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这么爽快的就答应要帮她解决自己孙女遇到的邪辟事,那老妇人先是愣了一下,随即便是慌忙的千恩万谢,那般神情,简直就是把我当成了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般,但是惹得我有一些难为情。

  这眼下已然是确定眼前这老妇人就是李修缘的初恋情人翠芳无疑,据李修缘说,当初这翠芳可是怀着他的孩子出嫁到了这虞山镇,说不定那小女孩还是李修缘那老家伙的亲孙女呢!

  “大娘,您千万别这么说,这算起来啊我也是您的晚辈,帮忙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

  我一边安慰着一边将老妇人扶到了一旁,身后那人老成精的殷十三看着我眸子闪烁了几下,在几分钟之前我还火急火燎的要赶去殷家,可是这老妇人一来,我就选择放弃了这个想法,而且对那老妇人是异常的恭敬。

  一般来说不管谁家遇到个怪事,请修道士前来降妖除怪,谁家都是对那修道士礼遇有加,说是当大爷供起来似乎也不为过,毕竟是有求于人,很少会像我这般对主人家恭敬异常的。

  事出反常必有妖,那殷十三消散也是看出了一些端倪。

  “大娘,我们先去准备准备,然后就跟您回家去看看!”

  眼下我们还不知道这老妇人的孙女雯雯究竟是惹上了啥不干净的东西,不过从那测字的结果生死一线,我们就得做好完全准备。

  收拾家伙事的空挡,殷十三凑到了我身边,笑着打了一声招呼之后,这才试探着问了一句,“刘阳,我多一句嘴啊!看起来好像你对这老妇人的事情特别上心啊,你认识她吗?”

  我扭头望了一眼那殷十三,也不答他的问题,而是反问一句,“怎么?难道我们身为修道之人遇见着妖魔鬼怪害人之事,不应该管上一管?”

  虽说在如今这物质至上的时代,我说的那些话在很多人眼里已经变得和狗屁差不多了,不过面对这种听起来近乎完美的无可挑剔的推脱,一般也不会有人去反驳挑刺。

  殷十三显然也没料到我会突然来这么一手,他微微一愣,随即便是讪讪的笑了一下,“想不到刘阳你年纪轻轻,却是有一颗道心,真是后生可畏啊!”

  面对殷十三的奉承,我只是随意的笑了一下,大家都是心知肚明,我是断然不可能将翠芳和李修缘过往泄露出去的,这事情说是蜀山掌门的秘闻丝毫不为过,一旦泄露出去让那些邪魔外道得知了翠芳的身份,只怕到时候翠芳一家再无安稳日子可以过了。

  不为别的,只因为如今李修缘身为蜀山掌门,抓了翠芳,以李修缘的个性,必然是处处受制于人,而李修缘现如今代表的可是整个蜀山。

  等殷十三收拾好了家伙事之后,我们便是跟着翠芳朝她家里赶去,翠芳的家住在虞山镇老城区,就在镇子边,有一个大大的院子,还有一栋三层的小楼,院子里栽种了不少的花花草草,看着样子,现在翠芳的晚年生活过的还不错,只要解决了眼下雯雯的问题,想来也就不用担心了。

  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我和殷十三都低估了眼下这事情的麻烦程度,我们还没踏进院子,就听到了那楼房里传来了一阵笑声,那笑声听起来就是小孩子开心的笑声,可若是你仔细听去,你便会感觉到,那笑声既阴森又刺耳,似哭非哭似笑非笑的一样,说不出的诡异。

  我的心脏没由的一紧,扭头和殷十三对视了一眼,他的眉头也是紧皱了起来,这满打满算起来,雯雯撞了邪不过一天一夜的事情,想来这大白天阳气充足,那邪祟也不会出来作乱,可如今这却是大白天也开始闹腾了。

  “两位大师,雯雯她!”

  那老妇人也是察觉到了气氛不大对劲,脸上的皱纹一下子就堆积在了一起。

  :看s正Og版、章0节…-上¤酷s:匠¤网?

  没事!我们先上去看看!

  我故作轻松的说了一句,让这老妇人安下心来,便是快步走到了那小楼前面,经过询问我才得知雯雯的爷爷在屋子里陪着雯雯,这老妇人出来找先生,可是自从我们进屋开始,一点都没有听到雯雯爷爷的声音,只是偶尔可以听到那小孩子的诡异笑声。

  雯雯的屋子在二楼,我们跟着那老妇人上了楼,来到了雯雯的屋子外面,屋子里传来了小孩子嬉戏打闹的声音,可是我们谁都知道如今这屋子里只有雯雯一个小孩,气氛没由的就变得诡异了起来。

  我朝殷十三使了一个眼色,抬手拉住了那门把手慢慢的拧了下去,气氛似乎也是随着我的动作慢慢的压抑了起来,咔的一声,随着一声被拉的很长的嘎吱声,禁闭的屋门被我慢慢的推开了。

  这屋门刚刚一推开,便是一阵有些凉意的劲风吹了过来,我的眼睛虚眯,一下子就看到了屋子里躺着一个双鬓花白的老头,想来那就是在屋子里陪着雯雯的爷爷,而此刻我也看到了雯雯。

  一个不过一米多高的小女孩,就穿着一件白色的公主裙,背对着我们呆呆的站在窗子前面,她的头发是散乱开的,风从窗口灌进来,吹的那窗帘和雯雯的头发摇曳出一种很诡异的弧度,她的手里抓着一个洋娃娃。

  我注意到那洋娃娃,就和小时候我见过的那种洋娃娃一模一样,那洋娃娃玻璃珠制成的眼珠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脸上是哪木讷的笑容。

  屋子里很静,静的有些让人觉得后脊背发寒,忽然的我就看到那洋娃娃的眼睛眨了一下,这一秒那洋娃娃像是突然具有了生命,脸上那木讷的笑容越来越灿烂,越来越灿烂,那笑容笑的我心里直发毛。

  就在我眼前,雯雯整个人慢慢的凌空漂浮了起来,朝着窗外飘去,一下子我的心脏就提到了嗓子眼,这可是二楼,虽然不高,可是让雯雯摔下去,依然是很威胁,更何况现在雯雯是撞了邪。

  我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抬手想要拉住雯雯,可是就在这一秒,异变发生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