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实话能和僵尸真祖旱魃达成这样的协议,完全出乎了我的预料。

  “记住不要暴露我的存在,不然只会给你徒增麻烦,我还要提醒你一句,幽冥地府自洪荒开始便已经存在,没人知道幽冥地府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没有强大的实力,万万不可去夺那转轮石!”

  “一般情况下,我不会出手,我出手的次数多了,容易被那个人察觉,只有在你们必死无疑的时候,我才会出现!”

  马上就会有人来了!说完这一句话之后,陈歆眸子里那金黄色的火焰飞速的消退了下去,片刻之后陈歆突然像是梦魇了一样,狠狠地挥舞着自己的手臂,大吼大叫着,你是谁?快离开我的身体!快离开我的身体!

  “陈大哥,没事了,你冷静一点!”

  我扑上去死死的拉住了陈歆,他扭过头,那一双淡蓝色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我,整个眼珠子都在颤抖,显然是恐惧到了极致,僵尸真祖旱魃就藏在自己的身体,不要说陈歆,恐怕就算是换成铁木那一级别的人物,同样会觉得自己后脊背发冷。

  过了大概有十多分钟,陈歆这才慢慢的冷静了下来,他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大战,虽然看起来冷静了下来,可是眸子深处涌动着的哪一股恐惧,却是始终难以消退下去。

  同样我也没打算将旱魃的事情告诉陈歆,今晚旱魃出手灭杀了左左虎,已经表明了她不想落去尸王铁木的手里,我在想的就是旱魃看起来很厉害,可是没准那铁木有办法对付她,所以她才会选择留在陈歆身体里,因为待在一只猫咪身边,总比待在一条饿狼身边安全的多。

  还有就是旱魃口中的那千年之前突然出现惊醒她的那个家伙,想来八成就是在封门村布下羽化登仙格局的人,以及九幽地府阴山背后的九层妖塔,这种种似乎都是一个人布下的阴谋,沉寂了千年的阴谋似乎是已经彻底苏醒了过来。

  旱魃说她感觉到了那个人的气息,我仔细回想了一遍当时甘泉村在场的所有人,最有可能的就是老不死的,越想越觉得老不死的嫌疑最大,可是若是仔细一寻思,却又觉得不大对劲,若是老不死真是千年之前打僵尸真祖旱魃注意的那个人,那么千年以后,按照他的实力来说,他大可以直接杀入旱魃墓,夺了旱魃的精血、神魄,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而且就算之后我们带着旱魃精血去找他,那个时候在灵异小组总部,他可以毫不费力的从我们手中夺走这两样东西,可是老不死也没有那么做。

  这下子我也凌乱了,这老不死的总是这样,让人根本琢磨不透,甚至都猜测不到他想葫芦里买的什么药。

  想了一会,我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便是摇了摇头狠狠地叹息了一口气,算了这些事情任凭我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一个所以然,不管那老不死的到底是什么身份,至少从现在开始,我不能完全相信他,时时刻刻都要留一手。

  再有就是旱魃口中的那个命运了,我没想到那虚无缥缈的命运竟然有一天会被人说的如此恐怖,等等!似乎我很早之前就应该听说过命运,没错就是在东北寻找蛇胆的时候,常道春哪天晚上在山顶和我说的话,说我已经被抛弃了,刘天赐是取代我的人,他还说那个东西已经在盯着我们,而且常道春对那个东西好像也很忌惮。

  难道那个时候常道春说的就是命运吗?从我12年带着林坤留下的残图去成都医科大学找马晓勇开始,之后种种的事情,每一次似乎看起来都是巧合,却又必然会与我发生联系,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一直怀疑,在幕后一直都有一双无形的黑手,推着我朝某个特殊的方向前进。

  刚开始我以为那幕后操控的人就是天罗地网这个神秘组织,可是现在仔细一寻思,完全不可能,就算天罗地网再怎么恐怖,也不可能左右我的思想,每一次都算准了我下一步会怎么做,那么如此看来那听起来虚无缥缈的命运,在摆布我的行动,似乎是成为了最合乎情理的解释。

  可是命运这东西不管是听起来,还是说起来都太过于虚无缥缈了,完全就有一种天方夜谭的感觉,但是旱魃既然说了,没准还真的存在命运这种东西,她说到了一定层次就会接触到命运,我觉得李修缘、李缘风这种级别的人物,说不定知道命运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找机会一定要问问李修缘,这些事情,我感觉以前虽然我在灵界之中闯荡,却是一直游走在外围,从现在开始,我似乎才慢慢的接触到灵界的一些机密。

  呼!

  夜风呼啸的山岭之上,四周慢慢的恢复了平静,我坐在地上,恢复着体力,陈歆过了好久,才从那种恐惧的感觉中回过神来。

  w.酷匠=网p永k久&免L费看(小说X

  我扭头看了一眼陈歆,心里已经有了打算,不管前路有多困难,我都要想办法拿到转轮石,一来是为了救殷剑,第二则是交给旱魃,到了那个时候,陈歆距离成为新一代旱魃,便又近了一步。

  “有人来了!”

  陈歆忽然扭头盯着一旁,开口朝我说了一句,我一扭头顺着陈歆的目光朝那一旁望去,果然看到一群人正朝我们这一边赶过来,山岭之上的气氛似乎是骤然变得紧张了起来,这一次来人,是朋友还是敌人?若是敌人,我和陈歆已经没有再战之力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