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过一会,张子健就带着一群警察赶到了现场,饶是以那些见惯了尸体的刑警看到向雪的死相的时候,也是纷纷皱起了眉头,就连法医也差点没吐。

  现场被封锁,7、8栋的学生都被暂时撤离了出去,校长带着学校一干领导去处理那些目睹了整个事发经过的学生了,而我则是被张子健留了下来。

  “刚刚是怎么回事?”

  “队……队长,刚刚那个女生刚刚走出宿舍楼就被砸死了!”那个便衣此刻也是语气哆嗦了起来,向雪死的很惨,也很离奇。

  “老陈,鉴定结果怎么样了?”张子健回头看着蹲在尸体旁边的那个法医道。

  “死者的死因很明显是被这块石板砸死的!”

  众人的目光落到了向雪尸体旁边,哪里有四五块四分五裂的青石板。

  “这石板是哪来的?”

  “这种石板很常见,一般是用来做建筑物放脚和装饰墙面的!”

  闻言,张子健点了点头,带着几个警察上了7栋宿舍楼,一番搜寻之后,所有警察的眉头都皱了起来,石板是从六楼的挡水板上掉下来的,但是整栋楼上都没有发现其他青石板,这块青石板就像是凭空出现的。

  “下去查一下,7栋里有没有人搬运过石板上楼!”

  陈法医摇了摇头,道:“队长,这块石板最少也有五十公斤,要把它搬上楼在放到六楼的挡水板上,就算是成年男子也没几个办得到,7栋里住的都是女生,恐怕没人能做到!”

  7、8栋都是老宿舍,并没有安装过监控,向雪的死就连警察也找不到任何突破口,唯一能解释的恐怕就是鬼杀人。

  现场处理完了以后,张子健单独找到了我,“你有没有收到什么消息?”

  闻言,我点了点头,“下一个死的是赵玉晓!”

  张子健看完了我和苏雪的聊天记录,眉头紧锁了起来,如果说冯钰棋的死他们有理由怀疑是人为,那么今晚向雪可是在一个警察的亲眼目睹下,被从天而降的石板砸死的。

  “这件事不能拖下去了,已经死了两个了,明天我就会有政府派来的特殊人员找你!”

  昨晚的事经过校方和警方联合镇压,虽然没闹出大乱子,但依旧谣言四起,闹得人心惶惶。

  第二天中午,一个青年找到了我。

  “我叫殷剑!”

  我打量了一番眼前这个青年,有一种阴气沉沉的感觉,就像是他真的是从阴间来的一样。

  “你就是张队长说的特殊人员?”

  酷+匠Ng网m‘首!发'

  “没错,我就是他们请来抓鬼的!”

  “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

  闻言,殷剑笑了笑,打量了我一眼,“你不是遇到了吗?”

  “我遇到的真的是鬼吗?”

  “又不是我遇到,所以我不能确定!”

  殷剑理所当然的回答,差点没让我吐血,一番简单的交谈之后,我有些怀疑这家伙究竟是不是张队长请来抓鬼的,因为整个下午他除了坐在那里抽烟看电视之外,就没干过其他事。

  “喂!我们什么时候去抓鬼?”

  “急什么,等我抽完这根烟!”

  晚上八点多的时候,殷剑这才站起身来,看了我一眼,“走吧!”

  “去哪?”

  “抓鬼!”

  7、8栋的学生都被安排到了其他地方,整个院子里显得一片寂静,一阵阴风吹过,仿佛还能嗅到空气中那股淡淡的血腥味。

  他叼着一根烟,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7栋宿舍楼,一点没有要动手抓鬼的迹象。

  “都到这里了,你怎么还不动手?”

  “没鬼你让我抓什么?”

  “没鬼!”殷剑一句话差点没让我跳起来,“你丫的到底会不会抓鬼?没鬼那向雪和冯钰棋是怎么死的?”

  “我只负责抓鬼不负责破案!”甩下一句话以后,殷剑叼着烟上了楼,跟着他把整个7栋转了一遍之后,“这里没鬼,不过有鬼气!”

  “鬼气?那是什么玩意!”

  “世间所有东西都有自己的气息,鬼也不例外!”

  “那现在怎么办?向雪和冯钰棋到底是不是鬼杀的?”

  “不确定,你不是收到消息说下一个死的是赵玉晓吗?现在咱们去守株待兔!”

  警方一直在暗中保护赵玉晓,很容易我们就得到了她的行踪,现在赵玉晓和童可可都住在校方安排的酒店里,而我和殷剑在酒店旁边的一家酒店订了房间,刚好能看到对面酒店的情况。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着,我一直在房间里踱步,殷剑站在窗子边,抽着烟看着对面酒店。

  三个小时过去了,我等的快要崩溃的时候,“有情况!”殷剑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我立马冲到了窗子边,虽然两家酒店隔着一条街,但是我已经能看到对面酒店的楼顶上有一个模模糊糊的黑影。

  “那是什么东西?”

  就在我说话的时候,对面酒店楼顶上的那个黑影忽然跳了下来,就当我觉得那个黑影会落到地上的时候,那个黑影竟然漂浮在了半空中,然后急速朝我们住的酒店飘了过来。

  那个黑影越飘越近,终于我看清楚了,那个黑影不是什么东西,它就是赵玉晓,窗外夜风在呼啸,赵玉晓身体僵直的漂浮在半空中,睁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头发全部向上一根根的随风胡乱的飞舞着。

  这一刻我整个人都愣住了,你见过一个人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你然后从对面酒店楼顶上飘到你的窗前吗?

  窗外,赵玉晓漂浮在半空中直勾勾的盯着我和殷剑,殷剑回过神来,一把推开窗子,想要去抓赵玉晓,但是就在他推开窗子的那一刹那,刚刚漂浮在半空中的赵玉晓直挺挺的从半空中掉了下去。

  砰!

  楼下传来一声巨响,停在一旁的汽车也是发出警报声。

  殷剑转过身来,夺门而出,“去哪?”

  “对面酒楼!”

  我也急忙跟了上去,如果三个人都是被苏雪的鬼魂杀的,那么现在苏雪一定在对面酒楼。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