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起那年你说喜欢我的季节,如今喜欢我的你在何方。

  1.雪花飞舞,打在他并不厚实的大衣上。我上前轻拥住他,渴望多给予他多一点的温暖。愿我存在能够些许温暖你倍感疲惫的心。

  “你疯了吗?杨瑾萱!”他吼着嗓门,用力的推开我。“滚开!”

  风声震痛我耳朵,敲打着疲惫的我。声嘶力竭:“沈致远,你没有资格为了缓解你心里的愤怒来找一个与她相像的人来承担这一切。”

  %酷匠网{永‘久免`费看K`小H说U

  我低垂眼帘,期盼他能转过身来拥抱我。可是他没有。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下来。“噗..”我被自己的傻傻执着嗤笑。顿时百感交集。我也想闭上眼,感受你在我身边而不是空如大海。

  你并不知道生活在什么时候就突然改变方向,陷入墨水一般浓稠的黑暗里去,你被失望拖进深渊。

  你对这发生过的一切都保持沉默,死寂一般的沉默,如同没有星空的黑夜,像在最深的海底,你不愿提及你曾穿越人海,曾目空万物,曾不管不顾别人的劝阻。只为了奋不顾身的可能。如今你带着满身伤痕藏在门里,不开窗都能嗅到悲伤的气味。爱太难。一生难学。

  你被疾病拉进坟墓。你被挫折践踏的体无完肤,你被嘲笑,被讽刺,被讨厌,被怨恨,被抛弃。但是我们却总是在内心保留着希望。保留着不甘心放弃的跳动的心。

  你万箭穿心你痛不欲生,也仅仅是你一个人的事。

  “如果..如果你真的喜欢过我的话,可不可以为了我..留下来。”我不知道我当时是如何故作镇定的。我只知道,我爱他。我不在乎他有什么往事。只要他留下来。留下来就好。

  他的脚步顿了顿。那一刻我多么希望它能转过身,跟我说:“我愿为你留下来。”尽管我知道我是奢望。

  那脚步只是顿了顿,继续往前走。我得到了我不想要的答案。

  “瑾萱,瑾萱。”是郑小雨的声音。我不想抬头也不敢抬头。怕她看到我泪流满面的时候怕她看到自己胆怯的时候而看不起自己疏远自己。

  想起那些你曾经陪我走过的地方,我真的会笑的很开心。只是眼泪也流的很彻底。

  “瑾萱,我们走。”郑小雨小心翼翼的扶起我,此刻我就像一个玻璃娃娃,一松手就会破碎。我努力的撑起一个微笑给郑小雨。她的目光微微瞥向我,是我看着太可怜,她竟然也哭了。我从来都没有见过郑小雨哭的模样。我只知道她永远都是笑着的。她用胳膊用力的在脸上抹了一把。把欲冲出眼眶的眼泪生硬的憋了回去。

  “感情没有对错,也不存在值不值得,从来都是你情我愿的事。而你被伤的体无完肤也怨不了任何人,是你自己心甘情愿给你爱的人一把刀子,被捅得血流如注你还是会咬着牙忍着痛去靠近他。人呐,就是这样。总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就算知道后果也会想要试一次赌一把的永远都是。”她喃喃自语,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说给我听。她看了我一眼,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

  我时常梦见自己在一大片的大雾里行走,只有自己一个人陷入大片的黑暗里。没有人在我身后保护我,也没有人在前方为我掌灯。

  走到今天大概最扛不过的时期就是想要把自己埋藏到黄土里,不被任何人发现。

  隐匿到尘埃里,看人间纷扰,又希冀有朝一日,能看见我散发着温柔的光,捧起我,对我说一句。

  你还不打算与我并肩吗?

  眼看着,你走了如果这不是结局,如果我还爱你如果我愿相信你就是唯一如果你听到这里如果你依然放弃那这就是爱情我难以抗拒如果这就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你不需要讲理。我可以离去如果我成全了你如果我能祝福你那不是我看清是我证明,我爱你灰色的天空无法猜透多余的眼泪无法挽留什么都牵动感觉真的好脆弱被呵护的人原来不是我我不要你走我不想放手却又不能够奢求同情的温柔你可以自由我愿意承受把昨天。留给我如果这不是结局如果我还爱你如果我愿相信你就是唯一如果你听到这里如果你依然放弃那这就是爱情我难以抗拒如果这就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不需要讲理我可以离去如果我成全了你如果我能祝福你那不是我看清是我证明我爱你如果这就是爱情本来就不公平你不需要讲理,我可以离去如果我成全了你如果我能祝福你那不是我看清是我证明,我爱你。我们都会为爱而义无反顾。傻傻守候。可是执着能打动人心吗?已经越走越单薄的感情,怎能抵挡回程路上的狂风暴雨。

  记得照顾每个人的感受,注定自己不会好受。结束这场荒唐的闹剧回到家已是傍晚。

  看着回到这里就无精打采的郑小雨疲惫的躺在床上,多幸运有你为伴,每个过程纵然流过泪又如何。当初如果没有郑小雨收留自己,那么如今我又该可去可从。

  “宋初夏宋初夏..”我在深夜喃喃自语。对啊,宋初夏还好吗,她现在又在哪里?你不在身边,思念像影子逼迫我想起你所有的模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何等完美说:

咩 我只是一个小透明阿小透明