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的我对付一只相对高级一点的蓝眼僵尸都显得有一些捉襟见肘,一只绿眼僵尸就能百分之一百的镇压我,而红眼僵尸完全可以秒杀,更何况如今要我面对一个比红眼僵尸还要高级的存在,虽然真祖旱魃只是残留下来的神魂,但是依然不是我能对抗的存在。

  被旱魃控制的陈歆手掌再一次抬了起来,金色的火焰在他之间跳跃了起来,那恐怖的高温再一次弥漫扩散开来,同样的那无比恐怖的威亚也是慢慢的从陈歆身上爆发了出来,仅仅只是那么一下子,那种恐怖的感觉立马就锁定了我。

  这一秒钟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是已经不属于我自己了,我大脑里不断传来赶紧逃跑的意念,但是自己的身体却像是木桩子一样定在哪里,一动也不会动,如果非要说现在我身上还有地方会动的话,那就是此时此刻我身上不断抖动的肌肉了,甚至我的嘴唇都在颤抖,这一切都源于我心里那股难以压制的恐惧。

  陈歆又或者说是旱魃,就那么一步接着一步,慢慢的朝我走了过来,我还是瘫坐在地上一动也不会的动的,他慢慢的蹲了下来,就蹲在了我的面前,指尖那金色火焰疯狂的跳跃了起来,那火焰周围的虚空立马就被灼烧的扭曲了起来。

  “只要一点,立马就能把你烧的魂飞魄散,尸体都不会留下!”

  陈歆他开口了,公鸭嗓子的声音,阴沉而又可怕,他的手指仅仅只是轻轻一捻,顿时他指尖的那金色火焰立马就汇集了起来,形成了一个类似旋螺一般的东西,顶端尖尖的,只要一下子那金色火焰就能刺入我的眉心,然后我的大脑在瞬间就会变成一片虚无。

  然而旱魃她却是没有动手,只是不紧不慢的把玩着手里的金色火焰,我的心脏已经跳的像是马上就要蹦出胸膛了一样。

  慢慢的我也冷静了下来,旱魃她要是想杀了我,好不夸张的来说,就和碾死一只蚂蚁没什么区别,现在她却是迟迟没有动手,难道她是想玩一下那猫戏老鼠的游戏吗?等她把我玩够了,玩腻了在出手把我弄死吗?

  R最g新@{章节(上q酷2D匠b网

  可是我仔细这么一琢磨,这个可能性完全等于零,既然眼前这是旱魃的神魄,到仅仅只是残留下来的神魄而已,可以说她的神魄虽然厉害,却是不完整,甚至都有随时会消散的可能,在这种情况之下,旱魃她出现的时间越久,对她神魄的消耗就越大,同样对她的危险就越大。

  如此想来的话,旱魃她断然不会玩猫戏老鼠的游戏,更何况我在旱魃的眼里,老鼠都算不上,甚至只能算蟑螂,那么如此说来,这旱魃压根就是不想杀了我,她从始至终都没有想杀了我,既然她不想杀了我,那么她肯定是有所目的的。

  “你……你就是旱魃!”

  我强忍着内心的恐惧,颤颤巍巍的开口了,问了这么一个不痛不痒的问题,说话的时候我的牙齿都在颤抖,甚至整个灵魂都在颤抖。

  陈歆的手指在我脑袋面前慢慢的停了下来,他脸上那狰狞诡异的笑容也慢慢的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面无表情,然而在这一秒我却是似乎感觉到了那面无表情之下,隐藏着一阵深深地落寞和沧桑的味道。

  “你……不会杀了我!”

  我壮着胆子又说了一句,陈歆又或者说是旱魃她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静静地看着我,这一秒从陈歆眼睛里那金色火焰慢慢的消退了下去,她身上那股恐怖的压迫感也如同是残雪遇到了熔浆一样,飞速的消融了下去,空气当中弥漫的那一股恐怖至极的高温也在快速消退。

  呼!

  一阵带着寒意的夜风呼啸而来,从山岭上空极速掠过,杂草丛被吹的低下了脑袋,山岭之上彻底恢复了平静,那种恐怖的压迫感消失了,我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仿佛这一下子我身上一下子卸下了几千斤的重担,浑身都是一阵轻松。

  呼呼呼!

  我近乎贪婪一般的大口大口的喘息着,在这一秒浑身上下每一个毛孔都冒出了大量的冷汗,那些挤压在皮肤下面的冷汗,在这一瞬间全部爆发了出来,一下子我就像是刚从澡堂子里爬出来一样,浑身都是湿漉漉的,大量的汗水就顺着头发上往下落。

  “你很有气魄,这么多年你是唯一一个不怕我的!”

  陈歆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到了我的身旁,不!应该说走到我身边的是旱魃,虽然我和那旱魃距离还有一段,可是依然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此刻陈歆散发出来的哪一阵接着一阵的高温,那高温呈现涟漪状朝我扩散了过来,很快就把我身上的汗水给烤干了,然后又流下了新的汗水,我知道这不是旱魃有意为之,旱魃所到之处,必然爆发大旱灾,因为旱魃身上无时无刻都在散发着那恐怖的高温。

  这一秒,我似乎觉得眼前着灵界人人口中穷凶极恶的旱魃,似乎并不是真的穷凶极恶。

  “你……你真的是旱魃?”

  我有些不确定的问了一句,陈歆扭头看了我一眼,眸子深处闪烁起了一丝金色的光芒,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随即便是双腿挛缩这,抱着自己,那般动作在一个大男人做起来,显得很是恶心,可是这一秒我却感觉到,好像旱魃这活了几千年的老怪物,心态竟然像是小女孩一般。

  “你真的不怕我?”

  忽然旱魃回头望着我,开口问了这么一句话,我被吓了一跳,狠狠地吞了几口口水之后,强忍着那剧烈跳动的心脏,开口说道:“说实话,我怕!很害怕,我怕你杀了我,可是我感觉你不会杀了我,也许你和传说中的不大一样!”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的腿肚子都在颤抖,旱魃她也愣住了,显然是对于我的回答很意外。

  “你很老实!你说的也很对,我的确和传说中的旱魃不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聪明白痴说:

旱魃的回答让我的心脏提到了嗓子眼,我也不曾想到,今晚我会和传说中的旱魃这般促膝长谈,而这一番谈话竟然会改变我的命运。

我也从旱魃口中得知了一个惊天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