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是说半夜村子里不安全,让我们不管听到什么都别出来吗?但是现在她又大半夜的跑出来,难道这村子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一想到这个可能,我的好奇心立马升了起来,小心翼翼的扒开窗子,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一个人影推开门走了进来,那个人影还扛着一个麻袋。

  “桂珍!”

  我的瞳孔猛地就紧缩了起来,这个声音很耳熟,朦胧的月光下,我终于看清楚那个人影的面容了,竟然是村长!

  今天白天这村长明明还对袁桂珍恶语相向,怎么这大半夜的扛着一个麻袋来找袁桂珍,这究竟是几个情况?

  紧接着袁桂珍就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出来的时候她手里多了一把寒光闪闪的菜刀,村长把那个麻袋扔在了袁桂珍面前,就朝袁桂珍走了过去,然后一把抱住了袁桂珍,我看到这里,整个人都惊呆了,白天袁桂珍说她怀了丈夫的孩子,我还以为她脑子不正常,现在看来这袁桂珍怀的孩子难不成就是这村长的?

  隔得太远,我没听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只是看到袁桂珍一把推开了村长,然后村长蹲下身子解开了那个麻袋。

  他竟然从麻袋里拖了一个人出来,那样子就像是拖一个死猪一样,然后我看到袁桂珍举起手里的菜刀,狠狠一刀就割在了那个人的脖子上,一股血腥味顺着空气就传到了我的鼻子里,看到这里我的后背已经冒出了冷汗,就在这个时候,袁桂珍竟然弯下腰,凑到那个人被割开的脖子上吸吮起来,她!她竟然在喝人血。

  你无法想象大半夜的你看到一个女人蹲在院子喝人血的场景有多吓人,“啊!”我被吓得惊呼了一声,院子里袁桂珍似乎听到了我的惊呼声,猛地就抬起头,直勾勾的盯着厢房这边,月光下,我看到她的眼神就像是一只嗜血的恶魔,她的嘴角沾满了人血。

  村长也把目光看向了厢房,他和袁桂珍嘀咕了几句,袁桂珍伸手抄起身边血迹还没凝固的菜刀就朝厢房走了过来,村长也是从墙角拿了一把锄头跟了过来。

  很显然他们不想有人发现他们的秘密,要是她们过来发现我刚刚看到了袁桂珍喝人血那一幕,可能院子里的尸体就要多一具。

  “喂!快醒醒!”我伸手推了推身边的马向华,这家伙睡得就像是死猪一样,不管我怎么推都没反应,忽然我想起来晚上我们睡觉前袁桂珍端出来的那个香炉,难道那个香味是迷药,马向华被迷晕了,那为什么我会没事?

  嘎吱!

  还不等我仔细想,房门已经被推开了,月光照进来,两个人的影子投射了进来,我用余光一瞟,袁桂珍已经提着菜刀朝我走了过来,现在唯一有战斗力的马向华被迷晕了,我一个人面对袁桂珍和村长那简直就是找死,他们一定会杀我灭口,死神的脚步距离我越来越近。

  装睡!

  这个念头刚一在我脑子里闪过,我立马就闭上了眼睛,黑暗中我感觉袁桂珍和村长就站在床边。

  “他们发现了吗?”这是村长的声音。

  “不知道,刚刚这里有声音!”

  “我们的事情不能让人知道,以防万一还是杀了这两个人吧!”

  听到这里,我的身体瞬间就紧绷了起来,额头上也渗出了冷汗,袁桂珍点了点头,缓缓举起了手里的菜刀。

  “啊!有鬼!”情急之下我大叫了一声,猛地翻了身,袁桂珍手里的菜刀停在了半空中,“看来他只做噩梦而已,并没有发现我们!”

  等袁桂珍和村长离开房间之后,我整个身体都不自觉的颤抖了起来,后背完全被冷汗打湿透了,没人能想象死神和你擦肩而过的感觉究竟有多么可怕。

  院子里又传来了袁桂珍和村长讲话的声音,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偷偷的盯着窗外。

  “这尸体还和以前一样处理吗?”我隐约听到村长说了那么一句话,然后我就看到袁桂珍举起手里的菜刀一刀砍到了那具尸体的脖子上,头颅立马滚了下来,紧接着她用菜刀慢慢的顺着尸体的肚子划了下去,朦胧的月光下,刀锋闪烁着寒芒,那具尸体的肚子被划了开来,内脏混合着鲜血也流淌了出来。

  砰!

  看正,M版章Wy节上i酷V3匠网

  袁桂珍重重一刀砍在了那具尸体的大腿上,很快一具尸体就被肢解了,浑身鲜血的袁桂珍拿着半条大腿站起身来,目光有意无意的看着厢房的位置,“家里来了客人,明天就用你招待客人!”

  看到这里我已经不敢再看下去了,我卷缩在被子里,不敢睁眼,也不敢说话,甚至就连大声出气都不敢,窗外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到了后半夜雨越下越大,一直到天快亮的时候也没停,或许是因为连日的奔波太疲惫了,天亮的时候我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

  等我醒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我一摸身边,空无一人。

  等我穿好衣服走出去的时候,马向华正坐在饭桌旁边,而袁桂珍正端着一大锅肉汤从厨房里走出来,“快来吃饭吧!今天村子里分肉,我领到了一份!”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猛地颤抖了一下,昨天半夜里那恐怖的一幕也在瞬间浮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的目光下意识的朝袁桂珍端着的那晚肉汤看了过去,这就是昨晚那具尸体吗?一想到这里,我差点没直接狂吐起来。

  “你脸色不好是不是生病了?”

  “啊!可能是昨晚没睡好!”我挠了挠脑袋,强忍着翻腾的心脏说了一句,袁桂珍看了我一眼,也没有说什么,端着肉汤就走进了正房。

  “村子里穷没什么好东西,难的能吃一回肉,尝尝我的手艺!”袁桂珍给我盛了一碗,我看着眼前这碗肉汤,整个人都愣住了,我知道这就是人肉,但是不吃的话袁桂珍难免会起疑心,吃还是不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