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人究竟是谁?他为什么要让苏雪来找我?还有他究竟想给我什么东西?

  带着满脑子的疑问,我走到了苏雪的墓碑旁边,蹲下身子仔细的摸索了起来,很快我就在墓碑的左下角摸到了一块凸起的石块,翻开石块,一张纸映入了我的眼帘。

  酷\匠5P网永9久●免+(费b看小说R

  或许我一直想要追查的真相就在这张纸上,颤抖着手我拿起了这张纸,翻开一看,简单的几行字跃入眼帘。

  “当你找到这封信的时候,你的死劫也到了,而你也发现了苏雪的地魂,我知道你有很多问题想问我,但是有些事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时机成熟我自然会把所有事都告诉你,带走苏雪的地魄,保护好她,很快马晓勇就会让你离开成都去避劫,记住从你外出避劫的那一刻开始,就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话,包括你最亲的人!切记不要让殷家的两个小娃看到这封信!”这封信的落款是爷爷。

  读完这封信,我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安排苏雪来找我的竟然会是爷爷,他既然来双流县找过苏雪的地魄,那么他为什么不来见我?他消失了这么多年,究竟是去干什么了?他竟然知道有一天我会和殷剑、殷玲来苏雪的墓地并且发现苏雪的地魂,这封信为什么不能让他们两个看到?还有他信里说的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最亲的人,难道我连他也不能相信吗?以及爷爷三番四次提及的死劫究竟是什么?

  “刘阳,你怎么了?”殷剑和殷玲有些担忧的看着像傻子一样呆傻的我。

  我回过神来,急忙把那封信给收了起来,然后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那个人是谁?他有什么东西给你?”殷玲一双大眼睛盯着我,那样子就像是要看穿我所有的秘密一样。

  “没说什么大事,那个人我也不认识!”我挠了挠脑袋,打了一个哈哈,殷玲狐疑的看了我一眼,也没有继续再追问下去。

  “那现在苏雪的地魂怎么处理?”我伸手指了一下苏雪的地魂,转移了话题。

  殷剑和殷玲互相对视了一眼,殷玲开口道:“看现在这样子,苏雪的地魂用不了多久就会灰飞烟灭!”

  “你一定有办法救她的对吧?”

  殷玲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点了点,“我有办法救她,但是我为什么要帮她?”

  “你就当是帮我行不!”当时我差点没给这姑奶奶跪下。

  “我和你很熟吗?我出手的价钱很贵的,十万块一次!”说着殷玲就朝我伸出了手掌。

  我差点没被殷玲呛得吐血,老子一个屌丝能拿出十万块来吗?四周纸钱倒是挺多的,你要吗?

  “做个交易吧!你把你刚刚在墓碑下面找到的东西给我看看,我就帮你救苏雪!”殷玲的眸子里闪过一丝小狐狸一般狡黠的神色。

  信上爷爷最后语气很慎重的交代我不能让殷剑、殷玲看到这封信,一时间我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姑姑,苏雪这么可怜难道你忍心看她地魂灰飞烟灭,投不了胎吗?”殷剑看了看苏雪,回头盯着殷玲开口道。

  闻言,殷玲瞪了殷剑一眼,再看了看躲在我身后的苏雪,冷哼一声,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符咒,嘴里念道:“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三阳之光护三魂!”咒语落下,符咒猛地燃烧了起来,燃烧的火焰化作了一片光点,慢慢地落到了苏雪地魂的身上,星光落下,苏雪的地魂好像变得凝视了有些,没有之前那么虚幻了。

  随后殷玲拿出一张收鬼符,把苏雪的地魂收了进去,做完这些之后,她随手把装有苏雪地魂的符咒扔给了我,“每天三炷香诚心供奉,能收到香火她的地魂就不会散!”

  “谢谢你!”我小心翼翼的把苏雪的地魂收了起来,殷玲则是冷哼了一声,没有看着我,我们谁都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苏雪的坟墓遇到这样的事情。

  “你们说那个人为什么要把苏雪的地魂给抽离出来?”

  听我这么一说,殷剑和殷玲再一次皱了一下眉头,殷剑深吸了一口气道:“想要投胎必须是七魄散尽,三魂归一,苏雪变成了厉鬼,那个人抽了她的地魂恐怕是想断了苏雪放下执念以后的投胎之路,前两次我们见到的苏雪浑身充满戾气,一见面就动手,完全没有理智,恐怕就连她的七魄也被抽了情魄!”

  人死了就算是变成了厉鬼,只要放下执念之后,都能回归本性去地府投胎,但是如果被抽了一魂和七魄中的情魄,那么就算厉鬼放下了执念,也不可能回归本性,去地府投胎,只会永远成为只会杀戮的厉鬼。

  “妈的!要是让我知道是谁干的,老子一定把他大卸八块!”

  殷玲看了我一眼,道:“上次苏雪是被马晓勇带走的,恐怕抽离苏雪地魄的就是马晓勇!”

  我一愣,李保全死的那晚,苏雪出现在了案发现场,被殷玲打伤,最后马晓勇突然出现带走了苏雪,难道真的是马晓勇抽离了苏雪的地魂?他这么做又是为了什么呢?这一切的疑问恐怕只有等我们回到医科大学之后,才能一一揭开了。

  等我们回到住宿的小旅馆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了,草草的吃了几口早点之后,我们三个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再一次赶到了苏雪的墓地,因为我们还没有抓到童可可,也不知道童可可什么时候会最后一次去苏雪的墓地,所以我们只能选择最原始最笨拙的办法蹲守在苏雪的墓地。

  中午炙热的骄阳高高的悬挂在半空之中,山上二十多度的高温搞得我们昏昏欲睡。

  “有人来了!”正当我们昏昏欲睡的时候殷剑猛地推了我们一把。

  我和殷玲惊醒过来,顺着殷剑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一个人正朝着苏雪的墓地走了过来,那个人会是童可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