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们谁也没有说话,黄半仙那老家伙像是打了胜仗一样,露出了一副胜利者的姿态,随即又是一副老谋深算的扫视了我们一圈。

  经过刚刚那些事情,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一些怪异了起来,谁也没说话,无比的尴尬,我看了李影羽一眼,摇了摇头,迈步走到了那黄半仙身旁,陪着笑说:“黄老前辈,既然你对这旱魃墓那么了解,那你觉得我们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黄半仙扭头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让我想揍这老孙子的话,你这小子咋那么笨呢?刚刚老子不是说过了吗?那旱魃极可能没有死,不过这一时半会也不会出现,所以咱们眼下最大的威胁就是行尸大阵。

  这行尸大阵是旱魃用魔域碟搞出来,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找到魔域碟,我就有办法解决这几万只烈焰行尸。

  这又是一个难题摆在我们眼前,那魔域碟在殷玲的手里,自从那晚殷玲发狂之后,我们就失去了联系,现在也不知道殷玲她有没有进入旱魃墓,若是殷玲在旱魃墓里,那我们还有希望,要是她没在旱魃墓里,现在旱魃墓被封印,我们根本出不去。

  一时间我的眉头紧锁了起来,李影羽同样也是一脸蛋疼的表情,倒是那黄半仙显得很淡定。

  你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子怎么老是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我告诉你们啊!这魔域碟肯定在旱魃墓里。

  听到黄半仙这近乎一口咬定的话语,我的眸子里终是闪起了一丝亮色,赶忙回过头盯着他,沉声问道:“老前辈,确定这魔域碟在旱魃墓里吗?”

  黄半仙鄙夷的瞟了我一眼,伸手从怀里掏出了一个看起来年代久远的古铜盘,那铜盘奇形怪状,说它像是罗盘,却又不大像。

  这玩意是我们历代守墓人针对那魔域碟研究出来的法器,只要魔域碟在附近,这东西就会有感应。

  我们凑上去一看,那罗盘上有一根铜锈斑斑的指针,此刻那指针正不停的旋转着,像是感应到了眸子东西,过了几秒钟,那指针便是直直的指着正南的方向。

  “没错了,魔域碟一定是在正南方!”

  黄半仙的语气很肯定,我和李影羽对视了一眼,那家伙伸手把我拽到了一旁,低声问了几句,怎么样?刘阳,你真打算相信这黄半仙啊?这老家既然对旱魃墓了解的那么透彻,谁知道他是不是也想要旱魃墓里的东西,而且这老家伙现在一点也没有要离开我们的迹象,我觉得他想利用我们。

  我扭头看了一眼一旁正低头琢磨什么事情的黄半仙,对李影羽说不能吧!我看这黄半仙虽然透着一股子邪气,可是他不是说了吗?黄家不是守墓人吗?我倒觉得他的样子不像是在说谎!

  反正我感觉这事情不对劲,那个什么守墓人黄家,我从来没听说过,小心驶得万年船总是没错的,咱们还是注意点。

  %酷u匠tN网}|唯$一正版。',:~其&#他D都c是a盗版@

  没事,这一路上我都会盯紧那老头,不会给他机会搞小动作的!

  我抬手拍了拍李影羽的肩膀,示意他放心,而之后我则是回到了黄半仙的身边,询问咱们是不是要去正南方。

  “恩!”

  黄半仙这一次没有在废话,轻轻地点了点头,一边看着手里那铜盘,一边迈步朝正南方走去,我和李影羽则是一左一右跟在他身后,时时刻刻都在小心提防着周围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这旱魃墓大的有一些离谱,而且根本就没有白昼之分,永远都是那一副暗红的环境,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朝正南方走了多久,只记得一共休息了三次,终于那黄半仙挥手示意我们停下来。

  就是这里了!

  一下子黄半仙的语气变得严肃了起来,脸上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手里的铜盘,那指针这一次没有在乱转,而是直挺挺的指着我们的正前方。

  就在这个时候,我忽然听到了有一阵打斗声从正南方传了过来,随即便是一阵娇呵声,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为何三番四次对我下毒手!

  听到这声音,我的心脏猛地就收缩了起来,因为那就是殷玲的声音,殷玲她遇到危险了!

  而下一秒!又是一道我异常熟悉的怒吼声响起,“妖女!今天看你往哪里逃!”

  陈歆!他怎么会和殷玲打起来,我身旁李影羽显然也是发现端倪,我两扭头对视了一眼,随即便是猛冲了上去。

  跑出去二十多米,三个人影就出现在了我们的视线里,最中央的那个就是殷玲,而左边那个就是陈歆,右边的则是那身份神秘道行高深莫测的黑袍人,他们两个一左一右将殷玲围在了中央。

  “陈大哥,你们干什么!”

  我大吼一声,拔腿就冲了过去,伸手把殷玲护在了身后,眼下这情况,一面是生死一共的好兄弟,一边是殷玲,我谁都帮不了,随后李影羽那家伙也冲了过来,出剑直指着陈歆。

  “刘阳,你让开,今天必须杀了这妖女!不能让她害人!”

  陈歆见我阻拦,似乎也是着急了,朝我大吼着,右边那黑袍人的眸子闪烁了几下,嗖的一下,一道残影闪过,就朝殷玲扑了过来,我感觉到背后一阵危险的气息袭来,一甩手就把殷玲拽了回来,而我则是顺势挡在了她身后。

  那黑袍人的五指狰狞成爪状,凌厉的指风扑面袭来,距离我的天灵盖不过几厘米的距离,我的头皮都被那气势压的缩下去了一片,传来一阵麻木的刺痛。

  黑色面纱之下,黑袍人的眸子里闪过了一丝难明的神色,猛地收回了攻势,身形暴退了几米,远远地看着我。

  我和那黑袍人对视了几秒钟,也没说什么,赶忙转身查看殷玲的情况,殷玲,你没事吧?她摇了摇头,脸色显得有一些苍白。

  “刘阳,你不要执迷不悟,这妖女迟早会害你的!”

  陈歆焦急而又悲愤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这一下子我火气也上来,骇然扭头盯着陈歆,陈大哥,这是殷玲!这特么是殷玲!她不会害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聪明白痴说:

你口口声声说她是妖女,到底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你说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