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刘阳你不认识我了吗?”情急之下,我大喊了一句,苏雪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锋利的指甲停在了距离我咽喉不到一厘米的地方。

  苏雪停顿的一秒,殷剑已经冲了过来,“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五雷咒!”殷剑大喝一声,他的手掌心里泛起了一阵银白色的电光,砰的一下!五雷咒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苏雪的身体上。

  电光猛地爆发开来,苏雪被击飞了出去,“你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下一刻我感觉到一阵阴冷朝我袭来,抬眼一看,苏雪正死死地盯着我,那样子仿佛要吃了我一般。

  “桀桀!”

  《看*正3"版&w章}k节e上酷Z匠网=

  她嘴里发出一阵阴笑,竟然看着我咧嘴笑了起来,平日里美女对我笑,我会感到骨头酥麻,但是此刻苏雪却是笑的我脊背都一阵发寒。

  嗖!

  苏雪再一次朝我扑来过来,殷剑冷哼一声,右手掐着法诀,连番的打击或许是激怒了苏雪,这一次她的速度很快,殷剑的法诀还来不及打出,就被她抓住了胳膊给扔了出去。

  桀桀!

  她咧嘴朝我笑着,锋利的指甲径直就朝我的心脏抓了过来,现在殷剑和殷玲都不可能来得及救我,那种阴冷的感觉顺着我的毛孔钻了进去,正当我闭上眼睛准备等死的时候,爷爷留给我的玉葫芦忽然传来一阵温暖的感觉。

  砰!

  苏雪还没碰到我,就被玉葫芦散发出来一阵淡黄色光晕给弹飞了出去。

  “玄灵节荣,永保长生,太玄三一,守其真形,五脏神君,各保安宁!”苏雪飞出去的瞬间,殷玲的咒语已经落下,她劈空一掌,一道淡红色的匹练划破夜空重重的轰击在了苏雪身上。

  砰的一下!

  苏雪就被咒语轰击的趴在了地上,身体也变得有些虚幻起来,显然是受创不小。

  “孽畜!敢在姑奶奶面前猖狂,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把你打的魂飞魄散!”说话的时候殷玲手心了已经多了一张白色的符咒。

  “殷家的两个小娃娃,这只女鬼你们不能杀!”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骤然打破了现场的凝重,马晓勇不知道什么时候挡在了苏雪的跟前。

  “是你?”

  殷剑走过来看了我一眼,也站到了殷玲身旁,警惕的盯着马晓勇,“这只鬼我带走了!”

  “想带走这只鬼,先问问我手里的五雷符答不答应!”

  “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咒语脱口而出,殷玲一甩手,五雷符嗖的一下就朝马晓勇冲了过去,符咒飞出的瞬间,一道拇指粗细的闪电从天而降,直击马晓勇而去。

  闪电的速度很快,眼看就要击中马晓勇,他这才抬起手很随意的掐了一个法诀,一个淡黄色的光晕从他跟前升腾而起,砰!闪电重重的轰击在了光晕上,看似薄弱的光晕就连一丝涟漪都没掀起。

  “想要这只女鬼,让殷天正来!”

  马晓勇回头手掌一挥,苏雪就消失在了原地,他转身看了我一眼,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就这么放他走了吗?苏雪怎么办?”

  闻言,殷剑回头瞪了我一眼,没好气的道:“不然你想怎么样?”

  殷玲看了一眼马晓勇离开的方位,一言不发转身就离开了,“完了!完了!这女人要发飙了!”

  “发飙?她看起来很冷静啊!”我有些不解的看着殷剑。

  “暴风雨前都很平静,五雷符是她最强的符咒,结果连那老家伙一根毛都没伤到,这下她不发飙都不可能了!”

  第二天我去找马晓勇,他没在,第三天中午的时候张子健传来消息,我和殷剑、殷玲再一次赶到了警局。

  “张队长这一次找我们来有什么事情?”

  “李保全的死因查清楚了!”说着张子健把一个物证袋放到了桌子上,袋子里有一块烧的黑黑的东西。

  “这是什么?”

  “凸透镜!”

  我一愣,有些难以置信,“你是说李保全是被凸透镜杀死的?”

  张子健点了点头,”应该是事先有人破坏了李保全车子的油箱,然后算准了第二天天晴并且在那个时候李保全回去开车,汽油的燃点不高,凸透镜完全能把汽油点燃!“我和殷剑对视了一眼,眸子里都是闪着难以置信的神色,”难道李保全不是被鬼杀的?“闻言,殷玲等了我两一眼,“没常识吗?大白天的就算是鬼妖都不可能随便出来,更何况苏雪连厉鬼都算不上!”

  会议室里的气氛陷入了寂静,片刻之后,我看着张子健,“张队长的意思是李保全是被人谋杀的吗?”

  “按照现在证据来看,只有这种可能!”

  事态再一次陷入了僵局,如果李保全是被人谋杀的,那么是谁和他有那么大的仇恨?

  现在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就是有人一直在帮苏雪复仇,第二种就是李保全的仇家借助这次的闹鬼风波谋杀了他。

  “我会下去调查和李保全有仇的人!”

  殷玲点了点头,”最有可能帮苏雪报仇的就是童可可!““她已经死了,难道还是童可可的鬼魂大白天出来把李保全弄死了!”

  “我说了没看到她的尸体之前,我不会承认童可可死了!”殷玲瞪着我,我还想反驳,却被殷剑给拉了出来。

  “那女的正在气头上,在闹下去我和你都得玩完!”

  我挣脱殷剑,死死的盯着他,”难道你也觉得童可可没死吗?法医都鉴定过了,现场的血液都是她的!“殷剑点了一根烟,轻蔑的看了我一眼,“失血超过总血量的四分之三也不定会死!”

  “那你试试!”

  他笑了笑,猛吸了几口烟,道:“眼睛有时候也会欺骗你,只要有烟,就算你把我的血都放了我也不会死!”说完他就离开了。

  我站在警局门口,心里第一次开始怀疑童可可还没死,要是她没死那现场大量的血液怎么解释?正常人失血超过四分三是必死无疑的,如果她没死那么她现在在哪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