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晚你留在我这里,明天我会让我徒弟陪你去!”

  封门村?我有一种耳熟的感觉,一想到这里我急忙拿出手机在百度里输入了封门村三个字。

  很快页面上就跳出了一大堆封门村的消息。

  封门村位于河南焦作沁阳市与山西晋城市山河镇交界处的一座无名深山内,村子空无一人,而封门二字则有封门绝户之意。

  沟沟有骸骨,弯弯有阴魂,所以被叫做幽灵谷,更是被誉为中国第一鬼村。

  看到这里我已经愣住了,在往下看,关于封门村的灵异事件占满了整个屏幕。

  穷山恶水百鬼阵,封门绝户子孙亡!

  这两句话像是梦魇一样不断在我脑海里浮现,看完这些资料,我的后背已经完全被冷汗侵湿透了,这尼玛是在玩我吗?

  我也忘了我是怎么度过那个晚上的,呆在马晓勇哪里的那一晚是我玉葫芦丢失以后,第一个没撞鬼的夜晚,但是我依旧没有丝毫睡意。

  第二天一早马晓勇就带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出现在了我眼前,这个男青年正是那一次通知我马晓勇要见我的那个,他叫马向华,名义上是马晓勇的助理,实则是他的徒弟。

  “我一个人去就够了,带上这个累赘干嘛?”

  马晓勇狠狠的瞪了马向华一眼,“你懂什么,没有鬼命人在,你以为封门村百鬼阵里的那些亡灵会自己出来吗?救了这小子,他爷爷那个老家伙才会和我合作!”

  马晓勇出面帮我向学校请了假,我和马向华踏上了前往中国第一鬼村的旅途,一路上我都是沉默不语,因为我不知道这一次我还能不能活着回来。

  第二天中午,我们赶到了沁阳市,在沁阳市采购了各种野外露营需要的装备,坐黑车直接到了距离封门村最近的一个村子云台村。

  到云台村的时候,天已经撒黑了,“今晚我们在这里借宿,找人打听一下封门村的情况,明天再去!”马向华回头道,我看了他一眼,并没有反对。

  云台村全村不过几十户人家,我抬手敲了敲路边一户村民的院门,嘎吱!院门推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探出头来,“你们是干什么的?”

  “大哥,我们想去封门村,现在天色晚了我们想在您家借宿,你看能不……”

  砰!

  我的话还没说完,院门就被重重的关了起来,我碰了一鼻子灰,转身敲响了旁边那户村民的院门,开门的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者。

  我怕再吃闭门羹,毕竟我可不想那么早露宿野外,我把准备好的烟递了过去,大爷接过烟,呵呵笑了笑,道:“小伙子,你有什么事啊?”

  “大爷,我们能不能再您家借宿啊?”

  大爷没有说话,只是探出头打量了一眼我们身上的行李,这才试探着问:“小伙子,你们要去封门村?”

  我一愣,本来我不想暴露的,现在被人家看出来了,我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

  “那地方邪得很去不得!天黑之前快离开这里村子里不欢迎外来人!”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看到那个大爷的脸上有一种很惊慌很忌惮的神色。

  转遍了大半个村子,每一家村民一听说我们是要去封门村的,都砰的一声就紧闭院门,就好像封门村在这里是个避讳一样,而且好像这里的村民对外来人很排斥。

  “看来今晚我们要在这里露宿了!”

  我们走到村口,打算找一个地方扎营,远远的我看见一个挑着水桶的妇人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你们是外地来的?”让我意外的是,那个妇人路过我们身边的时候,竟然停下脚步,主动打了招呼。

  我愣了一下,还是笑着点了点头,眼前这个村妇看起来不过二十多岁,虽然穿的是粗布麻衣,但是依旧掩盖不了她的美貌,我注意到她的手虽然不白,但是却很嫩,一点也没有村妇满手老茧的样子。

  “大姐,我们想去封门村今天天色晚了能不能在你们家借宿?”

  听到封门村三个字,那个村妇愣了一下,笑了笑,“跟我来吧!”

  她竟然同意我们去她家借宿,这让我很意外,这个村的人好像对封门村都是谈虎色变,为什么这个有些奇怪的村妇好像一点也不在意。

  正当我们准备跟着村妇去她家的时候,一个穿着一身有些脏旧的中山装的中年男子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你们两个跟这个女人去干吗?”中年男子目光很警惕很厌恶的看着那个挑水的村妇。

  “我们要去封门村,今晚要去这位大姐家里借宿!”

  听到我这句话,那个男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变得苍白了起来,他紧紧地盯着我,“这个女人是妖怪,你们去她家就是找死!我是这里的村长,你们想借宿可以来我家,正好我家里还有五个要去封门村的!”

  更}新最快《上酷QG匠tE网$p

  这个女人是妖怪,你们去她家就是找死!我愣了一下,随即笑了笑,在我看来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村长恐怕只是为了多几块借宿费。

  “不用了!”我谢绝了村长的好意,就算这女的真是妖怪,我身边还跟着马向华这个道士,我怕啥。

  “哎!”村长叹了一口气,看了那个女人一眼,转身就离开了,从始至终那个女人都没有说话。

  那个女人挑着水桶慢慢地朝着村子边缘走去,我看了马向华一眼,他没什么反应,我也跟了上去。

  走了十多分钟,在村子边缘一个小院子前面停了下来,“到了!”她回头朝我们笑了笑,而我则是急忙跑上去帮她推开了院门。

  就在我回头的那一刹那,我忽然看到她的水桶里有个什么东西闪烁了一下,再一看又消失了,我愣了一下,瞪大眼睛想看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水桶里原本清澈透明的水慢慢的变成了血红色,还咕噜咕噜的冒起了水泡,一个人头慢慢的从水桶里飘了上来,那个人头咧开嘴朝我笑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