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息之间那森冷而狂暴的鬼气便是将这片区域给笼罩了起来,那狂暴的鬼气仿佛是夹杂了刀片在里面,一吹之下,地面被硬生生的吹去了一层。

  那狂暴的鬼气好似怒吼的罡气一般,吹在脸上,皮肤就跟刀刮一般的刺痛。

  骤然之下,白无常手腕一翻,挑开了七星剑,我蹭蹭的连续退后了好几步,然后就在这电光火石的呼吸间,白无常纵身一跃,哭丧棒对我当头就砸了下来。

  “诸天气荡荡,灵符灭妖魔!”

  一旁殷玲的娇呵声在我耳畔炸响,随即殷玲双掌合十,互相交错重叠,双手横扫出去的瞬间,那十多张符咒同样是朝白无常激射而去。

  轻飘飘的符纸,竟是在此刻变得如同刀片一样,凌厉的能切破虚空,白无常的速度微微降低了一下,我乘机朝旁一翻滚,闪身躲开了白无常的攻击。

  那十多张符咒随即便是凌空漂浮在了白无常的周身,殷玲法印一边,嘴里一声娇呵:“敕!”

  下一秒,那十多张符咒瞬间就像是被引燃了一样,轰隆一声便是爆裂开来,四周的虚空被引爆,疯狂的扭曲起来。

  “桀桀!雕虫小技!”

  即便是身处那一片空间扭曲的异常厉害,白无常只是冷笑了几声,那苍白无骨的手掌抬起,就那么平平对着眼前那扭曲的虚空拍击了下去。

  顷刻之间那滔天鬼气爆发而出,那鬼气疯狂的凝聚,逐渐汇集成了一片巨浪的形态,随着白无常手掌的动作,狠狠一下子拍击在了那扭曲的虚空之上,瞬间狂暴的鬼气震碎了那扭曲的虚空,呼啸的狂风就顺着那虚空的裂缝之中倾泻出来。

  十多张符咒化作灰烬被狂风吹散,而这个时候,白无常纵身轻轻一跃,手里的哭丧棒高举,那棒子迎风便长,几个眨眼的功夫就变成了一根长达七八米的大棒子,硕大的棒子和白无常那显瘦娇小的身子显得极其的不相称,同样非常的诡异。

  然而就是白无常那小小的身子,却是抓着哭丧棒,朝我僵硬的笑着,骇然就朝我横扫了过来。

  那哭丧棒所过之处,虚空当即便是寸寸崩塌,而此时此刻我的身形才刚刚落到地上,情急之下只能再一次脚掌狠狠一踏地面,再度以一个鹞子翻身的姿势直接从那哭丧棒的上空翻转了过去。

  险之又险的避开一招,还不待我身形落地,之间嗖的一下,一道模模糊糊的黑影已经出现在了我跟前,下一秒那僵硬扭曲的诡异笑容在我瞳孔里不断放大着,那放大的哭丧棒也是瞬间缩小,白无常就在我跟前,哭丧棒直接朝我脑袋砸了下来。

  这一秒钟,死神已经是站在了我的身后,那冰凉的手掌仿佛已经扼住了你的咽喉,只需要稍微的一用力,立马就能拧断你的脖子,浑身的毛孔都是在不要命的往外冒着冷汗。

  白无常的速度快如闪电,我没有过多的时间来思考,只能慌忙收回七星剑,横挡在了身前。

  当!

  铁器撞击的巨响响彻耳畔,巨大的力道朝我倾泻而来,我蹭蹭的连续退后了好几步,方才稳住身形。

  “白无常,看招!”

  就在白无常打算攻击我的时候,它的背后殷玲一声娇呵吸引了白无常的注意,随即只见殷玲双掌一挥,十多张符咒再一次激射而出,这一次殷玲使用全是清一色的白符,十多张白符绕成了一个八卦图案,落到白无常周身。

  “灵符锁妖魔!”

  敕!

  法咒脱口而出,十多张白符骤然爆发出来一阵璀璨夺目的光芒,那万丈光芒平地而起,互相交错辉映,仿佛是结成了一个牢不可破的囚笼,死死的把白无常困在了里面。

  而我退后到了一旁,眉头微微一皱,随即便是七星剑往地上一插,抬手掐动了第三敕的法印。

  随着我手上法印的变化,天际灰黑色仿佛铅魔块一般的乌云疯狂的堆积了起来,雷云层越来越厚,整个天际都是黑压压一片,仿佛是要压破苍穹一样,一阵阵极端恐怖的压迫感从天际洒落下来,而那一道道数十丈庞大的雷霆也是如同出海蛟龙一般在雷云层纵横驰骋。

  当我的法印完成到了最后一步的时候,四周的空气当中似乎都是蕴含着那狂暴的闪电力量,隐隐的发出滋滋的声响。

  这个时候另一边,白无常阴测测的笑着,纯白的眼仁盯着殷玲,“本神君还以为有点能耐,没曾想就这几分手段,实在是无趣,还是早点结束战斗!”

  说话间白无常手里的哭丧棒猛的就抬了起来,他的眼神陡然一寒,浑身鬼气森森的云绕在了那哭丧棒之上,一股极端恐怖的气势从白无常身上散发了出来,顷刻之间整个甘泉村方圆数十里之内的孤魂野鬼都是发出了惶恐不安的嘶吼声。

  酷Y)匠FB网正aN版V首jn发

  白无常阴笑着,慢慢的举起了手里的哭丧棒,就在所有人的凝视之下,骇然便是隔空朝殷玲的方向怒砸了下去。

  就那么一下子,只听见嗤啦一声,一道足足有几十丈大小完全由鬼气凝聚而成的棍如同一道灰色雷霆一般的朝殷玲奔去。

  那十多张白符构成的封锁阵,在那棍影之下被顷刻间摧毁,棍影所过之处,地面上一道足足几尺深的沟壑,那沟壑几个瞬息的时间便是蔓延到了殷玲的脚底下,而那棍影则是随着白无常挥动哭丧棒的动作,直奔殷玲的脑袋而去。

  殷玲脚底下,大地被棍影击打的裂开了,而殷玲根本没有闪躲的可能,只能是慌忙抬手,护住自己的脑袋。

  轰隆隆!

  一声惊天巨响,那棍影骇然落地,大地也是跟着那巨响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殷玲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到飞了出去,狠狠地摔在了地上,一动也不动。

  殷玲落败了,周围响起了一片虚哗声,他们看向我的目光变得更加不屑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