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桂珍并没有在家,我们搜遍了整个院子的角角落落,甚至就连三间房子都搜了个遍,一点尸块的残骸都没有发现,就连血腥味都没有找到。

  “现在搜了搜了,你就不要在危言耸听了!”林育斌转过身有些不屑的看着我。

  此时此刻,我也陷入了迷茫之中,昨天晚上我明明亲眼看到袁桂珍和村长在院子里肢解了一具尸体,马向华是被人迷晕了,那我是不是因为吸入了迷烟,虽然没晕,但却让我产生了幻觉?

  “刚子,地图还在小胡身上,没有地图我们怎么找那样东西啊!”那个叫乐意的女生看着林育斌,神色显得很着急。

  我愣了一下,下意识的问了一句,“什么地图?”

  “没什么!”林育斌回过头冷冷的看着我,而乐意好像也是意识到自己说多嘴了,急忙闭上了嘴巴。

  “我们去找小胡!”楚天浩说了一句,便带着那几个人离开了,我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心里不自觉的嘀咕了起来,“地图!找一样东西!”他们不是来封门村探险的吗?现在看来或许不是这样。

  一整天的天气都是阴阴沉沉的,到了中午的时候,又下起了大雨,我听着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不住的叹了一口气,封门村就在深山之中,周围全是险山峻岭,晴天都很难走,更不用雨天路滑了。

  傍晚吃饭的时候,村子里再一次掀起了一阵嘈杂的吵闹声,“大嫂,外面又发生什么事了?”

  “失踪的那个人找到了!”袁桂珍抬起头看了我一眼,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

  什么!听到这个消息我差点没直接从凳子上跳起来,难道我真的产生幻觉了,如果我没产生幻觉,那么昨天晚上那具尸体是谁?

  “我出去看看!”放下饭碗,我就冲了出去,此刻在村子中央那块空地上挤满了人,不少村民抬着火把,老远的我就听到一个女孩的哭声。

  等我挤进去一看,才发现空地中央躺着一具男青年的尸体,而那个叫唐幽幽的女孩正扑倒在尸体身上哭的伤心欲绝,林育斌等人也是蹲在旁边,脸色显得凝重而又悲痛,云台村的村长王富贵也是脸色苍白的站在一旁。

  我推开人群,走了过去,“村长,这个人你们是在哪里找到的!”

  “就在去封门村的路上,等我们找到他的时候已经死了!”

  瞬间我的瞳孔就猛缩了起来,去封门村的路上!这个小胡为什么要抛下同伴单独去封门村?

  “我能看一下他的尸体吗?”

  林育斌看了我一眼,没有反对,我这才蹲下身子,检查小胡的尸体,当我推开他的脖子的时候,我被那个伤口惊呆了,小胡的脖子的大动脉上有个像是被野兽咬出来的伤口,但是那个伤口又不太像是野兽咬的,反而更像是人咬出来的,我又看了看他那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庞,一个恐怖的念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小胡是被吸干了全身的血液才会死的。

  “村长,你有没有在小胡的尸体旁边发现大量血液?”我回头问了一句。

  王富贵愣了一下,随即道:“没发现什么鲜血啊!”

  听到这句话,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没发现鲜血,但小胡明明是被什么东西咬破大动脉,失血过多而死,昨晚袁桂珍趴在院子喝人血的那一幕瞬间就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但是这又很矛盾,小胡的尸体没有被肢解,而且王富贵现在也很紧张,如果他事先知道小胡已经死了,那么他现在肯定不会有那么自然得紧张的神色,昨晚那一幕仅仅只是我的幻觉吗?

  “他是被被什么东西吸干了全身的血液死的!”我从地上站起来,面色有些凝重的说了一句。

  我的话就像是在一个平静的湖面扔进了一块巨石,瞬间就激起了滔天巨浪,片刻之后,周围看热闹那些村民一个个脸上都浮现出了惊恐不安的神色。

  “鬼!一定是你们要去封门村触怒了恶鬼!”

  “早说了不能留他们在村里,现在触怒恶鬼了,大家把这些外来人拉出去祭鬼!““对!把他们拉出去献祭!”

  #酷#:匠;N网首S`发

  一语激千层浪,周围那些村民全部变得躁动起来,他们一个个朝我们逼近了过来。

  虽然现在以及改革开放很多年了,但是封建迷信的思想早已经在农村根深蒂固了,弄不好我们真的会被这些村民拉去当祭品。

  “大家先静一静听我说!”村长张开手挡在了我们跟前,王富贵在这些村民心中的威望还是很高的,那些暴动的村民渐渐安静了下来,但是他们看我们的眼神依旧是充满了狰狞,那样子就像是要把我们生吞活剥了一样。

  “现在事情还没搞清楚,大家不能冤枉好人!这几个外来人就让他们住在我家里,如果真的是触怒了恶鬼,咱们在拿他们当献祭也不迟啊!”

  那些村民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有几个年长的站了出来,“村长,要是真是这些外来人触怒了恶鬼,他们跑了,那遭殃的不就是我们村子!”

  “对啊村长!要是他们跑了,恶鬼不就来找我们了!”

  刚刚安静下来的村民,再一次变得躁动了起来,“大家放心,在这件事没弄清楚之前我们不会跑的!”

  村长看了我一眼,也是回头安抚着那些村民,“大家信不过这些外来人,难道还信不过我?大家放心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不会让他们离开的!”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闹成这样子,我们一共6个外来人都被村民扣留了下来,我问过马向华要不要逃跑,那家伙只说了一句:“我想走随时都能走!”就没再鸟我。

  “村长,村民说的那个恶鬼是怎么回事?”

  听到我这句话,村长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有些警惕的看了一眼四周,才压低声音道:“这里不方便说到我家我在慢慢给你们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