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剑挣扎着从地上站了起来,他死死地盯着冯钰棋鬼魂消失的地方,目光狰狞的可怕。

  而我扶着殷剑,整个人就像是掉进了冰窟窿里一样,僵在了哪里,刚刚突如其来的那一幕此刻还如同过电影一般不断浮现在我脑海里,究竟是什么东西这么牛叉?一招就秒杀了殷剑。

  “刚刚那是鬼吗?”

  殷剑挣脱了我,抬起手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不是鬼,是人!”

  我愣了一秒钟,差点没直接跳起来,“是人?”

  殷剑点了点头,凌冽的目光扫视了一圈四周,好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般。

  “走!去楼梯口!”殷剑弯下腰收拾了一下被砸烂的桌子朝向雪被砸死的楼梯口走去,我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但还是紧跟了上去,接下来的几个小时里,我陪着殷剑在楼梯口和酒店楼顶都开坛招魂,但是向雪和赵玉晓的鬼魂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忙活了一夜,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得到,殷剑还被打伤了。

  “你说刚刚劫走冯钰棋鬼魂的那个人是谁?他这么做又是为什么?”

  殷剑睁开微闭的眼睛,看了我一眼,“不知道是谁?不过灵界能一招秒杀我的人物可不多,给我时间总能查出来,至于他为什么劫走冯钰棋的鬼魂,应该是不想我们查到真相!”

  招魂失败以后,整个事件都陷入了短暂的平静之中,而我和殷剑也搬到了童可可的隔壁。

  444号宿舍连续死了三个人,对于童可可的打击也很大,她整天就像是丢了魂一样,精神萎靡的可怕,脸色也是苍白的如同一张纸,整整一个星期我都没在接到苏雪的QQ消息。

  “哎!要是凶手不继续杀人,那咱们得守株待兔到什么时候?”

  殷剑看了我一眼,依旧紧锁着眉头,从我遇到苏雪开始,整件事越来越显得破朔迷离,444号宿舍死的三个人究竟是不是苏雪杀的?还有苏雪口中所说的那个人是谁?招魂当晚突然出现劫走鬼魂的那个人又是谁?

  距离死人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星期,没日没夜的蹲守,让我和殷剑也是疲惫不堪,周末晚上我和殷剑离开酒店想出去透透气。

  “那天晚上劫走鬼魂的那个人你查出来是谁了吗?”

  “灵界之中能一招秒杀我的人物我都调查过了,在冯钰棋鬼魂被劫走的当晚,没人来过成都,剩下的只有那几个销声匿迹很久的人物了,排查起来会很困难,所以暂时没答案!”

  我和殷剑这边没有丝毫进展,按照殷剑猜测的第一种可能,警方哪里经过一星期的辛苦排查,终于是有了一些眉目,张子健约我们在酒店对面的一家饭店里详谈。

  到了饭店以后,张子健已经等候多时了,“殷先生,根据你的猜测,我们果然找到了一些线索!”

  “什么线索?”*“整件事都是从你遇到苏雪以后开始的,所以我下去调查了苏雪,发现当年苏雪因为感情纠葛和三个舍友发生过冲突,之后她死的,而且苏雪究竟是不是自杀也没人知道,这些事当年都被人给压了下来!”

  闻言,我皱了皱眉头,心里生出了一股不妙的感觉,开口试探着问道:“张队长,你说的那三个舍友莫非就是向雪、冯钰棋和赵玉晓?”

  张子健点了点头,“就是她们三个!”

  “我调查过苏雪的人际关系,已经确定没有人会帮她报仇!”

  “张队长,那你怎么能说死的三个人可能是仇杀?”

  “你们听我说完,虽然在国内没人会帮苏雪报仇,但是根据调查结果,苏雪小时候有个孪生妹妹,和爸爸去了美国,而且最近回国也来到了成都医科大学!”

  听到这句话,我整个人都跳了起来,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可能是她!”

  “你知道苏雪的妹妹是谁了吗?”殷剑盯着我问道。

  我一屁股瘫坐在了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喘了几口粗气之后,才抬起头盯着张子健,“张队长,苏雪的妹妹就是童可可吗?”

  张子健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就是童可可,我们一直把她当成受害人,忽略了她的嫌疑!”

  第一眼见到童可可的时候我也被她的样子吓到了,而且每一次出现死亡的时候,她都接触过死者。

  “那444号宿舍三个人离奇的死亡怎么解释?她们死的时候我都在现场,童可可一直在我们的视线里,她没有动手的机会!”我从心底里不相信童可可会是整个闹鬼事件的幕后真凶。

  “现在童可可的嫌疑最大,我们也不确定她就是凶手,所以今晚我打算和你们一起去找她谈谈!”

  “我也觉得她嫌疑很大,如果是住在444号宿舍的人都会被苏雪的鬼魂杀死,那么为什么唯独童可可没事,唯一的解释就是童可可就是那只鬼!”

  正当我情绪低落的时候,口袋里的手机竟然再一次震动了起来,我掏出一看,黯淡了一个星期的苏雪的头像再一次跳动了起来。

  “咯咯!今晚童可可会死!”

  屏幕上刺眼的字词跳入我的眼睛,我一把就把手机扔在了桌子上,整个人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怎么了?”张子健和殷剑满脸疑惑的盯着我。

  “今晚死的是童可可!”我木讷的吐出了这句话,闻言张子健和殷剑急忙抓起桌子上的手机,盯着屏幕足足看了几秒钟。

  ◎酷w匠网g正¤¤版Z首发#

  “快走!去酒店!”

  我也忘了我们是怎么赶到酒店的,唯一记得的就是当时张子健开着警车在路上狂飙,差点没撞车。

  哧!

  “快点!快点!”张子健死死地按着电梯,“妈的!走楼梯!”

  童可可住在酒店七楼,等我们赶到七楼的时候,殷剑一把拦住了我们,目光死死地盯着前面。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