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像是老不死的说的,我若是坚信他就是那封门村的布局之人,那他解释再多,我依旧不会相信他,现在仅仅只是凭他一面之词,我的确还在怀疑老不死的,就算他不是那布局之人,也和那布局之人有脱不开的干系。

  哎!这些事情还是往后再说,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我叹了一口气转身走回了书房,陈歆一直在那等着我,他看了我一眼,问了一句你得到想要的答案了吗?

  “没有,不过我得到了一个对你来说很重要的消息!”

  陈歆这下子也来了兴趣,盯着我问什么消息!这一次咱们要去的地方,就是旱魃墓,旱魃你应该知道吧!四大僵尸真祖之一!

  我提到旱魃的名字,陈歆脸上的神色立马就僵硬了,过了片刻之后,眸子里就浮现出了畏惧的神色,那是一种源自灵魂深处的畏惧,四大僵尸真祖在所有尸怪的心目中,就相当于是咱们修道士心中的三清道祖一样。

  这一次是咱们的机会,现在旱魃墓的消息还没彻底暴露出去,那些尸怪还不知道这事情!

  若要问旱魃墓对什么人的吸引力最大,那毫无疑问就是尸怪一族,对于修道士来说这旱魃墓可能就是一个噩梦。

  如今尸怪一族还不知道旱魃墓的消息,而陈歆可是顺理成章的和我们一同前往旱魃墓,若是那旱魃死了,让陈歆得到旱魃的身体,那么陈歆就有机会成为新的僵尸真祖旱魃,到时候我就等于是有了一个强有力的帮手。

  如果那旱魃已经死了,让其他尸怪得到了这旱魃的尸体,对整个灵界来说都是一场难以估量的灾难,不过陈歆虽然是僵尸,却是本性纯良,让他有机会成为新一代的旱魃,也未尝不可。

  不可!不可!这万万不可!我怎么能对真祖亵渎!

  陈歆却是急忙摆了摆手,虽然他嘴上这么说,可是眸子深处却是涌动着难言的狂热和向往。

  我咧嘴笑了笑,抬手拍了拍陈歆的肩膀,说:“行了,我也只是说说而已,就算那旱魃真的死了,窥看旱魃尸体的人不在少数,咱们能得到旱魃尸的几率几乎等于零!咱们先出去好好准备一下吧,晚上就要出发了!”

  陈歆点了点头,跟着我离开了,虽然我嘴上是那么说,可是我心里想的却是哪怕只有一丝丝机会能得到那旱魃尸我也会将它弄到手,这样一来我不光能得到旱魃精血,从老不死手里交换到幽冥泉,还可以把陈歆培养成新一代的旱魃,我自身的实力短时间难以快速提升,培养一个强有力的助手,也是相当不错的选择。

  假设我能东北之行,陈歆使旱魃的话,估计就算我直接去柳家杀一只蛇妖,那柳家家主也不敢多说什么。

  等我们来到院子的时候,杨家的管家上前说房间已经准备好了,晚上要连夜赶路,我可以先去休息一下。

  杨家的庄园很大,里面空闲的房间多的离谱,轻轻松松的就安排下了五十多号人马,这让我不得不感叹一句有钱真的很任性。

  我进了房间,躺下正准备休息一会的时候,咚咚咚!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给我吵醒了。

  “谁啊!”

  “李影羽!”

  门外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过听着李影羽的声音有些不善,我拍了拍脑门,若要问现在我最怕见到谁,第一就是殷家,而第二就是李影羽了。

  先不说殷玲现在生死未卜下落不明的,单是我拜师李缘风,学了他们蜀山的镇派绝学,这要是让李影羽知道了,指不定这家伙会不会抓我回蜀山兴师问罪。

  该来的始终要来!

  我嘀咕了一句,起身开了门,这一开门,李影羽那家伙直接一把抓着我的衣领给我推了进去,然后随手砰的一下就把门给关上了!

  “喂喂!大哥这大白天你一个人闯进我房间,我可是正常男人,不是老玻璃!”

  你特么滚蛋!少给老子扯皮!

  李影羽冷冷的盯着我,一把直接给我推了一个踉跄,我摔在床上,陪着笑说:“李兄,你这是啥意思!一进来就动手动脚的,难道是想找我切磋切磋?”

  “我问你小玲她怎么了?”

  果然下一秒李影羽话锋一转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我愣了一下,脸上浮现出了苦涩的神情,一时间竟然不知道从哪里开口。

  “你特么说啊!”

  李影羽此时此刻显得很激动,就像是一只装满了火药的木桶,只要一点小小的火星,立马就会爆炸。

  我深吸了一口气,把我们到东北的点点滴滴都给李影羽讲述了一边,包括我遇到妖王常道春和拜师李缘风的事情,不过万剑诀的事情我没说,当我说道殷玲气绝身亡险些魂飞魄散的时候,李影羽差点没扑上来撕了我。

  大概就是这么一个情况,现在我也找不到殷玲在哪里,也不知道她是生是死,老不死的告诉我这一次去旱魃墓没准能找到殷玲的线索!

  “刘阳,你给老子听好了!要是小玲她有任何的不测,我一定会杀了你!”

  }酷Y匠网/永z久r‘免V%费*看1m小说k

  “你特么也别啰嗦,殷玲出事了我一定陪她一起去死!”我也被李影羽激怒了,猛地站起身来,冷冷的看着李影羽,大吼了一声。

  李影羽和我对视了几秒钟,随意的做到了床上,问了句你既然拜师李缘风师伯,那你也算是蜀山的弟子了!

  我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李影羽这家伙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有点逗比,不过脑子里依旧和殷玲一样有一条万事门派为先的准则,这家伙八成就是看准了现在我道行不弱,想拉我入伙。

  好啊!按照辈分,我师父是蜀山掌门的师兄,你是蜀山掌门的弟子,那你应该叫我一声师兄!

  滚犊子!辈分是按照入门先后,要叫也是你叫我师兄!

  正当我和李影羽争论辈分问题的时候,门外传来了敲门声,我开门一看,发现是杨家的一个佣人,他告诉我们杨老爷已经在院子里等着了,让我们下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