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和赵金奇见过面后张雪一直有些心魂不舍,总担心赵金奇暗中做些做什么,我看到她一直这样就背后劝她:“赵金奇那有时间琢磨你的事,你放心,他如今要对付也是对付白小楠。”

  张雪没有听明白,她疑惑地看着我问道:“他对付白小楠干什么?”

  “干什么?你不想想白小楠把赵金奇人工代孕的事都告诉我了,他能不生气,你看着吧,他肯定要找白小楠的麻烦。”

  张雪还有些不忍心,她小声念叨了句:“要不要告诉白小楠一声。”

  我无所谓的说道:“随你,其实说不说都一样,知道了还能如何,难道让她去求赵金奇放过她,不过你也放心,赵金奇即便是拿她出气也不会做太过的,他也怕把白小楠逼急了再四处散布他的事情。”

  张雪始终还记得白小楠对她的好处,到底还是提醒了白小楠,提醒她也就尽到了本分,不管白小楠要如何对待这件事都不是我和张雪能管的。

  很快这件事我们转头就放到了脑后,开始专心准备婚礼的事情。

  婚妙照拍完后,婚礼相关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房子的装修也正好到了收尾的阶段。

  我和张雪商量了一番,决定把婚礼定到明年的五月。

  妈妈和我们商量想回老家去一趟,一是想给父亲上个坟,把二是我结婚的事也得和看家的亲戚打声招呼。

  “别人不说,你姑姑和舅舅得告诉一声吧,你得领着小雪上门去认认亲。当年你爸出事他们两家没少帮忙,前两天你舅来电话还问你的婚事呢,说到时一定通知他喝喜酒。”

  听妈妈这样说我也觉得应该在正式婚礼前回一趟老家,这也时第家那头的规矩,认定的媳妇一定要带着先去各家长辈那里认认门,等于也是让各位长辈帮着掌掌眼。

  尤其是姑姑和舅舅两家,当初爸爸出事时,姑姑舅舅两家条件也都不太好,不过仍旧跑前跑后帮着妈妈料理了爸爸的后事,甚至还拿出家里仅有的一些存款来帮我家去还那些债务,那些年两家生活不管多难都没有主动朝妈妈要过钱。

  这样的情份如今看来是多么难得。

  回老家的事很快就提上日程,不但我和张雪回去,妈妈和姐姐都一起回去。

  自从妈妈到D市后还一次没有回去过,也趁这个机会回去看看那些故旧亲朋。

  订了机票后妈妈和姐姐就开始准备买要带回老家的礼物。

  妈妈领着姐姐连着逛了三天商场,一些吃的穿的用的都按人头分派好了一一打包。

  都买完那天累的倒在沙发上一动不想动的样子,姐姐更是夸张的没等关上门就把鞋甩掉,光着脚几部走到沙发上就趴下再不起来。

  可是就在我们即将出发的时候,张雪接到了白小楠的电话,说她父母在Y市因为打麻将和人起了冲突被抓进去了,她无人可救,想让张雪和我说说能不能托人把她父母救出来。

  张雪为难地看着我,我能看出她不想让我帮白小楠,可是心里又觉得有些对不起她。

  我一把接过手机对那头的白小楠说:“你爸妈确实只是因为和别人起了冲突才被抓进去的吗?参没参与赌博,否则不可能只是吵了几句嘴,拌了几句口角就会被警察抓走。”

  白小楠在那头一直没有回话,我冷哼了一声:“你还是问清楚你父母到底是因为什么才被抓的,弄清楚原因,别的我帮不上,找一两个律师还是可以的,你记住我帮你是因为你曾经为董强做的那些事给我报过信,所以我记着你的这份人情。”

  不管白小楠会不会再电话来求我,我都和一个相熟的律师打了招呼,让他跑一趟Y市帮着白小楠处理她父母的案子。

  一切费用由我承担,我对张雪说:“你别总想着还欠她人情,就凭她对你我所做的事,那点情份哪够弥补的,不过咱们这回帮了她也就算彻彻底底把人情还完了,和白小楠咱们并不差她什么了,你也把心放进肚子里,彻底把她忘掉吧。”

  张雪知道我不喜欢她与白小楠接触,之前总因为那一点点的情份在犹豫,如今看我态度这样坚决她也明白我这是在给她划出了底线。

  “我知道的,放心吧,我以后再不会见她。”

  “见或不见我不强求,你只要知道你和她之间交往的底线在哪里就行,何况我说不让你和她来往完全是为你了你们双方好,多厚的情份也架不住三番两次的伤害,你为了她流过多少泪,何况她还是一个觊觎你男人的女人,你忘了那句话了吗?防火、防盗、防闺蜜。”

  张雪被我说的话逗笑了,她瞪了我一眼:“我防什么防,你立身正,对别的女人不假辞色哪还用得着我防啊!”

  我夸张地伸出双手向外一比划说:“架不住你男人太优秀太吸引人了啊,那些个莺莺燕燕自己往上扑啊!”

  张雪用力的剜了我一眼不再搭理我,直接叫着姐姐一起打拾行李去了。

  等我们四人从老家回来后,那个律师给我打来了电话。

  白小楠父母的事情处理完了,两口子作为聚众赌博的召集人被罚了三万元钱,蹲了七天的看守所。

  因为赌资巨大还本是要追究刑事责任的,经过律师的周旋,加上认罪态度好,也就从轻处理了。

  事情处理结束,我和张雪谁都没有接到白小楠的电话,不久之后张雪回来告诉我,说白小楠已经离开了D市的医院回了Y市了。

  我和张雪知道这个消息后,都产生了一种解脱的感觉。

  :{酷V匠|网…唯一正、版,&{其他/《都!是CZ盗l●版0、

  白小楠对于我们就象是一个压在我们身上的一个阴影,她作为熟知我们过去的人,一直张大的双眼不时地算计着我们两个人,想从我们身上换取利益,不论她是出于何种情感的认知,这种算计都让人觉得心里不舒服。

  我和张雪说:“但愿今生都不要再见到这个人,包括赵金奇,这些人作为你我生命中的过去,都不算是一个美好的回忆,最好就是让他们在我们的生活中永远消失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