,仿佛是世界末日了似得。

  这一瞬间整片区域就像是被点燃了一样,就连空气都变得狂暴了起来,最后只听见那轰隆一声巨响,如平地惊雷一般突兀的响起,大地狠狠随着整片空间狠狠的颤抖了一下,一阵更加恐怖的劲风呼啸爆发开来,吹的我们退后了十几米,站都站不稳了。

  等那呼啸的狂风停下之后,我们眼前那一片虚空就像是破碎的玻璃一般,蜘蛛网一样的裂缝慢慢的浮现了出来,那裂缝蔓延的越来越厉害,最后随着轰隆一声,彻底裂开,化作了无数的光点随着夜风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结界被打破,那老鬼头似乎也是受到了很大的影响,他的身子狠狠的颤抖了一下,那张不像是人的脸庞瞬间就扭曲了起来,凸起的眼球里掀起了一丝震撼,猛地转过头死死地盯着这边,喉咙里发出了一阵阴沉而压抑的声音,“怎么可能!殷家怎么可能有人破得了我的结界!”

  那老鬼头的语气之中充满着浓浓的难以置信,这个时候整片区域都是灰尘弥漫,就在那漫天灰尘当中,一道金色的人影一步一步慢慢的从那灰尘当中走了出来,一股恐怖的威压随即便是如同潮水一般,奔腾着扩散开来,这一秒所有人都感觉自己的胸口有些发闷,胸膛里那心脏砰砰的狂跳个不停。

  等那狂风散尽,漫天灰尘彻底落下之后,整个区域都沸腾了,那些殷家弟子一个个死死地盯着天理教的人,每个人身上都是爆发出了惊人的杀意,无数的杀意汇集在了一起,竟是让四周的温度都呈现出了急剧下降的姿态。

  “殷前辈,如今结界以破,只要你们拖住天理教的高手,此战我们必胜无疑!”

  我也丝毫不敢拖延,赶忙开口大喊了一声,听到我的声音,殷天也知道翻盘的机会来,一声怒吼瘦弱的身体爆发出了惊人的战意,相反天理教的那三个高手却是瞬间战意大减,特别是那个瘦弱男子,眸子已经开始闪烁个不停,原本凌厉的招式变得紊乱了起来,和那干瘦男子对战的那个殷家高手也抓住了机会,开始拼死反扑。

  “大家一起上,弄死这帮杂碎!”

  1)更‘k新最gq快上酷匠9J网|

  七星剑高举过头顶,我一声大吼,像是指挥着千军万马的统帅一样,顿时周围那多达三位数的殷家弟子如同发狂的狼群一样,嘶吼着加入了战圈,我让这些殷家弟子合力去围攻天理教最弱的那个干瘦男子。

  那副教主老鬼头则是被殷天和另一个殷家高手给牵制住了,那护法也被殷天正给牵制住了,我和陈歆对视了一眼,一跃身就赶去援助殷天正。

  只要灭掉天理教实力相当比较弱的两个人,那我们就已经处于必胜的地步了。

  有了我和陈歆的加入,殷天正顿时压力大减,原本僵持的局面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翻盘,面对我们三人的夹击,那天理教的副教主开始节节败退,最后他眸子一阵闪烁,虚晃一招,转身便逃。

  “陈大哥,拦住他!”

  陈歆闻言,身形一动瞬间就出现在了那护法的面前,浑身金色火焰云绕,挥拳狠狠一拳就朝那护法击打了过去。

  恐怖的高温在肆意的弥漫,炙烤的周围的空间都是疯狂的扭曲着,面对陈歆如此凌厉的一击,那天理教的护法当即便是脸色大变,慌忙挥拳迎上。

  砰!

  那一身沉闷的响声,两只拳头狠狠的对碰在了一起,陈歆身上那金色的火焰就像是瘟疫一样,直接就缠上了那护法,滋滋!紧跟着便是一阵皮肉被烧焦的声音响起,眨眼的功夫那护法的一条手臂就被烧成了焦炭。

  “既然来了就不要走了!”

  我在一旁怒吼一声,抬脚狠狠的一下子踏在了地上,身形凌空跃起,七星剑直接就朝那护法的脑袋刺了过去,后背凌厉的破风声响起,那护法大惊失色,硬生生的在半空当中转了一个圈,用仅剩下的一条手臂,来格挡我的七星剑。

  就在那护法转身的瞬间,陈歆拳头上那恐怖的金色火焰疯狂的跳跃着,最后轰的一下就朝那护法给轰击了过去,一瞬间那护法就被恐怖的金色火焰给包裹了起来。

  我见识过这恐怖的金色火焰,当时那左左虎身为绿眼僵尸都被烧成了灰,更不用说那天理教护法这肉体凡胎了,甚至他连惨叫都没发出,就被金色火焰给烧成了灰烬,从天际洒落了下来。

  我们这边结束了战斗,另一边天理教那干瘦男子在上百的殷家弟子围殴下,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就连逃跑都没办法,更何况还有一个殷家的高手隐藏在这些殷家弟子当中,一旦那干瘦男子要下狠手,殷家那个高手就会跳出来,挡住那恐怖的一击,紧跟着周围那上百的殷家弟子就一拥而上,各种符咒、刀子、剑法齐拥而上。

  最后那干瘦男子落得了个五马分尸的下场,全身上下有不下百个血窟窿。

  “老鬼头,你的四个帮手都死了,你还不束手就擒!”

  我朝那天理教的副教主大吼了一声,听到这个消息,那老鬼头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猛地扭过头,死死地盯着我,凸起的眼珠里尽是杀意,忽然那老鬼头竟然直接就朝我扑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