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笼罩下的双流县就像是一个大型农村一般,寂静的有些可怕,我就像是一只游魂野鬼一样飘荡在大街上。

  呼!

  一阵夜风吹过,我感觉到一阵刺骨的凉意,下意识的我缩了缩脖子,就在这个时候,一辆公交车不急不慢的朝我开了过来。

  公交车停下的时候,发出了哧的一声,嘎吱一声,车门缓缓打开了,我下意识的朝公交车上看去,偌大的公交车上只坐着两三个人,他们都低着头,车子里也是一片寂静。

  “双流县什么时候有公交车了?”我愣了一下,看着眼前这辆活生生出现在我眼前的公交车,下意识的嘀咕了一句。

  “小伙子,还愣着干嘛!这是末班车了,再不上去可就没车了!”正当我疑惑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个老奶奶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的声音吓了我一跳,一回头,我就看到一个身形佝偻,白发苍苍,一张脸就像是一个风干了的橘子一样的老奶奶正抬着头,看着我咧嘴笑着,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老奶奶的笑容有点渗人的感觉。

  “谢谢我马上上车!”我友善的朝那个老奶奶笑了笑,刚刚脑子里的顾虑也被抛到了脑后,不自觉的迈开步子就上了公交车。

  我刚刚一上车,车门砰的一下就关了起来,巨大的响声吓了我一跳,我转过身想要找个座位坐下,没想到刚一转过身,一张正咧着嘴笑得脸庞就映入了我的眼帘。

  “桀桀!”

  刚刚在我身后的那个老奶奶突然出现在了我的背后,她的喉咙里发出一阵阵刺耳难听的笑声,就像是铁片刮在石头上一样,“啊!”我被吓得大叫了一声,那个老奶奶的身子颤抖了起来,我的瞳孔在这一刻猛地就放大了起来,那个老奶奶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咧嘴笑着,她脸颊上的肉一块块慢慢的掉了下来。

  啪嗒!她的眼珠就那么直挺挺的掉在了我的脚边,“啊!”眼前如此渗人的场景吓得我亡魂皆冒,我猛地转过身想要下车,等我转过身,才发觉刚刚还很空荡的公交车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挤满了人,整整一车的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看着我,他们脸上的肉开始慢慢的腐烂了起来,然后一块块掉落了下来,露出了里面那白森森的骨头。

  我完全愣在了原地,目光下意识的朝公交车驾驶座的方向看去,哪里空无一人,哪里有什么驾驶员,没有驾驶员的公交车就那么静静的往前开。

  整整一个车厢的鬼慢慢抬起了双臂,朝我逼近了过来,前后左右密密麻麻的全是鬼,当时我完全愣住了,甚至连惨叫都忘了。

  就在我以为我必死无疑的时候,紧闭的车门砰的一声就被人给踢开了,殷剑叼着一根烟就冲了上来,几只鬼立马朝他扑了上去,殷剑猛地张开嘴,一大口烟朝那几只鬼喷了上去。

  那几只鬼立马就被弹开了,殷剑一个箭步冲过来,一把拽住被吓呆的我,冲下了公交车。

  他看了一眼被吓呆的我,皱了一下眉头,回头朝我喷了一口烟,一股很刺鼻很辛辣的感觉瞬间就把我惊醒了过来,“呼!呼!”惊醒过来之后,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一滴一滴豆大的冷汗顺着我的额头滑落了下来。

  $A最√U新H$章节x}上酷_匠网%~

  “小子,还好我接到你的电话之后觉得不对劲就赶了过来,要不然现在你就成鬼了!”

  我后退了几步,靠在路边的路灯杆上,过了好久才彻底清醒过来,“谢谢你!”

  殷剑转过身,饶有兴致的看着我,“你小子挺牛逼啊!亡灵渡这玩意你都能遇到!”

  看着殷剑满脸笑意的脸庞,我差点没直接一巴掌抽上去,但是想了想我和他的战斗力根本不在一个等级上,我还是放弃了找虐的想法。

  “亡灵渡?那是什么东西?”

  亡灵渡也称怨灵渡,世界上每天都要人死去,其中有一部分前往阴曹受审投胎,也有变成游魂野鬼的,还有一部分变成恶鬼、厉鬼为祸人间,这里面有一个很特殊的群体,就是亡灵,也就是那些枉死的人,这种灵体一般都有很大的怨气,不能投胎,地府里的枉死城就是关押亡灵的,而亡灵渡就是地府专门押送亡灵的交通工具,它可以是任何交通工具。

  听完之后,我当时就倒吸了一口凉气,刚刚那整整一车的都是亡灵。

  “哥哥!哥哥我迷路了!”正当我被惊的不轻的时候,忽然我感觉有人在拉我的衣袖,我低下头一看,原来是一个抱着一个洋娃娃的小女孩正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我,这个小女孩看起来不过五六岁的样子,就像是一个白瓷娃娃一般的可爱。

  “那你记不记得你家住在哪里?大哥哥送你回去好好!”我蹲下身子,抬起手想要去捏捏这个小女孩的脸蛋。

  没想到那个小女孩竟然歪着脑袋躲开了我,还嘟囔着嘴道:“大哥哥别碰我的脑袋,它会掉下来的!”

  一个五六岁的小萝莉和你说别碰她的脑袋,不然会掉下的,是人都会觉得她在开玩笑,我噗嗤一笑,伸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小家伙,拿哥哥寻开心呢!”

  忽然!哐啷一声!那个小女孩的脑袋就掉了下来,她的脑袋在地上翻滚了一下,然后直勾勾的盯着我,嘟囔着嘴:“大哥哥,你看我的头真的掉下来了哦!”

  殷剑走过来看了一眼小女孩,“玩够了该走了,要不然别怪我翻脸!”

  那个小女孩吓得后退了几步,弯下腰捡起自己的脑袋,朝我咧嘴笑了笑,转眼就消失在了我的眼前。

  “小子,我越来越觉得你有趣,普通人一辈子也不一定能撞鬼,你小子一晚上撞两次!”

  我抬起头有些惊魂未定的瞪了殷剑一眼,一晚撞两次鬼,而且都是在我玉葫芦被抢走之后,这究竟是巧合还是我死劫的开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