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

  %j酷+匠‘网正版首发gE0

  望着二愣子那冰冷的眼神,李阳吓的直接跪在了地上。

  “哥!这不是我的错,都是因为林厉长老收了那些人的好处,所以命令我这么做的,我也是被逼无奈啊!”李阳一脸哭相的求饶道。

  二愣子没有理会对方,而是看了看闫老孔老两人。

  “应该是真的!”孔老点了点头,说道:“这几年大陆战争不断,内院事要处理的太多了,根本没时间管理外院。而且听说这个叫林厉的长老,在外院是出了名的黑心!”

  那这么说,他应该说的是真的,一切都是这个林厉搞的鬼!

  二愣子思量了一会,转过头望着还跪在地上瑟瑟发抖的李阳。

  “你先起来吧!”

  “噢!”听到二愣子的吩咐,李阳赶紧起身,站的端直,生怕惹的对方不高兴再给自己一巴掌。

  看着李阳一脸紧张样,二愣子不禁有些奇怪,“我长得就这么吓人吗?”

  “这个………”

  听到这句话,周围的人脸上都一阵尬色。就连孔老,闫老两人也是如此。

  满脸得胡渣,一身破破烂烂的,还沾有着不知何处来的血迹,头发乱糟糟的如同鸟巢似的,长的将脸遮挡的死死的。

  整个人给人的印象,就两个字——社会!

  “说实话啊!”闫老拍了拍二愣子的肩膀,感叹道:“二愣子,你真的该洗洗澡了!”

  望着闫老的眼神,再看看周围人的目光,二愣子也觉得,自己真的该洗次澡了!

  “好了,先不说那些了!”二愣子回过头望着李阳。

  “先说说你吧,你想怎么办!”

  “不……不……!”李阳如拨浪鼓似的摇了摇头,“还是您说吧,只要是您说的,小的我拼死也要完成!”

  “真的?”

  “当然是真的!”李阳一脸正经的说道。

  二愣子左右上下看了看,这家伙确实不太是那种很会说谎的人,不然也不会到现在还只是个外院学生。

  “那好吧!”二愣子点了点头,道:“现在我告诉你,我们西院弟子中,由我去参赛这次的奴仆弟子大赛!”

  “你?不行吧,这有规定啊,必须是二十岁一下的弟子方可去参加!”李阳一脸难办之色。

  “我……看起来像是二十岁以上的吗?”

  “当然!”李阳毫不犹豫开口道:“你这么年轻,最多也就五十多岁,虽然看上去六十多岁……”

  本来被李阳的话气的已经不行了,结果李阳最后的话更是要命,气的二愣子差点就要上去揍丫的对方一顿。

  “呼!不生气不生气!”精神战胜法,暂时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

  “呵……呵!放心吧,我今年……应该没那么老吧!”话说到半,二愣子自己都有些不敢肯定,转头望了闫老一眼。

  只见闫老点了点头,算是肯定了二愣子的话。

  “真的吗?”李阳一脸不相信的扫视了一下二愣子的全身,要说这还不到二十岁,那些为大……哥,长的也太着急了吧!”

  可面对着二愣子那一脸的煞气,李阳也只得点了点头:“那好吧,我这就去将名字上报!”

  说着,李阳便离开了!

  “耶!”

  人刚走,闫老直接兴奋的吼叫起来,吓的二愣子一哆嗦,差点腿折了倒在地上。

  一声吼,齐声吼!紧接着周围所有同院的弟子们都吼叫起来。

  尽管不是他们亲近的人,但都生活在同一院所,自己的院这次竟然破例能够参加,至少以后在其他院的人面前,也能抬得起头了!

  ……………

  众人欢欢喜喜的回到了各自的院中,各自都准备着拿手好菜,好酒,准备傍晚庆祝一下。

  而二愣子,自然是被两个老头绑回了家。

  只听砰的一声,二愣子的房门被撞开了,两个老头将二愣子推进房内。房间里早已经弄好了浴桶和热水。

  “别……别,我自己洗,我自己脱衣服,我………”

  在二愣子的尖叫声以及俩老头淫荡的笑声中,二愣子那破烂的衣服被扒光,直接给扔进了浴桶里。

  嘎吱!

  随着房门被关上,屋子里只剩下了二愣子一人。

  “哈哈哈哈,老孔,今天大喜事,我们俩可得好好喝一顿!”

  “就是!不过这次你个坏家伙竟然用这么一招把这家伙骗了参见弟子大赛,实在是太高了!”

  “那当然,我是谁嘛……”

  “哈哈哈哈………”

  ………

  听着门外的对话,话音越来越远,二愣子的脸上却是如此蛋疼。

  这两个老家伙还真的是演技派,为让自己参加还真是费了心思。这个时候,二愣子竟然有一丝可怜那个李阳。

  “算了,还是先睡一觉吧!”

  想了想,二愣子便闭上眼睛靠在了浴桶边上睡着了。

  …………

  “奇怪了,那家伙去哪里了!”

  寻遍整个西院,韩信都没有找到那个救自己的大叔。

  刚才好不容易碰到了两个喝醉的老头,迷迷糊糊告诉自己他回家了……到后面也听不清楚。

  喝酒误事!这是韩信从小就学到的,所以他从来就不喝酒,更何况母亲从小就告诉自己,作为…子,喝醉了很容易会被那些坏男人得逞!

  韩信如今的力量,恐怕没有几个人能伤的了自己,可是为了避免喝醉暴露自己是…子的身份,所以他从来就不喝酒。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望着大门,韩信正要抬腿,突然感觉脑袋一阵眩晕。

  难道是刚才闻到的酒味?

  不可能吧,自己酒力再差,好歹也是星河境的高手,怎么会被酒香给弄醉了。

  想了想,韩信拍了拍脸颊摇了摇头。

  只听咯吱一声,门被推开了,房间内早已经被水蒸气布满,烟雾渺渺,如同仙境似的。

  而就在这之中,不知不觉间,韩信仿佛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

  “什么香味,好奇特,怎么我闻着身体感觉好奇怪,好热啊!”

  不知不觉的,感受到来自灵魂的躁动,韩信竟撕扯着身上的衣物。

  “水,水!”望着浴桶,全身赤裸着的,不属于男子所有的凹凸,韩信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