气剑疯狂的旋转,狠狠地朝前进攻,恐怖的剑气弥漫爆发出来,那煞气丧钟上凝聚的煞气慢慢的溃散开来,最后只听见咔嚓一声,那丧钟之上蜘蛛网一般的裂缝一样的弥漫开来,最后随着砰的一声巨响,整个丧钟完全裂开,那浓缩在一起的煞气轰隆一下子爆发开来。

  那丧钟爆发的一瞬间,恐怖的劲风呼啸而起,整片区域完全就被那恐怖的劲风笼罩了起来,离火海洋都被那劲风吹的化作片片火星,朝着四周飘散开来,地面上那青石板裂开了很多块,无数的碎石块混合在那劲风当中激射出来,随着那一声声凌厉的破风声响起,四周不少房屋在那碎石块的激射之下,被砸出不少大洞。

  我挥舞着手里的七星剑,飞速将那些朝我激射过来的碎石块打碎,数分钟之后,这一片区域当中呼啸的劲风慢慢的平息了下来,一道璀璨的金光出现在了我的视线当中。

  那个面具男浑身的衣服都被烧焦了,破开了一个接一个的大洞,那满头的头发已经完全被烧焦了,脸上的面具也解开一条条裂缝,看着仿佛一下子就会破碎一样。

  “喝!”

  忽然那面具男喉咙里发出一声低沉的吼声,上身被烧焦的衣服完全震碎了开来,那金光正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我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那面具男赤裸的上半身竟然竟然全变成了金黄色,像是周身浇满了融化的金块一样,朦胧的夜色之下,散发着金属一般的光泽,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感觉。

  )酷n匠网H正E。版首f发

  此时此刻那面具男浑身都散发着璀璨的金光,就像是一个小太阳一样,过了大概有一分钟的时间,面具男周身的金光散尽,他抬起头,残破的面具之下,幽邃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仿佛是要把我给完全看透一样。

  “刘阳!很好!年纪轻轻能有如此战斗力!”

  面具男的话不咸不淡的,让我听不出深浅,刚刚连续施展万剑诀,刚一来就动用了第四敕,我的体力已经透支到了极致,现在那面具男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如果他还有战斗力的话,那动起手来,我必输无疑。

  但是即便是现在我马上就要躺下了,也不能在这个时候躺下,只能是打肿了脸硬充胖子,手腕一抖,七星剑直接指着那面具男,冷声道:“哪来那么多废话,想打就打,小爷我随时奉陪到底!”

  面具男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笑声,摇了摇头之后,又扭头盯着我,语气变得有一些狂热起来,说:“加入我们吧,荣华富贵少不了,甚至是长生不老也不是梦想!”

  加入他们!我的心脏咯噔了一下,果然我猜的没错,这面具男和那张鹏是一伙的。而且他们背后还有一个什么组织,至于他说的什么荣华富贵和长生不老我则是完全当做了扯淡,小爷三缺命中一个钱字,一辈子都注定和荣华富贵无缘,至于那所谓的长生不老,更是扯淡中的扯淡,当年秦始皇权倾天下,也没能做到什么长生不老。

  “荣华富贵!长生不老!哈哈!”

  我仰头冷笑了起来,面对我的狂笑,面具男也是跟着冷笑了起来,猛的他死盯着我,说:“怎么?你觉得我是在扯淡?”

  “难道你不是在扯淡?”

  之所以这么问,当然我并不是想要那所谓的荣华富贵和长生不老,我只是想打探一下这面具男到底是什么来头。

  “哈哈!就凭我是天理教的人,我说的话就不是扯淡!”

  那面具男盯着我,异常狂傲的从口中吐出了天理教三个字,就好像是这天理教牛叉到了天上一样。

  面具男的话音刚刚落下,殷家道馆里,殷十三冲了出来,我以为他一来就要和那面具男动手,然而他接下来的举动却是让我大跌眼镜,他先是朝那面具男拱了拱拳头,然后说道:“原来是天理教的人,张鹏在我殷家地盘上竟然夺人魂魄,杀了他也是罪有应得,莫不是你们还想继续纠缠不成?”

  话音落下的时候,殷十三手里的铁剑已经抽出来了,身上那淡淡的杀意也爆发了出来,那面具男回答更是出人意外。

  张鹏,那废物死了就死了,完全就是死不足惜,天理教不需要这种垃圾,你们不杀他,等他抽离了那纯阴魂魄之后,我也会杀了他。

  追杀你们,只不过是你们身上有我感兴趣的东西!

  殷十三的眉头微微一皱,沉声说,这里是殷家的地盘,就算你是天理教的人也别想在这地方撒野。

  “殷家!哈哈!”

  听到殷十三搬出殷家的名头,那面具男仰头冷笑了起来,笑的异常张狂,丝毫没有将殷家放在眼里的意思。

  “殷家我迟早要去的,哈哈!殷家!”

  等我们在看的时候,那面具男已经消失在了视线当中,只有他那张狂无比的笑声随着夜风在夜空中回荡着,久久不息,这面具男既然来头那么多,而我们身上又有那么多让人眼馋的宝贝,他怎么突然就撤退了,我追出去一看之后,才发现地上有很大的一滩血迹,刚刚在我那突然间爆发出来的恐怖攻击也是让那面具男受了伤,自从我可以施展第四敕之后,在和那万剑诀连续起来,就算是李修缘那种等级的强者,应付起来也是会灰头土脸,虽然那面具男很强,可是我感觉他断然不会强到李修缘那个地步。

  “前辈,那天理教是什么东西?”

  我扭头望着殷十三,问了一句,听那面具男的语气,那天理教似乎是比殷家还要厉害,可是我在灵界混迹了这么久,从来就没听说过有天理教这么一个组织。

  “天理教,咱们进去再说,雯雯已经还魂成功了!”

  殷十三摇了摇头,语气显得无比的凝重,也没和我多说什么,转身就走进了屋子里,听的这话,我的心脏微微一沉,这天理教到底是来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