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我命令你把所有细节都想起来!”

  殷玲的声音如同魔音一般在我耳边响起,我木讷的点了点头,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开始仔细回想着三个女生死的时候的各种细节。

  等我说完所有细节,殷玲点了点头,拍了拍手掌,耳边突然响起的掌声让我从那种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惊醒了过来。

  “草!刚刚你对老子干了什么?”

  殷剑看了我一眼,语重心长的道:“早跟你说了,这个女的惹不起,刚才她给你施展了摄魂术!”

  “什么是摄魂术?”

  殷剑摸了摸下巴,思索了一会,“摄魂术是一种能影响人脑电波的秘术,和现在的催眠术差不多!”

  我有些警惕的看了殷玲一眼,现在我算是领教到了这个女人的恐怖,要是在得罪她,搞不好哪天她不爽了,给我来个摄魂术,然后让我去大街上裸奔神马的就蛋疼了。

  “走吧!去现场看看能不能发现点什么?”

  我们三人先去了7栋,冯钰棋和向雪都是在这里死的,当时向雪刚刚走出宿舍楼就被一块从天而降的青石板给砸死了,现在假设那块石板是人搬上去的,要在向雪走出宿舍楼的瞬间用石板把她砸死,这就需要知道向雪走出宿舍楼的准确时间?这个凶手是怎么可能知道,前面的假设成立,但是有一个前提,石板必须会掉下来,但是警察搜过7栋,根本没人,当时童可可也在我们身边,那石板是怎么掉下来的?

  “石板是从602的挡雨板上掉下来的,咱们上去看看!”

  宿舍一共有六层,六楼每一间宿舍的楼顶上都有一块挡雨板,就在窗子顶上,挡雨板只有三十厘米的宽度,一般人上不去,跟不用说在搬一块五十公斤的石板。

  没办法,我只能从从楼顶,拽着绳子下到602的挡雨板上查看,三十厘米宽,一米五长的挡雨板,我看了几遍都没发觉不妥的地方,仅仅只是在挡雨板的角落里找到了一块塑料碎片。

  “这是什么玩意?”殷剑看着我手里的塑料碎片,问了一句。

  我端详了一下手里这块塑料碎片,摇了摇头,“不知道,有点像是玩具车上的!”

  我们仔仔细细的搜遍了整个六楼都没用找到一点有用的线索,“咱们去444号宿舍看看!”

  hl酷J匠n网`-首/发z

  随后我们到了444号宿舍,刚一推开宿舍门,一阵阴风就迎面扑来,吹得我虚眯上了眼睛,忽然!刷!我隐约看到一个黑影急速朝我脑袋袭击了过来。

  脑袋上传来一阵刺痛,我睁开眼睛,才发觉原来砸到我的是一个衣架,宿舍里有一根从窗户上连接在门头上的晾衣绳,衣架本来是挂在靠近窗户的位置,因为我一开门,窗户没关,宿舍里瞬间就形成了对流风,衣架就被吹的顺着晾衣绳滑了下来,不偏不倚砸在了我脑袋上。

  不经意间我被衣架砸到头,当时我就愣在了原地,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根随着微风晃动的晾衣绳。

  “刘阳!”殷剑叫了我一声,我依旧是死死的盯着那根晾衣绳。

  “这小子不会被衣架给砸傻了吧?”殷玲走过来,抬手在我眼前晃了晃。

  瞬间我就回过神来,然后一把抓住了殷玲的手掌,拖着她就往外跑,“走!马上去酒店!”

  “牛逼啊!敢吃这女人的豆腐!”殷剑看着我的背影小声嘀咕了一句。

  “放开我!”殷玲一直被我拽出了宿舍楼,她才挣脱了我的手掌,而我这也才回过神来,急忙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她,刚刚一走神就抓了她的手,这女人不会弄死我吧?

  殷玲低着头就从我身边走了过去,这一幕刚好被殷剑看到了,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就像是见鬼了一样,“卧槽!我看到了什么?你抓了她的手,这个女人竟然没弄死你!”

  “不是要去酒店吗?谁在敢乱说,以后睡觉都得给我睁着眼睛!”

  我和殷剑皆是狠狠的打了一个寒蝉,乖乖的跟着殷玲朝酒店赶去,酒店的楼顶,也就是当晚赵玉晓跳楼的地方,我站在楼顶边缘打量着对面当晚我和殷剑住的那间房,赵玉晓跳楼的地方和我们住的房间相隔了一条街,两处的也存在十多厘米的高差。

  “走!去对面楼顶!”

  “去对面楼顶干嘛?”

  我也没回答他们,只是自顾自的朝对面楼顶赶去,在对面楼顶我又仔细的看了一番,然后回头朝殷玲说道:“那个我能不能借你的几根头发用用?”

  殷玲有些警惕的盯着我,“你要干嘛?”

  “我又不会道术,不可能用你的头发害你,用完了我就还你!”虽然我不会道术,但是我也知道身体上的东西和生辰八字对一个道士来说很重要,落到敌人手里说不准就有生命危险。

  见我这么说,殷玲这才点了点头,从头发拔了三根头发递给我,我接过她的头发,看了看,“大概有三十厘米!”

  “殷剑,你下去量一下我们住的那个房间的挡雨板有多高?”

  “你小子到底要干嘛?”殷剑和殷玲都是满脸狐疑的看着我,显然我一连串的怪异举动落在他们的眼里都像是疯子。

  “让你去你就去!”

  “小子,要是等会你解释不清楚让我白干苦力,老子就弄死你!”殷剑骂骂咧咧的抓着排水管下到当晚我们住的那个房间的窗子上方。

  “大概能有二十厘米左右!”

  得到这个数据,我咧嘴笑了笑,身子踉跄着后退了几步,整个人就像是突然之间癫狂了一般。

  “喂!你小子到底什么意思?一会看着一会看那,现在还笑得那么怪!”

  殷玲走过来抬手摸了摸我的脑门,“没发烧啊!不会真的是被那个衣架给打傻了吧?”

  “我想我知道赵玉晓是怎么死的了!”

  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瞬间就让殷剑和殷玲愣在了原地,片刻之后,他们瞪大了眼睛看着我,“快说她是怎么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