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栋实验楼地下一层是全校所有学生都害怕去的一个地方,因为解剖课就是在哪里上,哪里有一个很大的人体标本室,里面摆满了各种泡在福尔马林里的人体器官,还有一个冷库里停放着尸体,我也搞不懂马晓勇怎么会约我在那个鬼地方见面。

  刚一走进实验楼地下一层,我就感觉到一股浓郁到难以散开的阴冷,穿过一条狭长昏暗的走廊,我停在了一扇大门前面。

  “进来吧!”

  我还没敲门,里面就传来了马晓勇的声音,一推开门首先引入我眼帘的就是一具能看见内脏装在一个大玻璃罐里的尸体,四周也是摆满了各种罐子,里面全是人体上的东西,看得我后背一阵发寒。

  “是你爷爷让你来找我的?”忽然在我背后响起的声音,吓得我差点没跳起来。

  “恩!”

  之后马晓勇围着我仔仔细细的看了一圈,那样子根本不像是再看一个人,更像是再看一个宝贝。

  “还有两个月你就满十九岁了!”

  马晓勇没由头的一句话,让我微微惊讶了一下,他怎么会知道还有两个月我就满十九岁了。

  “你知道你爷爷让你找我干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爷爷只让我来找你,没告诉我找你干什么?

  “小子,你爷爷是不是给你留了两样东西?现在把它交给我!”

  虽然现在我还是不相信爷爷口中我所谓的死劫,但是爷爷留给我的东西就算没用,至少那是对他的念想,我警惕的看了他一眼。

  马晓勇呵呵笑了笑,“你放心,你的东西我不会抢,要不然你爷爷那个老家伙也不会放过我!”

  最终我点了点头,从脖子上取下了那个玉葫芦还有那张一直贴身放着的残图递给了马晓勇,他看到这两样东西的时候,眸子里闪过了一丝亮光,然后他颤抖着双手接过两样东西,端详了片刻之后,忽然大笑了起来。

  “哈哈!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到了!”

  我看着突然变得像是疯子一样的马晓勇,心里的疑惑更甚了,爷爷当年突然离开究竟是去干什么了?他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片刻之后,马晓勇冷静了下来,他把玉葫芦扔给了我,“这个东西你好好收着,不要让殷家那两个小娃娃看到,这张图我留下!”

  酉年酉月酉时生,你小子注定一辈子和鬼打交道,你爷爷有没有告诉过你,十九岁的时候你会有一场死劫?

  我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但是我不相信!”

  马晓勇似乎是早就知道我会那么说,他无所谓的摇了摇头,道:“你爷爷那个老家伙也有求我的时候,既然收了这张图,我也会帮你!”

  “我不需要你帮!”

  “哈哈!还有两个月的时间,很快你的死劫就会出现,到时候你自然会来找我!”

  离开实验楼的时候,我抬起头看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忽然有一种自己一直被人在暗中操控的感觉,马晓勇和爷爷口中我即将出现的死劫究竟是什么?还有被马晓勇拿走的那张残图是不是也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东西?

  第二天张子健给我打了电话,说要一起研究童可可的下落,警局的人去搜查了,还没结果,就算童可可一直呆在成都,要从一个拥有几百万人口的城市里找出一个人来也等同于是大海捞针。

  “刘阳,你觉得童可可会藏在哪里?”殷玲盯着我,开口问了一句。

  “我要是童可可,肯定跑路会美国!”殷剑撇了撇嘴说了一句。

  “童可可的下落我暂时也猜不出来,只能让张队长你继续搜查,李保全的离奇死亡现在已经搞清楚了,我觉得我们应该把444号宿舍死的那三个人的离奇死亡搞清楚!”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下来,444号宿舍三个女生死的时候,我们都在现场,而且童可可也在我们视线里,看起来根本没有作案的机会,这也是为什么之前我们都没怀疑过她的原因。

  “张队长,带我去看一下童可可留下的东西吧!说不定能找到线索!”

  张子健点了点头,童可可失踪以后,因为警局还没有联系到她的亲属,所以她的东西都摆在物证室里。

  看着眼前童可可的东西,我手里拿着那块怀表,思绪仿佛回到了第一次在学校我因为想着苏雪的事撞到她的那一幕。

  “我叫童可可刚从美国回来,你就是我在大学的第一个朋友!”

  “偷偷告诉你我在美国已经上大学了,学的是心理学!”

  这些熟悉的字眼就像是钢针一般一根根扎在我的心上,想着想着我竟然流下了眼泪。

  “喂!有没有什么发现?”

  殷玲的声音让我从回忆中惊醒了过来,我急忙擦了擦眼泪,摇了摇头。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怀表啊!”

  “你们不是会道术吗?怎么不能用道术找到童可可!”

  殷剑和殷玲同时白了我一眼,“道术可不是仙术,就算用道术也只能锁定一个大概的范围,根本没用,想要找到准确位置除非知道童可可的生辰八字,还要有她至亲之人从旁配合!”

  我一愣,放弃了用道术找人的想法,之后我和殷剑在殷玲的强迫下仔细的回想着444号宿舍三个女生死之前的各种细节。

  “大姐,你饶了我吧!想来想去都没用啊!”

  “一定是你们没想到重点,继续想!”

  “脑袋疼,想不出来!”我摆了摆手,只要我不愿意,我不信殷玲这个女魔头能强迫去想。

  酷匠}V网首}发S

  殷玲朝我露出了一个很诡异的笑容,她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你要干嘛?”

  “不干嘛?你看我美不美!”

  被她这么一说,我下意识的盯着她看了一眼,当我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我的视线就再也移不开了,她的眼睛似乎有某种魔力一直在吸引着我,渐渐地我感觉自己的意识变得模糊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