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我这么一说,殷剑和殷玲思索了片刻,也没用反对,现在我们仅仅只是猜测出童可可最有可能藏身在双流县,但是这个猜测还没有得到证实。

  “苏雪的墓地就在凤凰公募!”

  “那个地方我知道,是双流县最大的公墓!”

  虽然现在天已经快黑了,但是好在外面还有不少出租车,在殷玲的淫威下,殷剑百般不愿的给了出租车司机五百块钱,司机这才送我们到了凤凰公墓。

  等我们赶到凤凰公墓的时候,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公墓建在一座海拔不过几百米的山上,山下有一条水泥铺的路一直蜿蜒到山顶,朦胧的夜色之下,山上一座座墓碑若隐若现的,带着丝丝凉意的夜风呼啸而过,路边一排排松柏发出沙沙的声音。

  远远地我就能看到一朵朵淡蓝色的鬼火在墓地里漂浮不停,“这么多墓碑,咱们怎么找啊?”我挠了挠脑袋,这凤凰公墓,少说也有几千个墓碑,来之前我们光想着打听苏雪的坟墓在哪,却忘了问具体位置。

  “这个简单,这里这么多坟墓,总有几只还没投胎的鬼魂,随便找一只出来问一下就知道了!”殷玲杨了杨眉毛,右手一掐剑诀。

  “老祖传令牌,四方小鬼速归来,听我号令!”

  咒语落下,殷玲手掌一挥,一把纸钱就撒了出去,纸钱在夜风中打着旋,慢慢地落到了四周的草丛里。

  呼!

  那些纸钱刚刚落地,四周忽然就掀起了一阵阴风,紧接着一股股浓雾一般的阴气就从不知名的角落里喷涌出来,翻腾的阴气之中,一个个鬼影若隐若现。

  殷玲看了一眼出现的这些鬼影,点了点头,道:“这里埋葬了一个叫苏雪的姑娘,你们谁知道她的坟墓在哪里?”

  U《最-新章G节@上k酷@匠rf网¤*

  那些鬼影开始晃动了起来,好像是在议论这什么,最后一个看起来五十多岁的老鬼站出来,叽里咕噜的对殷玲说了一大堆话。

  “我擦!他说什么呢?我怎么一个字也听不懂?”

  殷剑斜眼看着我,道:“他说的是鬼话你当然听不懂,人死了之后,头七前说的是尸话,头七之后说的就是鬼话!”

  “那上次在7栋,那个鬼怎么能说人话?”

  “那只鬼少说也有几百年道行,当然能说人话了!”

  “苏雪的坟墓就在山顶!”说完殷玲便是大步流星的直奔山顶而去,而我和殷剑也急忙跟了上去,一路走上来,我总感觉四周阴气沉沉的,不时的还有一两朵鬼火从我眼前飘过,搞得我一路上都是头皮发麻。

  凤凰公墓山顶上虽然很宽阔,但是奇怪的是葬在这里的坟墓却不多,只有四五个而已。

  “找到了!”殷剑伸手指了指一块很矮小的墓碑,我和殷玲急忙跑了过去,借着山顶朦胧的月光,我看到了墓碑上碑文,还有一张镶嵌的墓碑里的照片,照片上苏雪脸上挂着一抹浅浅的笑容,看起来是那样的迷人。

  “你看这里还有一束花!”殷玲弯腰从墓碑前面抱起了一束有些枯萎的百合。

  我接过花束看了看,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升起了一丝淡淡的失落。

  “从这束的枯萎程度来看,放在这里的时间应该不会超过一个星期,和童可可消失的时间吻合,苏雪在这里没亲人也没几个朋友,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童可可就在双流县,至少她来过双流县!”

  “童可可已经来看过苏雪了,那她会不会已经离开双流县了?”

  我笑着摇了摇头,道:“现在距离童可可消失不过一星期,她的身体一定还没恢复,所以她一定还躲在双流县,我相信她离开双流县之前,一定会最后一次来看苏雪的,我们只要盯紧这里一定能找到童可可!”

  童可可自导自演一处假死的戏码,为的就是作案后能脱身回美国,而她回美国之后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回来了,临走前最后看苏雪一次,是必然的。

  现在关于童可可的消失之谜已经彻底得到了证实了,接下啦我们所要做的就是等她出现,谜底彻底解开,我却没有一丝开心,反而心里更加的失落了。

  呼!

  一阵阴风呼啸而过,吹乱了我的头发,我没感觉这阵风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殷剑和殷玲却是在这一瞬间就皱起了眉头,他们两人一左一右把我挡在了身后。

  见他们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我眉头皱了一下,道:“怎么了?”

  “有鬼气!”殷玲低声说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我差点没一个跟头栽倒,大姐我们现在墓地,墓地里没有鬼气才不正常。

  “是很熟悉的鬼气!”殷剑补充了一句,我一愣,很熟悉的鬼气?也就是这里有一只我们见过的鬼?凤凰公墓埋葬的人有一千多,鬼魂自然不在少数,但是要我和殷剑、殷玲三人都见过的鬼,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苏雪!

  “怎么可能是苏雪!她不是被马晓勇给抓走了吗?”我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几乎是下意识的就脱口而出了这句话。

  “是不是苏雪,让它现形就知道了!”殷玲一挑眉头冷呵一句,说话的时候她手指尖已经夹了一张符咒。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现形!”

  殷玲手中的符咒瞬间射出一道黄色的光芒,光芒所过之处,阴气如同残雪遇到熔岩一般飞速的消退而去。

  “啊!”

  苏雪的坟头上传来一阵很低沉的闷哼,一个人影慢慢地显露了出来,除了苏雪还能是谁?看到苏雪的那一刹那,我的瞳孔都在瞬间放大了,眼前的苏雪和我第一次见到苏雪一模一样。

  “正愁找不到你,没想到你还敢自己找上门来,今天姑奶奶就收了你!”殷玲冷冷的看着苏雪的鬼魂,手掌一挥,一个精致小巧、浑身刻满了咒文的葫芦就对准了苏雪。

  “不要!我有话要说!”见殷玲掏出法器,苏雪忽然开口大喊了一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