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糊糊的我趴在陈歆的后背上,那种感觉就像是魂魄已经游离到了体外,离开了身体,而自己就像是躺在了一汪暖洋洋的泉眼里,那种如沐春风一般的感觉让你觉得很慵懒,昏昏沉沉的就想要歪头睡过去,可是我知道这个时候自己不能睡,因为我清楚一旦此时此刻自己睡着了,那我就真的永远都睡着了!

  就在我的脑海里,我老感觉一直有两个声音在不断的对话着,一个再说:“累吗?累了就闭上眼睛睡吧!睡着了就不累了!”

  而另一个声音则是不断的再说:“不能睡!睡着了就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不是还要找殷玲?你还没有找到殷玲,怎么能睡呢!”

  这些话一字一句的就仿佛是那刚刚才从冰块里取出来的钢针一样,深深地刺进了我的心脏里,彻骨的寒冷在我心脏上蔓延,仅仅只是那么一瞬间,我的一心脏就像是被骤然冰封了起来,紧缩到了极致,同样亦是疼到了极点,那种难以清醒的感觉和那憋闷的错觉折磨我快要发疯了!

  “殷玲!殷玲在哪里?”

  中午烈日高高的悬挂在了天际,如今明明是冬末春初的时节,在北方这个时节理应还是有些寒意正常,可是今天的甘泉村却是显得格外的燥热,天空中那烈日似乎是在甘泉村这个特殊的地方,被放大了无数倍,看上去异常的硕大和刺眼!

  整个甘泉村都被翻滚不停的热浪给包围笼罩了起来,热的像是一个大火炉,甚至能让人有一种是不是突然到了撒哈拉大沙漠的错觉。

  甘泉村一家普普通通的农家小户型的四合院里,就在那厢房之中,我躺在床榻之上,身体缠着带血的绷带,脸色死灰,两个眼眶都是深陷了进去,那感觉活脱脱就像是一个熬夜过度的宅男!

  而此时此刻我像是沉浸在了一个噩梦里一样,不断的扭动着身体,浑身都在颤抖,而嘴里正在不停的‘殷玲!殷玲!’的叫着!

  就在我的床榻边上,一旦身着百色衣裙,面若天仙的女孩此时此刻正静静地看着我,她脸上的神情说不出的怪异,是担忧是落寞还是嫉妒甚至是那怨恨!没有人能说的清楚,感情这东西注定会是这世间最为复杂多变的东西。

  “难道你心里一直都只有殷玲姐姐?连一丝丝的位置都没有留给我?”

  李佳怡的那一双清澈动人的眸子呼哧呼哧的眨巴了几下,似乎是有些落寞的从口中说出了这句话,她拿着毛巾的手掌不自觉的握紧了起来,眸子里涌动着意味难明的神色。

  厢房门外,廖青松那家伙一直站在那里,他监视着李佳怡的一举一动,廖青松的脸色有一些不大正常,他的拳头紧握了又松了开来,最后抬起手掌轻轻推开了房门!

  嘎吱一声!房门突兀的被推了开来,听到身后响起的脚步声,李佳怡脸上闪过了一丝慌乱的神色,不过所有的神色仅仅只是持续了片刻,便是通通归结成了没有神色!

  “佳怡我搞不明白,刘阳这小子到底有什么值得你喜欢的?你为何偏偏对他情有独钟?”

  李佳怡的娇躯微微的颤抖了一下,慢慢的站起身子,扭头目光显得有些冰冷的看着廖青松,两条秀眉微微一皱却是没有在说话,现在的李佳怡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刚刚离开封门村,单纯善良不懂世事的小女孩了,如今她贵为灵异小组首脑老不死的唯一传人,不管是在灵界还是尘世之间,她的地位不可谓不高!

  见李佳怡皱着眉头,廖青松以为自己已经触动了李佳怡心里那一层软肋,急忙开口继续追击道:“佳怡,你也知道刘阳他从始至终都没喜欢过你,他喜欢的一直都是殷家小姑姑,刘阳他现在不会喜欢你,以后也不会喜欢你,将来更加不会喜欢你,既然明知道这是一次没有结果的付出,你为什么还要那么傻,那么执着?为什么就不能给那些爱你的人一个机会呢?”

  或许是因为说的太过于情绪激动,廖青松整个人都是显得都是有些癫狂!

  廖青松这些话似乎都是戳中了李佳怡心里的痛处,她的眸子闪烁了几下,片刻之后咧嘴朝廖青松露出了一个意味难明的笑容!

  M更:v新最j快k上酷^m匠{网#u

  “我为什么那么执着?因为我喜欢刘阳这一个理由就足够了!”

  “就像是你说的,他以前不会喜欢我,现在不会喜欢我,将来不会喜欢我,而我同样这般,现在我不会喜欢你,将来也不会喜欢你!”

  “不喜欢的,我也不会给机会!”

  李佳怡原封不动的把廖青松之前所说的话还了回去,再一次被拒绝,廖青松的拳头骤然便是握紧了起来,指关节捏的咔嚓咔嚓作响!

  随即他便是一言不发的走出了屋子,走到门外的时候,廖青松的脚步停了下来,侧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我,他的目光逐渐变得阴沉变得冷冽刺骨。

  “刘阳,我看上的东西一定是我的,既然你拦了我的路,那我只好杀了你!”

  廖青松嘴唇微动,一句满含杀意异常冷冽的声音从他嘴里吐出,阴阴的一笑,廖青松悄无声息的离开了四合院。

  院子里阵阵微风涌动,吹来了一片片热浪,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沉闷而压抑只待爆发的那一刻!

  厢房之内,我紧闭这眼睛,身子在颤抖,豆大的汗珠不停的从我额头上滚落下来,李佳怡正附身,拿着毛巾仔细的给我擦着汗水,而她亦是累的满头大汗,却顾不得擦拭。

  “殷玲!不要不要走!”

  昏迷之中我似乎是做了一个噩梦,迷迷糊糊的一把抓住了李佳怡的手掌,李佳怡的身躯在此刻颤抖了一下,她的贝齿紧紧的咬着红唇。

  我不走!我一直陪着你!

  也许是为了安慰我,李佳怡这样说,谁都不会体会到,她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是有多么的无奈和落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