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高温在退去,可是和旱魃待在一起,依然让我有一种如同紧挨着大火炉的错觉,热的要命。

  旱魃第二次坐了下来,慢慢的她平静了下来,仰头看着天边,朦胧的夜色下,把陈歆的身影拉的很长,很长,模模糊糊的背影仿佛是慢慢的变成了一个女人的背影,那背影显得无比的单薄,仿佛那背影完全是由落寞和悲凉组成的,而我也仿佛是看到了在过去的几千年的岁月长河之中,旱魃曾经不止一次独自坐在山岭之上,仰望着夜空,天下之大,她却是找不到一块属于自己的藏身之所,天下人类那么多,她却是找不到一个愿意和她做朋友的人,她得到的只是那数千年的孤寂和唾弃,被人类唾弃,被命运唾弃。

  我给你讲讲我的事情吧!旱魃这样说着,我没有说,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她开口向我徐徐道出了自己一生的经历,和传说别无二致,只是多了一份苍凉和悲伤的味道。

  旱魃原名女魃,原本是黄帝之女,后来洪荒恶兽吼和女娲伏羲爆发大战,吼的魂魄被抽离,封印,一份魂魄进入了女魃的身体,就那一夜,黄帝之女女魃摇身一变,成了一个浑身冒着烈焰的怪物,她冲出营帐,周围的士兵一见到她浑身都是火焰,立马就吓得四散而逃,把她当成了怪物,甚至不少兵将开始对她发动了攻击。

  看着自己熟悉的兵将对自己发动攻击,女魃不想还手,她不想伤害他们,可是那吼的魂魄里蕴含的一股惊人的凶戾之气,初次成为旱魃的女魃控制不了那股凶戾之气,发狂了。

  那一夜军营血流成河,哀嚎遍野,燥热的夜风当中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军营四周的河流也干枯了,草木枯萎。

  等女魃清醒过来的时候,她看到的只有满地的干尸和龟裂的大地。

  再后来,黄帝雷霆大怒,自己的女儿已经变成怪物,还杀了那么多族人,他想处死女魃,可是身为一个父亲,始终没忍心,黄帝编造了一个谎言,昨夜有怪物冲进军营,死伤无数,女魃也在其中丧命。

  而女魃不是被黄帝放逐到北方,她是自愿远离自己的家乡,只为了不给家乡带来连年大旱。

  \!酷UD匠J网-#唯一◎正;:版0,s其=v他都是盗k版)◇

  这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旱魃就是黄帝之女女魃的事情,总有人知道,也总有人会流传出去。

  女魃一路向北,她所过之处立马就会爆发大旱,滴雨不落,大地龟裂,黎民流离失所,伴随旱灾而来的还有饥荒和瘟疫,一时间女魃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赤地千里、哀嚎遍野。

  从此之后,世人皆称女魃为旱魃,而旱魃两个字所代表的就是赤地千里、尸横遍野的人间炼狱,还有那饥荒、瘟疫的场景,她就是灾难的化身。

  对于这样一个灾难的化身,那时候的人类会怎么做,除了驱逐就是灭杀。

  旱魃成了众矢之的,她不想杀人,因为她还有人性,旱魃自愿陷入了沉睡,这一睡就是几千年的时间,期间她偶尔会苏醒过来,她想出去看看,曾经自己熟悉的土地变成什么样子了。

  沧海桑田,时过境迁,旱魃曾经熟悉的大地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她所熟悉的人都不见了,偌大的世界似乎在一瞬间变得陌生了起来。

  唯一没有变化的就是,她旱魃自然是灾难的代名词,一出现便是大旱瘟疫饥荒接踵而至,一时间尸横遍野。

  旱魃再一次陷入沉睡,直到一千多年前,忽然有人闯入旱魃沉睡的地方,将她给惊醒。

  她告诉我,那个人很厉害,自从洪荒时期之后,她便再也遇到如此厉害的人物,那是自洪荒之后,她唯一遇到的一个。

  虽然那个人很厉害,可是旱魃身为四大僵尸真祖之一,活了几千年,又岂是一般人对付得了的,那个人也不是旱魃的对手。

  再后来就有了尸王铁木口中,整个灵界合力围剿旱魃的事情,哪一站旱魃也是双拳难敌四手,重伤遁走,开辟了旱魃墓,彻底陷入沉睡。

  听旱魃说完这些,我的心脏止不住的狂跳了起来,忽然我感觉,一千多年前,旱魃突然被整个灵界讨伐,不是偶然,而是一件有阴谋的计划。

  我问过旱魃惊醒她的那个人叫什么,张什么样子,她给我的回答却是模棱两可,她告诉那个人戴着面具,是一个男子,除此之外再无其他信息。

  不自觉的我就把旱魃的事情和我所经历的种种事情连续在了一起,封门村千年之前的羽化登仙计划,九幽地府阴山背后的九层妖塔,九张神秘的残图,还有那千年太岁……这一桩桩一件件的事情在此刻联系起来,很完美的构成了一张跨越千年的阴谋之网。

  至于布下这个阴谋之网的人究竟是谁,谁也不知道,甚至就连那个人是否还活在世上,也没人知道。

  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了旱魃,她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她告诉我那个人一定没有死,而且已经出现了,在这一次灵界围剿旱魃墓的时候,她感觉到了和那个人一样的气息,这也是为什么我们会轻而易举得到旱魃精血的原因。

  旱魃的神魄还在,红眼僵尸都能被她轻易打伤,而当时我们即便是所有人联手,也不是旱魃神魄的对手,她之所以让我们得到她的精血和神魄,无非是不想暴露自己依然存活的事情,因为她感觉到了那个人还在。

  我问过旱魃,现在她想怎么办,夺取了陈歆的身体?

  问完这个问题之后,我整个人都是紧绷了起来,我既期待又害怕旱魃的回答,如果她真要夺取陈歆的身体,我肯定不会见死不救,然而我有能力改变这个事情吗?答案是没有!

  我已经想好了,若是旱魃执意要夺取陈歆的身体,那我就和她决一死战,即便最后我必死无疑,也必须那么做。

  我和陈歆的性命就在旱魃的一念之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