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七点多的时候,殷剑背着一个帆布包回到了医院,他先是围着童可可看了一圈,这才把目光看向我。

  “准备好了吗?”

  我点了点头,跟着他离开了医院,“死了三个人,咱们现在要去哪招魂?”

  “招魂的时候必须要一个安静的环境,现在酒店肯定是不行,现在咱们先去学校!”

  夜幕笼罩之下7、8栋院子里,空无一人,寂静之中透露着一丝诡异,殷剑四处看了看,“先去冯钰棋死的地方!”

  7酷C匠网K唯8E一,~正.D版d,其他都是2"盗z版&8

  我和殷剑来到了7栋后面的绿化带里,他掏出一个罗盘四处看了看,选了一个位置之后,他回头看着我,道:“你要是想离开,现在还来得及!”

  “我不会离开!”

  殷剑笑了笑,扔下背包,就地坐了下来,“不是要招魂吗?”

  “等到子时!”

  “招魂还有时辰要求吗?”

  他淡淡的看了我一眼,点了一根烟,道:“子时是一天之中阴长阳消的时候,鬼魂在这个时候活动最频繁!”

  夜风吹过绿化带里的树叶发出沙沙的声响,等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子时,殷剑抬头看了看天空,这才起身拉开了他的帆布包。

  他从帆布包里掏出了一张折叠的小桌子,随后在桌子上摆上了香炉,蜡烛和一碗米,还有一把木剑一支毛笔和一叠不知名的符咒等等。

  蜡烛点燃发出微弱凄冷的灯光,殷剑回头看了看我道:“准备好了吗?”

  我深吸了几口气,虽然明知道这次招魂对于我们来说是九死一生,但还是狠狠的点了点头。

  随后,殷剑拿出一根竹枝,他用毛笔在一张黄之上写上了冯钰棋的生辰八字之后,停下动作,递给了我一张符纸,道:“把这个吃了!”

  “啊!这是什么东西?”

  “你吃了我在告诉你!”

  我有些警惕的看了殷剑一眼,一闭眼就把符纸吞了下去,他又把竹纸递给了我,道:“招魂又叫叫魂,一般都是有当事者的亲人来叫,现在找不到冯钰棋的亲人,只能让你冒充,刚刚给你吃的就是冯钰棋的头发,等会冯钰棋的鬼魂嗅到和她相同的气息就会过来,记住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叫,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得知刚刚我吃的竟然是冯钰棋的头发,我差点没直接吐出来,殷剑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朝我眼睛里喷了一点。

  “我草!这是啥玩意?好辣眼睛!”

  “牛眼泪!”

  “等会你脑子里尽可能的都想着冯钰棋,然后叫她的名字!”

  我点了点头,深吸了几口气,缓缓闭上眼睛,抛开了脑子里的杂念,殷剑随手抓起桌子上一张符咒,嘴里大喝一声“赦!”薄薄的一张符纸顿时喷出了一道火舌。

  “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殷剑嘴里念着我听不懂的咒语,右手掐了一个剑诀指着桌子上的那碗米,那碗米开始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一颗颗米粒像是被施了魔法一样,争先恐后的一个劲的往外跳。

  殷剑回头看了我一眼,我知道现在到我登场的时候了,我按照他说的,一边挥舞着手里的竹枝,一边喊着冯钰棋的名字,而殷剑则是一遍又一遍的念叨这那句招魂咒。

  也不知道他念叨了多少遍之后,刚刚还风平浪静的绿化带里忽然掀起了一阵阴冷,一阵刺骨的阴冷也是随之席卷开来,朦胧的路灯下,我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正慢慢的朝着我们飘荡了过来。

  砰砰桌子上那碗米跳动的更加剧烈了,殷剑的脸色也紧绷了起来,他猛地转过身朝我大呵了一句:“继续叫!”

  我回过神来,赶忙开口继续叫着冯钰棋的名字,那个黑影也是越飘越近,渐渐黑影显现出了一个人的轮廓,正是已经死去的冯钰棋,冯钰棋的鬼魂就和她刚死的时候一个样,下颚上有一个血窟窿,还插着一根木条,此刻冯钰棋的鬼魂看起来有些呆板,只是木讷的盯着我。

  “继续叫!”

  殷剑沉声道:“老祖传牌令,金刚两面排,千里拘魂症,速归本性来!”他右手的剑诀猛地往米碗里一挑,一颗跳动的米粒立在他的手指上。

  “老祖传令牌,金刚两面排,三魂七魄速归来!”咒语落下,殷剑屈指一弹,米粒嗖的一声射在了冯钰棋的鬼魂上,有些虚幻的鬼魂颤抖了一下,渐渐变得凝实了起来。

  “这是哪里?”清醒过来的冯钰棋的鬼混有些茫然的看着四周,显然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死了。

  “你已经死了!”殷剑抬头看着冯钰棋的鬼混,厉声呵道。

  “我死了吗?”冯钰棋的鬼混低头看着自己的身体,再一次陷入了茫然,片刻之后她忽然抬起头,死死地盯着我和殷剑,“不可能!我不可能死!你们在骗我!”说着,她竟然朝我们飘了过来。

  “赦!”

  殷剑一声大呵,桌上的红绳激射而出,嗖的一下就把冯钰棋的鬼魂给捆了起来,片刻之后,冯钰棋才接受了自己已经死亡的事实,很多鬼都是那样,看到自己尸体的那一刹那,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

  “你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冯钰棋陷入了沉思,过了半晌,她脸上浮现出了惊恐的神色,“是她!就是她!”

  “她是谁?”

  她就是…

  呼!

  冯钰棋最后一句话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四周忽然狂风大作,一阵阵浓墨般的黑烟从黑暗之中疯狂的喷涌了出来,突如其来的黑烟瞬间就淹没了冯钰棋的鬼魂。

  殷剑大吼一声,一把抄起桌子上的木剑朝黑烟刺了过去,砰!木剑和黑烟碰撞的瞬间,殷剑整个人直接倒飞了出去,将桌子都砸碎了。

  “殷剑!”

  我扔下手里的竹枝,冲过去扶起了殷剑,扑哧!他面色一阵潮红直接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而那团突如其来的黑烟带着冯钰棋的鬼魂也在顷刻之间消失的干干净净。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