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我一直紧皱着眉头,殷玲也没有说话。只是那么静静地皱眉头,那一双清澈见底的眸子里不时闪过一丝丝迷茫的神色,殷玲她一直在盯着我看,精致的脸颊上,不时的也是浮现出迷茫的神色,那样子就像是在努力的想要追寻起那些曾经的记忆。

  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最终只能谈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相信,和我一起闯过多少次生生死死的陈歆,他会害我,同样的我也就相信他说的话。

  可是我想不明白那个人为什么会想要杀了殷玲,而且最奇怪的就是,当时陈歆竟然也在场。

  陈歆、殷玲和我三个人算是风风雨雨闯过多少次生生死死的铁哥们,陈歆既然在场,他不可能会对殷玲动手,相反的他应该保护帮助殷玲才对,殷玲攻击陈歆是因为自己失忆,这可以解释得通,可是陈歆攻击殷玲,这就让我百思不得其解,还有他和黑袍人口中的计划,虽然我猜测不到那是什么计划,可是隐隐约约的我总感觉不是什么好东西。

  殷玲见我还在沉思,她也没说什么,只是轻轻的起身,把桌子上那魔域蝶拿了起来,就坐在我的面前,伸手轻轻的抚摸着魔域蝶,皱着眉头似乎也是在思索着什么东西。

  我的视线从殷玲身上一扫而过,就是视线经过那魔域蝶的时候,我的视线一下子就凝固了起来,然后就聚焦在了那魔域蝶之上。

  魔域蝶!对啊!我怎么没有想到这魔域蝶呢?当初那千年阴尸不也是利用这魔域蝶控制了陈歆?

  也许当时陈歆被那人带走之后,根本就没有摆脱魔域蝶的控制,他回来找我的时候,依旧是那魔域蝶的尸奴,也只有这样子大概才能解释得通为什么陈歆会对殷玲出手。

  可是如果这样来解释的话,那么陈歆他为什么要跑回来,还要告诉我,在我们中间有天罗地网安排的奸细,而且之后在那诡异的林子里,我和李影羽险些丧命,最后关头也是那个家伙和陈歆救了我们,这是摆在我们眼前有目共睹的事情。

  陈歆也不止一次和我强调多不要追问那个人的身份,只要我知道那个人不会害我,只是想要保护我就行了,可是如果现在陈歆真的还没摆脱魔域蝶的控制的话,那么他来靠近我,也许就是受了那黑袍人的驱使,他靠近我也许是有目的,至于那目的是什么,现在我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一个很大胆的猜测鬼使神差一般的从我脑海里鬼使神差的冒了出来,陈歆他并没有摆脱魔域蝶控制,所以他才会攻击殷玲,而且他告诉我我们之中有天罗地网安插的奸细,到时候我们势必会相互猜忌怀疑,势必会人心不齐。

  而在如今这危险重重的甘泉村里,一旦我们一群人人心溃散了,那么我们的战斗力必然是大大折损,按照眼前这情况来推测,那旱魃墓应该不出十日就会现世,本来我们是有机会率先进入旱魃墓的一批人,可是如果我们互相猜忌,且不论我们能不能进去旱魃墓不说,我们能不能在这危险重重的甘泉村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

  在李影羽他们没有来到甘泉村之前,我算是第一批抵达甘泉村,而第二批应该就是天罗地网的人,可是最近一段时间那天罗地网的人都像是突然之间人间蒸发了一样。

  不过按照天罗地网的行事风格来说,他们很有可能已经派遣了大批人手赶到甘泉村。如今正像是毒蛇一样蛰伏在甘泉村的某一个阴暗角落里,等待着最合适的出手机会。

  如今甘泉村表面上只有我们一伙人马,尸怪一族和灵界其他门派都还没有赶到,暗处蛰伏着天罗地网的人,所以这个时候如果我们互相猜忌出了事情,那么最大的受利者就应该是天罗地网。

  如果是按照这样来推算,那么陈歆依旧没有摆脱魔域蝶的控制,那个家伙三番四次救我们,也许只是想要获取我的信任,然后再让陈歆来给我通风报信,以达到控制我们整体行动的目的,这样一来那家伙口中所谓的那个天罗地网安插的奸细就真有其人了,而那个奸细就成了我。

  理清楚了这其中的厉害关系,我浑身都是狠狠地颤抖了一下,有些事情不仔细揣摩你还不觉得怎么样,可是当你细细去追究的时候,那千丝万缕隐晦不明的线索一全部联系起来,那将会构成一个无比恐怖的可能,足够让你的灵魂都跟着颤抖。

  那个一直神神秘秘的家伙很有可能就是天罗地网的人,陈歆现在还被他控制着。

  我深吸了几口气,慢悠悠的从床上站了起来,神情有一些疲惫。

  “你怎么?搞得满头大汗了!”

  耳畔骤然响起的那熟悉无比的声音,我一扭头就和殷玲对视在了一起,她看着我,目光微微有一些闪躲,似乎是不大敢看我,难得会浮现出小女生一般的娇羞神色。

  我的视线落到了殷玲手里,那魔域蝶上面,如果陈歆还是被魔域蝶控制的,那么想要解救他,我就得先搞清楚这魔域蝶到底有啥作用。

  “那个,殷玲你能不能把魔域蝶借给我研究几天,很快我就还给你!”

  原本我以为现在殷玲失忆了,会犹豫一下才借给我,没曾想我刚刚一说完,她只是笑了笑,随手就把魔域蝶扔给了我,那神情举止就像是在扔一个垃圾一样。

  bd酷匠W网2正版B首}`发‘

  之后我问过殷玲,你怎么愿意把魔域蝶这么重要的东西随便扔给我,不怕我不还你?殷玲她依旧只是笑了笑,说虽然自己忘了一部分记忆,可是看到我就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直觉告诉她我永远也不会害她,不会骗她。

  “刘阳,你给我讲讲以前的事情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