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二次因为苏雪失眠了,第一次是荷尔蒙在作祟,这一次则是好奇心在作祟,苏雪背后究竟隐藏什么秘密?

  想着想着我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一阵刺耳的闹钟铃声将我吵醒,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去学校的行李早已经收拾好了,而爸妈也是早早的起了床给我做好了早餐。

  X酷1匠!网d永?#久N免&/费@看小FV说}

  临出门前,爸妈再一次叮嘱我要记住爷爷的话,到了学校就去找那个叫马晓勇的人,这句话我听了不知多少遍,虽然我是传说中的鬼命,但是从小到大我也没见过鬼,渐渐的这件事我也就抛到了脑后,但是碍于爸妈,我只能应付着。

  “凤凰街44号!”我念叨了一边这个苏雪曾经在QQ上告诉我的地址,从十岁开始我就生活在双流县,但是凤凰街我还从来没听过,没办法我只能打车去,是一条很破旧的老街道,街道两旁栽满了梧桐树,街口的位置一块锈迹斑斑的路牌上依稀可以看到凤凰街三个字。

  街上几乎没有行人,大部分店铺也是关着门,我一边走一边数着门牌号。

  “43!”

  “44!”

  我停在凤凰街街尾,眼前这座红砖结构老式二层小楼,暴露在空气中的墙体已经脱落了很大一部分,围墙檐上也是结满了蜘蛛网,我的视线移到了大门上,两扇锈迹斑斑的大铁门上挂着一条铁链和一把大锁,毫无悬念铁链和锁也是锈迹斑斑的,这完全就是一栋荒废了的房屋。

  当时我就愣住了,难道苏雪故意和我开玩笑,给了我一个假地址?

  “小伙子,你来这里干嘛?”正当我愣住的时候,隔壁的大门推开了,一个老奶奶探出头来,朝我投来了一种很怪异的目光。

  “没干什么?”

  “没干什么就快走吧!那间房子闹鬼!”老奶奶一边警惕的打量着四周,一边压低声音说了一句。

  “闹鬼?”我愣了一秒,下一刻一个恐怖的念头鬼使神差的出现在了我的脑海里怎么可能,这个世界哪有鬼啊“大娘,请问苏雪是住在这里?”

  妇人先是愣了一瞬间,没有回答,只是上下打量着我。

  “我是苏雪的朋友,她让我今天来接她去学校!”

  下一刻,我看到那个妇人整个人就像是突然被抽干了全身的力气一般,片刻之后,砰!

  凤凰街43号的大门重重的关了起来,我也是整个人都愣在了哪里。

  呼!

  一阵微风呼啸了过来,街面上为数不多的几片落叶打着旋飘在了空中,凤凰街44号那两扇破旧的铁门发出了嘎吱嘎吱的刺耳声响。

  足足过了四五分钟,我才回过神来,我走到43号门口,抬手敲了敲门,嘎吱,大门打开了一条缝,刚刚那个妇人见敲门的是我,想要关门,却被我一把死死地抵住了。

  我磨破了嘴皮,那个妇人这才开口。

  “死了!一年前就死了!”

  简单到不能在简单的几个音节却是如同一盆冰冷刺骨的冰水一般迎头浇下,我的骨头都在这一刻感觉到了一股寒意。

  苏雪死了!一年前就死了!昨晚我和苏雪见面的一幕幕如同潮水一般涌上了我的脑海,苏雪怎么会死了!!我怎么都无法相信!。

  我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这是QQ新消息的提示,“嘶!”倒吸了几口凉气,我颤抖着手掏出了手机,一点开QQ,映入眼帘的就是苏雪那跳动的头像,那一刻我就像是触电了一样,差点没把手机直接给扔出去。

  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上苏雪那跳动的头像,或许是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还是点开了她的头像。

  “我在睡觉,刚刚才醒!”

  “没想到你还挺遵守承诺,真的去找我了!”

  看到这两条消息,我直接打了个哆嗦,就把手机给掉了出去。

  手机在地上再一次震动了起来,我愣了好久,慢慢的弯下腰,捡起了手机,QQ里全是苏雪给我发的消息,问我在不在。

  “你是人还是鬼?”

  苏雪的头像在一次黯淡了下来,过了十多分钟,她的头像再一次跳动了起来。

  “咯咯!我在学校里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后面是一个调皮的表情。

  只是那平日里看起来萌萌哒表情此刻落在我的眼里,却是无比的可恨。

  “直接告诉我啊!艹!苏雪!太过恐惧,我整个人都变的亢奋了起来,咆哮了一句,手机被我重重的摔倒了地上,电池也被摔了出来,屏幕黯淡了下来。

  这TMD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忽然很想去上学了!只为了见到苏雪,搞清楚怎么回事。我不信,我真的不信这个世界有鬼!!见鬼了!怎么可能!

  我坐在地上看着近乎支离破碎的手机,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摸着脖子上的护身符忽然想起了爷爷,听爸爸妈妈说这个护身符是爷爷留给我的,他说我出生的那一刻开始,我的一生就注定百鬼缠身,留下这个玉葫芦,爷爷就再也没回来过。我一直认为爷爷是封建迷信,这一刻,摸着玉葫芦,我忽然觉得好无助,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