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一个疑点没有解开!”我低着头,嘴里呢喃了一句,转身就冲下了楼,殷剑和殷玲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

  离开酒店以后,我直奔医科大学的图书馆而去,殷剑和殷玲看着在图书馆里四处乱翻的我,差点没直接冲过来揍我一顿。

  “找到了!”

  “草!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看心理学!”

  我丝毫也没有要搭理殷剑的意思,只是轻轻翻开了这本书,心理学包含的范围很广,它是研究人和动物心理现象发生、发展和行为规律的一门科学,我颤抖着手指在目录上找到了心理治疗的这一章,催眠心理治疗!这六个大字像是钢针一般狠狠的刺进了我的心脏里,这一刻我整个人的呼吸都变急促了起来。

  “咱们去警局!”

  我也不顾殷剑和殷玲的抱怨,火急火燎的就朝警局赶去。

  “这么着急,莫非又有什么发现了吗?”

  “这小子今天神神叨叨的,你问他自己!”殷剑伸手指了指我。

  “张队长,还麻烦把陈法医叫来,有些事需要他配合!”

  张子健看了我一眼,转身去叫陈法医了,众人都到了之后,所有的目光都再一次汇集到了我身上。

  “你有什么发现就赶紧说!”

  我记得第二次去444号宿舍的时候,向雪和赵玉晓说过冯钰棋在跳楼之前吃过安眠药,陈法医你有没有在赵玉晓的尸体里检查到安眠药的痕迹。

  陈法医点了点头,“赵玉晓的尸体里有安眠药的成分,不过这和她的死有什么关系?赵玉晓是被摔死的,她体内的安眠药分量不足以致命!”

  正因为赵玉晓和冯钰棋体内的安眠药分量不足以致命才给我们造成了误区,今年新生特别多,7.8栋宿舍楼重新启用,这一点是整个案件能否成功的关键,因为以前7栋就穿过闹鬼,所以没人回去住一间闹鬼的宿舍,学校为了证明7栋没有闹鬼,一定会安排苏雪以前的舍友去住。

  第一天开学444号的乌龙事件就是整个谋杀的引子,因为冯钰棋三人都曾经伤害过苏雪,再加上李子明的死,所以她们三人心里一定对苏雪存在恐惧,童可可就是抓住她们三人的这个心理条件,凭她和苏雪有五分相似的面容,再加上她故意制造出来的电路故障,足以让冯钰棋三人受到惊吓,我查过冯钰棋,她生性就胆小,被童可可这么一吓,晚上睡不着只能靠安眠药入睡。

  而童可可在美国大学期间主修的就是心理学,所以她能很好的抓住并且利用每个人的心理活动,心理治疗里面有一科叫催眠治疗。

  “陈法医我想问人在什么情况下最容易被催眠?”

  )T看{正J版章节e上}x酷5匠/网#c

  闻言,陈法医略微思索了片刻,才开口道:“想要催眠一个正常人很难,一般人只要在极端情绪下或者是意识低迷的时候就很容易被催眠!”

  冯钰棋胆子本来就小再加上她对苏雪的愧疚被童可可导演的闹鬼一吓当时肯定是处于极端恐惧的情绪下,而安眠药是一种能对大脑皮层和中枢神经起抑制作用的药物,它能让人的意识渐渐地低迷起来,有了这两个条件,童可可想要催眠冯钰棋就是易如反掌的事情。

  张子健和陈法医对视了一眼,皆是被我说的目瞪口呆,“刘阳,你的意思是冯钰棋是被童可可催眠了然后自己跳楼的!”

  “现在这是唯一合理的解释!”

  张子健把目光看向了陈法医,“老陈,催眠真的能让人自杀吗?”

  “张队,催眠杀人的案子在国外很多,邪教洗脑让那些平民要生要死也和催眠是一个道理!”

  “喂!你说的仅仅只是你的猜测,那要是童可可不会催眠这些逻辑就解释不通!”殷玲撇了撇嘴道。

  警局物证室有一块童可可留下的怀表,那就是证据!

  “那赵玉晓和向雪是怎么死的?”

  我看着殷剑和殷玲开口道:“你们还记得我今天在444号宿舍被衣架砸到头以后,带你们在两家酒店楼顶做的那些事吗?”

  那天晚上我和殷剑看到赵玉晓从对面酒店楼顶朝我们飘了过来,当时她的头发都是朝上的,如果是正常情况下,就算是人漂浮在半空中头发也不可能是朝上的,而酒店楼顶和我们住的房间刚好存在一个高差,房间窗子的挡雨板高度有二十厘米,刚好和赵玉晓头发的长度差不多。

  当时的情况应该是这样,有一根绳子连接在酒店楼顶和我们所住的房间之间,童可可催眠了赵玉晓之后,让她自己走上楼顶,然后把自己的头发拴在绳子上,往下一跳,因为高差的作用,赵玉晓看起来就像是朝我们飘过来了一样,当时赵玉晓在我们窗子前面停了几秒钟,那个时候她还没死,等我们回过神,她的头发已经承受不了体重,自己松开了。

  至于向雪是怎么死的,我还没找到答案,向雪是在走出楼梯口的时候被砸死的,当时她肯定没有被催眠。

  “那苏雪的鬼魂三番四次出现在案发现场是怎么回事?”殷剑皱了一下眉头,开口问了一句。

  “这个我也不知道,刚刚我说的那些都是我的猜测,只有找到童可可才能证明是真是假!”

  虽然冯钰棋和赵玉晓死都有了一个猜测,但是童可可的下落却始终是一个迷。

  “现在苏雪的仇人都死了,她会不会已经回美国了?”殷玲开口打破了会议室压抑的气氛。

  “殷玲你真是我的福星!”听到殷玲这句话,我当时差点没直接跳起来。

  童可可抽了那么多血,现在一定很虚弱,这个时候她不可能回美国,而她既然是回来帮苏雪复仇的,现在她最有可能藏身的地方就是苏雪的老家双流县。

  我也不知道找到了童可可的下落对我来说究竟是福还是祸,之后在去回双流县的途中,爷爷口中我的死劫竟然悄然而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