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小旅馆之后,我依旧感觉后背发寒,我刚刚撞鬼两次的事也被殷剑这个大嘴巴说了出去,殷玲也是凑上来,饶有兴致的看着我。

  “我都没试过一晚上连续撞鬼两次,你小子运气真好!”

  面对殷玲的挖苦我只能瞪了她一眼,其实我很想说,鬼见到你都得躲着走,你怎么可能撞鬼。

  殷剑给我递了一杯热茶,道:“你电话说的很着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我爸妈不见了!”

  殷剑楞了一下,试探着问:“你的意思是你爸妈失踪了吗?”

  我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他们好像很久没回家了,电话也打不通,我也没接到任何消息!”

  “没准他们出去旅游了,过几天就回来了!”殷剑拍了拍我的肩膀安慰道。

  他们就算是出去旅游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消失,我怀疑他们是被人绑走了!

  “被人绑走?”

  我点了点头,“我刚回到家,突然就出来两个人抢走了我的玉葫芦,然后我想来找你们,结果就撞鬼了!”

  殷剑和殷玲也是陷入了沉默,过了半晌殷玲才抬起头来看了看我,试探着道:“你的玉葫芦被人抢走之后你就撞了两次鬼!”

  殷玲这么一说,我也愣住了,从小到大我都没撞过鬼,但是今晚就在我的玉葫芦被抢走之后,我竟然连续撞了两次鬼,这两件事难道是因果关系?

  “那你之前有没有撞鬼过?苏雪是有人故意安排的不算!”殷玲继续道。

  我摇了摇头,在这一瞬间,殷剑和殷玲看向我的目光变得有些诡异了起来。

  “你们干嘛那么盯着我看?”

  “你知道玉葫芦是干什么用的吗?”殷剑看着我,问了一个和我撞鬼八竿子打不着的问题。

  “不就是个挂件吗?”

  古代人们随身佩玉就是为了驱邪,而葫芦则是道家常用的收鬼法器,所以玉葫芦在道家就是镇鬼驱邪的利器,你的玉葫芦应该就是一件法器。

  这一瞬间,爷爷口中我那虚无缥缈的死劫似乎变得清晰了起来,我愣了几秒钟,喃喃自语着:“这不可能!没有这么巧的事!”

  殷剑和殷玲看向我的目光更加的好奇起来,“你这个玉葫芦是怎么来的?”

  玉葫芦是爷爷给我的,从小我一直戴在身上。

  “那你爷爷为什么要给你玉葫芦?一般驱邪镇鬼用符咒就够了,犯不着用玉葫芦!”

  我爷爷说我是鬼命,给我留下这个玉葫芦之后就消失了!

  听到鬼命这两个字的时候,殷剑和殷玲脸上的神情就像吃了苍蝇一样,直勾勾的盯着我,那样子就像是在看珍稀动物一样。

  过了半晌,殷玲和殷剑互相对视了一眼,然后殷玲从口袋里掏了三个鸡蛋放在桌子上,对我说:“你随便拿一个!”

  我愣了一下,虽然搞不懂她们要干什么,但是还是随手拿了一个递给了殷玲,殷玲接过鸡蛋,又放到了桌子上,三个鸡蛋来回换了几次位置之后,又让我拿,来来回回拿了十多次之后,我忍不住道:“你究竟想干嘛?”

  殷玲收起鸡蛋,面色变得凝重了起来,“刚刚那些鸡蛋都是混头蛋,有两个蛋里面没鬼,有一个蛋里面装着一只鬼,而你拿了十多次每一次都拿到有鬼的那只蛋!”

  更s新04最快上u$酷$w匠@5网!

  “卧槽!”当时我就吓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拿到一次有鬼的混头蛋可以算是走霉运,但是连续十多次都拿到,那就不单单是走霉运那么简单了。

  殷玲目光很凝重的看了我一眼,“刘阳,现在你应该先考虑怎么保住你的小命,再去找你爸妈!”

  殷剑也是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看着他两不像是说谎的样子,在回想起今晚我撞鬼的事情,我也慌张了起来,“鬼命真的有你们说的那么恐怖吗?”

  殷玲咧嘴笑了笑,道:“阴年阴日阴时出生的人就叫鬼命,这种人从出生的那一刻就会遭受到周围百鬼的侵袭,所以很多鬼命人在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就算侥幸没夭折,也会体弱多病经常被鬼骚扰,绝对活不长,你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就是因为有那个玉葫芦一直在保护你,现在你的玉葫芦被人抢走了,以后你就会百鬼缠身!”

  “这……这不可能吧?”

  殷剑点了一根烟抽着,满脸玩味的看着我,“不可能,你今晚不是已经开始撞鬼了吗?说不定等会你睡觉的时候还会有一只女鬼爬你床上去哦!”

  “小子从现在开始你就是一个灵异版的雷达,你不去找鬼,鬼也会来找你,所以从现在开始你走到哪都会撞鬼哦!”

  以前我不相信我的死劫,但是现在事实已经摆在了我的眼前,几乎是在瞬间我就像是被抽干了浑身的力气一般,瘫软在了那里。

  殷玲也是朝我投来了同情的目光,“你放心,今晚有我们在你肯定不会再撞鬼,所以你先好好休息吧!”

  夜幕显得那么寂静,我一个人呆坐在床上,把房间里所有的灯都打开了,我害怕一旦房间陷入黑暗,就会有一群鬼朝我扑上来,我不能想,也不敢想以后我走到哪都会撞鬼的生活会是什么样的?甚至我连自己能活多久都不知道,今晚的亡灵渡差点就要了我的命,以后我在撞鬼还会每次都有人来救我吗?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是否定的,今夜我再一次陷入了迷茫。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