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着还不等廖青松从地上爬起来,殷玲便是一脚直接就踏在了他的胸口上,这一脚殷玲没用力,却是比用力对廖青松的伤害要更大,廖青松整张脸都涨红了起来,眼睛死死的盯着殷玲,那样子就像是要把殷玲给生吞活剥了似得。

  院子气温炙热到了极致,似乎马上就要点燃了,现在因为殷玲和廖青松的冲突,让这原本就火热的气温变得更加炙热了!

  眼瞅着局势马上就要失控了,李影羽那家伙眼珠转了转,急忙走过去,伸手拉开了殷玲。

  “好了!都别吵了,现在甘泉村的村民已经没有还阳的希望了,咱们还是马上准备准备送这些无辜亡魂去阴曹地府吧,让他们重新投胎!”

  “别忘了,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等着我们呢!”

  廖青松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冷冷的看了殷玲一眼,转身进了自己的屋子,廖青松走后,其他那些修道士则是一个个跑上来和殷玲打招呼,满脸崇拜的神色,那样子搞的像是明星粉丝见面会一样,只差没呐喊索要签名照片了!

  这一次甘泉村群鬼暴乱的局面,也幸亏我们提前做好了准备,才不至于让我们手足无措,结果也出来了,一千多的鬼魂被抓捕了六百多,魂飞魄散了一百多只,现在大概还有三百多只亡魂逃离在外,当然抓捕这些亡魂的任务就由廖青松负责安排了!

  其他修道士离开之后,院子里就只剩下了我们四个人,我的目光从始至终一直都在殷玲的身上。

  “殷玲,这段时间你去那了?你知道我很担心你吗?”

  纵使此时此刻再见到殷玲,我心里有些千言万语想要诉说,可是话到了嘴边,却是怎么也说不出来,最后仅仅只是变成了如此简单的一句话。

  殷玲扭头望着我,目光依然显得有一些冷漠,此刻我早已经被那久别重逢的喜悦给淹没了,情不自禁的向前踏出一步,伸手一把就抱住了殷玲,紧紧的抱着,脑袋深深的埋在殷玲那一头青丝之中,鼻腔里回荡着那熟悉的发香,我整个人都在颤抖。

  “我不会再让你离开我了,永远都不会了!”

  纵使我是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情此景之下,眼眶也是微微有一些湿润了,我没感觉到殷玲的身子绷的紧紧的,整个俏脸都是一片绯红,显得很害羞很害怕。

  “你谁啊!敢吃姑奶奶的豆腐,嫌命长?老娘今天非要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就在下一秒,一道显得很冰冷无措的娇呵声炸雷一般的在我耳畔响起,我还没整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就感觉殷玲一把给推开了!

  我踉跄着退后了好几步,骤然殷玲一个箭步踏出,直接一个高鞭腿就朝我招呼了下来,那一脚速度快到了极致,我只看到一道残影从眼前一闪而过,紧跟着便是感觉胸前一阵巨力袭来,我直接被殷玲一脚给踹的趴在了地上,胸口火辣辣的疼,只叫我一阵呲牙咧嘴的,估计这还是殷玲手下留情了,要不然按照刚刚殷玲的战斗力估计,要是她丝毫不留手,我估计就挂了!

  殷玲的怪异举动,一下子就让所有人傻眼了,气氛似乎是在此刻悄然凝重了起来,压抑的让人有种难以喘息的错觉,我捂着发疼的胸口,瞪大了眼睛看着殷玲,殷玲屹然不惧的迎上了我的目光,有些冰冷有些迷茫,她的神情就如同我们初次相遇的时候,高傲!

  李影羽的嘴巴都张大成了O形,过了好几秒钟他才拍了拍额头,走到了殷玲跟前,抬手指着还趴在地上的我,试探着朝殷玲问了一句:“小玲,他是刘阳啊!难道你不认识了?”

  殷玲扭头看了李影羽一眼,又盯着我看了好一会,忽然捂着自己的脑袋摇晃着脑袋,嘴里不断呢喃重复着我的名字!

  5酷匠网Ia首4i发jO

  “刘阳!”

  刘阳!

  我们四个人的视线全都凝聚在了殷玲身上,心脏紧绷到了极致。

  片刻之后,殷玲依旧是摇了摇头,说出了一句让我感觉五雷轰顶的话,“刘阳!好像认识,又好像不认识,我想不起来了!”

  呼!

  一阵燥热无比的夜风呼啸而来,吹乱了我的头发,同样也吹乱了我的心脏,这一秒钟,我只感觉自己浑身所有的氧气都被抽干净了,闷得让人觉得生不如死。

  李影羽和李佳怡同样被殷玲的回答给惊的不轻,李影羽搔了搔脑袋,伸手指了指自己,“小玲,那你还记得我是谁?”

  殷玲没好气的白了李影羽一眼,“老娘和你一起长大的,你说老娘记不记得你!少给老娘抽风!”

  “那你还记得她?”

  李影羽又指着李佳怡问殷玲,殷玲同样是看着李佳怡,满脸迷茫的神色,想了半天,依旧是摇着头说:“好像是记得,但又记不得,想不起来了!”

  之后李影羽连续问了好几个人,殷玲大部分都记得,少部分却是怎么也想不起来。

  “殷玲,你还记得咱们去东北,去找蛇胆救殷剑?”

  什么蛇胆?小剑他好好的,要蛇胆干什么!

  果然不出预料,殷玲她完全想不起来我们在一起经历过的所有事情,盘问了半天之后,我大致的得出了一个结论,虽然这个结果让我很难受,可这却是血淋淋的事实,那就是殷玲她失忆了,从我们相识的那一刻开始,之后所有的记忆都成了一片空白,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殷玲会和廖青松对上,因为廖青松也是在我和殷玲结识之后才认识的。

  燥热无比的微风在呼啸,院子周围那些刚刚冒头的草芽嫩枝全被热浪炙烤的蔫耷耷的,我瘫坐在墙角,就和那些草芽一样,心脏被抽空了,蔫耷耷的。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是那颗丹药产生了副作用,抹除了殷玲的一部分记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